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鉴玉神眼
最完整版鉴玉神眼热门连载小说

鉴玉神眼

主角:龙飞张洁
一刀穷一刀富,刀下是让人贪念大作的帝王种翡翠,更是尔虞我诈的翡翠江湖,而我将带你真正了解翡翠下的江湖。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2-12-02 09:49:3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鉴玉神眼》小说简介

由作者辰写的小说鉴玉神眼,主角是龙飞张洁,有一种想一直看下去的冲动,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周围不少鉴玉客也凑过来看热闹,他们也显得很期待,想看看我能不能鉴出块好石头来。终于‘咔擦’一声,我的那块帕岗老坑料被切开……

《鉴玉神眼》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恋你朝朝暮暮点评:这本书鉴玉神眼挺有意思的,最近看了几本都是看了一半,这本书我是一直看到尾的,我不喜欢很虐的小说,这本书对我来说正正好。

网友为你鎻心点评:好看就是顶,追了辰这么久的书,鉴玉神眼确实不错,我希望大家跟我一起多多支持鉴玉神眼,支持辰!

《鉴玉神眼》精彩章节试读

何大年安排来鉴那块雪花石的是一个中年男人。

等那中年男人把那块雪花石买下来送到开石头的车床前时,档口负责开石头的老师傅接过那块石头,眼睛也跟着亮了。

“有眼力,这一看就是木那老厂的料子,还是雪花石。”

“咿?”

“还有条缝!”

等那老师傅看到那块雪花石底部一条缝,而且还泛着绿之后,整个人都直接蹦了起来。

脸上的神态呆滞了片刻,浮现出来就只剩下激动灼热和贪婪了。

档口里其他鉴玉客,也被那块一条缝的雪花石吸引了。

“这是要见帝王绿的节奏啊!”

“老子怎么没看到那块雪花石!”

“这真要见绿了,起码得几百万啊!”

我混迹在人群里,紧握着拳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块雪花石,真的那个时候我有个念头,那雪花石是我发现的,为啥不是我来鉴。

可很快我还是冷静了下来,我现在饭都吃不饱,哪有资格去想那些不着边际的东西。

那中年男人只是催促着那老师父,赶紧把石头开了。

“您这石头要咋开?”

那一年我算是对鉴玉有了全面的认识,我知道鉴玉不光看石头的时候有门道。

开石头的时候也有门道,一般来说开石头就是切、磨和擦三种手法,要是细分下去,那门道可就更多了。

选哪种手法开石头,要根据石头的砂皮厚薄场口等等因素来决定。

要是下刀的手法错了,也许一块价值上百万的时候,一刀就切成几十万了。

类似于今晚那块一条缝的石头,最好就是顺着那条缝,先擦开一个窗口。

和我想的一样,中年男人直接让人顺着那条缝擦出来一个窗口。

砂轮摩擦砂皮的声音很尖锐刺耳,可却没人抱怨什么,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紧握着拳头,大气不出的盯着那在砂轮摩擦下,逐渐变大的窗口。

终于,半个小时之后,那块雪花石被磨出了一个窗口。

原本藏在那条缝隙里像是要溢出来的绿色,就像是爆浆牛丸似的,全部炸了开来。

几寸见方的一个窗口,满满的全都是绿色。

深邃的绿色,把我们每个人脸上的贪婪,眼眸里灼热都给勾的跳动了起来。

那一刻,我周围那些鉴玉客都紧握着拳头,身子微微朝前倾斜着。

大概那个时候他们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冲上去一把抢过那块雪花石,然后大喊一声石头是我的。

我也有这种想法,可我也和他们一样,只能羡慕。

“这石头三十万我要了!”

“四十万老子要了!”

……

仅仅只是磨出来的窗口见了绿,立马就有人开价了。

这里要说一下,一般鉴玉分成全鉴和半鉴,也叫鉴一刀或者是鉴两刀。

前者就是类似于眼前的情况,你选的石头第一刀下去,只要见了水出了好水头,就有人给你几倍的价格来买。

这个时候你脱手,比较保险,可更多的还是选择第二种,也就是继续切下去。

往后几刀,就是鉴裂和鉴料了。

鉴裂顾名思义就是鉴里面的裂纹不会太大,而鉴料就是鉴能切出来多少翡翠,一般都是三分料、五分料,十分的满料很少。

当时听到有人开了四十万,我的心脏都跟着狂跳。

要是我只怕当时就忍不住出手了,毕竟那块雪花石,买的时候才十万,一扭脸就涨了整整四倍。

可那中年男人明显没有要罢手的意思,只是对那开石头的老师傅说了句。

“我要切两刀。”

