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狱龙在天
精品小说狱龙在天全文目录畅读

狱龙在天某人

主角:周轩齐邓凌霜
幼年,他被逐出家门。幸得养母收养、恩人资助,才得以长大成人。多年后,习得万技。天狱之主、万罪之尊,再度归家。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12-02 11:01:1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狱龙在天》小说简介

《狱龙在天》这本小说真的很好看。某人的写作文笔也很好,全书精彩,很值得推荐。周轩齐邓凌霜是该书的主角,小说内容节选:灰尘中,一道略显单薄的身影游龙般如鱼得水。他每跨出一步,就会一道惨叫声袭来。短短两分钟,唐青虎带来的所有……

《狱龙在天》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别低头,皇冠会掉点评:这本小说狱龙在天整个故事就像电影一样,一个个画面构建了整个作品。故事很美好,看了意犹未尽!

网友裸钻点评:作者加油啊,我是属于那种隐藏在背后的支持者,每天就等中午的两更,越到后面越爽啊,确实值得推荐。

《狱龙在天》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他啊,就骗骗你们这些不懂医术的人罢了。依我看,这次治疗邓老爷子,万神医的功劳占九分,至于他周轩齐,最多只能占上一分。”

“有了之前万神医的回春妙手,别说是他,就算我随便在老爷子的身上扎几下,他也能醒。”

一屋子人,没一个懂医术的。

此刻被孙明杰忽悠的一愣一愣。

邓远山更是转身一脸疑问的看向万济世,“万神医,孙少所说,可真?”

万济世吧唧了下嘴,镇定自若,“既然这位小友觉得邓老爷子是他治好的,那便遂了他吧。老夫这半生救人无数,如果已经年过花甲,若还跟一个小孩抢功争风,传出去还不够丢人的。”

周轩齐瞳孔微缩,这老头这一番话说的好啊。

虽然没有正面回答邓远山的疑惑,但任谁听了,都会觉得这次救治邓显河,都是对方的功劳。

而他周轩齐,只不过是最后捡了万济世的漏而已。

“我当是什么神医呢,原来是个骗子啊。”李兰芳翻了个白眼,“孙少,这次多亏你提醒,要不然,我们就被这该死的骗子糊弄过去了。”

“我说呢,他一个当初在我们家捡吃捡喝的小屁孩,怎么可能比万神医的医术还高。”

邓显河放下筷子,“兰芳,说话注意点。无论怎样,小齐能千里迢迢过来,这份心比什么都强。”

“老爷子,您可千万不要被他蒙骗了,当初他在我们家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不是什么老实......”

李兰芳的话还没说完,邓显河便啪的一声拍到床头柜上。

上面放的心率仪应声而灭,“住嘴。”

“老头子我虽然上了年纪,但还没老眼昏花到这种程度。小齐的人品如何,不需要外人说。”

外人?

李兰芳狠狠咬牙,他是邓远山的媳妇,嫁到邓家这么多年,如今竟然被邓显河列入到了外人的行列?

或许是因为刚才的情绪波动,邓显河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邓叔,还是快把药抓过来吧。”周轩齐催促着。

对于所谓的争功,他懒得去解释那么多。

就算解释了,邓远山也必然会站在他这边。

毕竟,在所有人眼中,万济世才是所谓的神医。

而他,不过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爱占便宜爱抢功的普通人。

总之,邓显河已经醒过来,他想要的结果已经达到,就够了。

邓远山看了一眼手上的药方剂量,旋即走到万济世身边,“万神医,您看这药方......”

接过药方,万济世眼睛一眯,很快便藏下神色中的异样,轻咳一声开口,“药方大致方向没问题,就是缺了一味主药。”

“若是加入十克寻骨风,药力必然大增。”

周轩齐翻了个白眼。

万济世在他列的单子里加入这么一味草药,不会对药性产生任何影响。

这完全就是在画蛇添足。

周轩齐明白,这完全就是对方想在邓家人面前卖弄。

显然,对方想要的目的达到了。

邓远山如梦初醒。连声道谢,“不愧是万神医,一眼就看出这药方里的漏洞。”

“幸亏我提前问了您一下,否则我家老爷子喝下去这药方,不知道要出什么差池。”

邓远山离开后,邓显河在周轩齐的**之下,咳嗽慢慢平复了下来。

“万神医,之前邓家就放出话,只要能治好老头子我,邓家就可在能力范围内满足对方一个要求。”

“老头子也知道,万神医您行走四方,必然是不缺钱的。有什么要我们邓家做的,您随便提。”

万济世摆手,“邓老爷子,这次我来,全然是看在孙少的面子上。至于要求,还是让他来提吧。”

邓显河点头,“明杰,你说吧。”

孙明杰脸上表情不变,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老爷子,孙家和邓家也算是世交。您生病了,我们这些做小辈的理应帮忙找名医。”

“至于说要求,那就太见外了。”

“刚才邓叔已经答应我,说要把凌霜许配给我,我只希望,婚礼能快些筹......”

“什么?”邓显河一愣,心头一团火气涌出。

周轩齐帮忙**着后背,“老爷子,您现在的状况,情绪上不易有波动。”

扭头看了一眼周轩齐,邓显河逐渐放松了心情。

倒是站在一旁的邓凌霜,心里一颤。

她和孙明杰的关系是不错,但也仅仅只能算是朋友。

对于嫁给孙明杰这件事,她从心底是抗拒的。

唯有李兰芳,一脸喜气,“明杰,你看把我们家凌霜高兴的,看把我们家老爷子激动的,这俩人,都说不出话了。依我看啊,这婚事越快越......”

“住嘴!”邓显河再次沉喝一声。

“老爷子!冷静!”周轩齐出声提醒。

“对对,我得冷静。”邓显河再次平复心情,“孙少爷,之前邓家说的是,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把凌霜嫁给你,不在邓家的能力范围内,你还是换一个要求吧!”

称呼从‘明杰’变成了‘孙少爷’,就足以证明邓显河意图疏远的态度。

孙明杰脸上笑意褪去,“老爷子,凌霜是你的孙女,怎么能说不在能力范围内......”

邓家和孙家还有不少合作,而且无论才金钱还是势力上,都远不如孙家。

不到关键时刻,邓显河不能把话说的太死。

他扭头看向邓凌霜,“小霜,你愿意吗?”

“我,不愿意。”

邓显河叹了一口气,“孙少爷,你看,我家小霜不愿意,那我这个做爷爷的也没招。”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法律规定包办婚姻是犯法的。”

孙明杰嘴角抽搐。

尽管心中有一百个不情愿,也不能表现出来。

只能朝着邓凌霜深情款款说道,“凌霜,我知道咱们经历的还不够多,我也还没正式追求你。”

“不过你放心,我会一步一步的来,直到你心甘情愿的想跟我在一起。”

说完,孙明杰告辞之后,扭头离开。

别墅外,跑车内,孙明杰一巴掌摔到方向盘上,“老东西,管的可真宽。”

“万神医,刚才你就应该立刻治死他,这样就没人能阻挡我和凌霜了。”

“还有你,周轩齐,一个靠混吃混喝的穷小子也敢坏我好事,早晚要你好看。”

一边怒骂着,孙明杰一脚油门驶离了邓家。

就连擦肩而过给他打招呼的邓远山都直接无视了。

邓远山拎着一大包药材回到家,“别说,这万神医开的药不愧是主药,就是难找,我足足找了三个中药铺,才找到有卖寻骨风的。”

周轩齐微微叹息。

寻骨风之所以难找,并非是因为它的罕见,而是因为这味药早在之前就被列为禁药。

虽有止痛祛湿、活血通络的功效,但若是让有肾病的患者服用,会产生很大的副作用。

好在,邓显河并没有这方面的病症,所以也不会存在副作用一说。

察觉到房间内气氛的微妙,邓远山再次出声询问,“这是怎么了?刚才在我在门口,怎么看到孙少气哄哄的走了?”

李兰芳才有些埋怨的看了一眼邓显河,“刚才明杰提亲,被老爷子给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