切两刀,是继续鉴下去的意思,并不是单纯字面上只切两刀的意思。

见中年男人要继续切下去,整个档口都沸腾了,我更是紧张忐忑,我很想知道那块自己亲自选出来的石头,最后到底能涨到什么地步。

见中年男人要求继续切,老师傅也没说什么,只是顺着那窗口小心翼翼的继续往下切着。

终于,半个小时之后伴随着咔擦一声,那块雪花石被彻底切开了。

结果不算最理想,但绝对是又涨了。

“不错,虽然有些裂,可问题不大。”

“算是个三分料。”

周围也立马就有人开价,那块雪花石最后切出来的价格,也从一开始的四十万,再次翻了一个倍。

中年男人带着那块有人出价八十万的石头在所有人羡慕嫉妒贪婪的眼神注视下走了,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那人停下脚步看了我一眼。

看着中年男人离去的背影,我心里也是跟打翻了五味瓶似的,说不上来是因为自己选中了一块石头激动高兴,还是因为那块石头不是我的,而觉得失望嫉妒。

可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那天晚上算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鉴玉头,而且从那之后,我在那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离开档口之后,我到了仓库和另外两个搬运工一样,照常忍着全身的酸疼费力搬着那些沉甸甸的石头。

因为累了一天,我们三个的动作都慢了下来,何大年提着木棍就走了过来。

二话不说照着后背就给了那两人一顿打,我被吓得缩在一旁,闭着眼睛咬着牙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你们两个麻利点,这些石头今晚不搬完,都别睡觉了。”

接下来何大年的话让我愣了,他只是让那两个人继续没日没夜的搬石头,并没让我参与其中。

我还在发愣的时候,何大年就上前搂上了我的肩头,笑呵呵的对我说。

“龙飞,那石头切了八十万,有你一份功劳,以后咱就是兄弟。”

“走,哥带你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好好放松放松。”

我迷迷糊糊的就被何大年拉着上了车,第一次离开了那个对于我来说跟地狱一般无二的档口。

那天何大年带我去洗了澡、吃了一顿大餐,最后还去蒸了桑拿。

直到傍晚何大年搂着我的肩头,把我送到宿舍门口,我还有一种做梦似的感觉。

“龙飞,以后跟着哥混,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也不用你继续干苦力了。”

临走前何大年把我拉到一旁,神秘兮兮的对我说着。

人的贪欲一旦被激发,就像是春天里的野草,疯长的势头很难刹住车。

我也不傻,怎么会不知道何大年今晚因为我选中的雪花石赚了七十万,他尝到了甜头,想让我继续给他选石头。

我也知道只要我答应何大年,往后都不用继续像是一条狗似的活着了。

可我却不敢轻易点这个头,一来虽然经过这一年,我懂了点鉴玉的门道,可说到底还是个C鸟。

二来,这档口老板何勇可不是吃素的,我选石头何大年找人来鉴,看上去顺理成章,可说白了就是何大年中饱私囊,这要是被何勇发现了。

何大年不一定会死,可我一定吃不了兜着走。

“大……大年哥,我就是个新手,万一看差了眼,您不得白白往里砸钱!”

我愿意何大年会立马翻脸,可他没有,只是很古怪的朝我笑了笑,拍着我的肩头说道。

“没事,我给你几天时间你好好考虑考虑。”

说完何大年就走了,我被硬生生吓出了一身冷汗。

可好在这件事算是暂时过去了,可我压根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头。

何勇平日里不在档口,档口大大小小的事几乎都是何大年说了算。

接下来那几天,我还是和往常一样,机器似的搬运着那些沉甸甸的石头。

可慢慢的我发现不对劲了,因为何大年总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把另外两个搬运工给支开。

偏偏那几天新进的石头又多,原本三个人搬那些石头都让人累得想去死,这下变成我一个人去搬。

那真的是没日没夜不吃饭不喝水的干。

我知道何大年是故意整我,他想逼着我就范。

可我咬着牙死撑,到了第三天,我真的扛不住了,头一歪就晕倒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何大年就站在旁边看着我,他对我笑,笑的很阴狠。

“怎么样龙飞考虑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