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婚痒
(精品)婚痒小说

婚痒弄月

主角:林浅楚宁宴
圈中盛传楚宁宴是一朵高岭之花,他我行我素,做事全凭兴致。只有林浅知道,在他们这段肤浅关系里,她早就被这狗男人啃得渣都不剩。后来,林浅才发现,那场无关情爱的邂逅,其实是男人精心设计的陷阱……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11-24 16:34:0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婚痒》小说简介

《婚痒》这是弄月的一部耐人寻味的小说,小说情节很生动!主角是林浅楚宁宴,讲述了:她当时就是看林浅不爽,故意那么问她的,惹楚宁宴像厌恶萧墨白一样厌恶林浅才好。归根结底,她就是仗着楚宁宴宠她故意妄为……

《婚痒》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羁拥点评:婚痒这本书目前最好看的书,小说的男女主是林浅楚宁宴,选材很是新颖,角度清晰可见,语言平实而不失风采,简洁而富有寓意,值得一看。

网友清欢点评:婚痒这是一本及其优秀的一部作品!无论是从作者弄月的文笔还是人物设定,剧情设定,都及具有现实感,真正的能够让读者代入进去,实在是上乘之作!五星好评!

《婚痒》精彩章节试读

一连多日,林浅都一直在家中闭关。

朋友圈里八卦多。

林浅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楚宁宴和姚晴芸出双入对地出现在各个场合。

关系好的,林浅会毫不吝啬自己发财的小手,给对方点赞,恨不得祝他们百年好合似的。

此刻,她正躺在贵妃榻上美滋滋地敷面膜,闺蜜秦芷忽然来电。

秦芷大惊小怪地道:“林浅,萧墨白回来了,你知道不?”

林浅微愣,她不知道。

萧墨白终于从国外回来了。

别说电话了,连一个消息,都没有发给她。

当年的事,萧墨白嘴上说不会怪她,还说要她乖乖等着,可,他却在国外换女人如衣服。

现在又算什么?

林浅胸口窒闷,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起来。

见她一直沉默,秦芷不确定地问道:“回来好几天了,你不会不知道吧?”

“确实不知道。”林浅自嘲一笑,瑰丽的脸庞写满了落寞。

她以为自己应该是第一个知道的,现在,好像变成了最后一个。

她还真是……自以为是呢!

这时李翠华的电话打了进来,林浅忙跟秦芷说了一声,挂断。

深呼吸了几口,平静下来,接起了李女士的电话。

“林浅,你是怎么办事的?”上来就是质问。

“怎么了?”林浅不解。

李翠华沉了沉气,骂道:“郭氏要毁约,人家甘愿付违约金也不跟公司合作了。林浅,你是不是给人家摆脸子得罪人家了?”

天地良心,林浅最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上哪给人家摆脸?

“你别不吭声,赶紧去给人家道歉去,这单子很重要,你必须给我拿到。”

说完,电话里一阵忙音。

林浅恍惚了一阵,如梦初醒。

不对,这事儿恐怕没那么简单。

老郭就是看在跟李女士的私交上,也不会轻易退单。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林浅平静的俏脸上,出现一丝裂痕。

楚宁宴!

*

穿上战袍,那是一件深黑色紧身低胸礼服,映衬着她的皮肤更加白皙,仿佛暗夜里的精灵。

她的身材偏瘦,却是**的,迷人的事业线是凶器,今晚,她要恃美行凶!

林浅踩着8厘米的高跟鞋出现在了沉鱼会所。

来到包厢时,里面乱哄哄的。

楚宁宴即使坐在角落里,也难掩那一身贵气。

身畔,姚晴芸正跟他细声耳语着什么,男人淡淡勾了勾唇角,看起来心情不错。

“楚总,姚小姐,抱歉打扰一下。”

楚宁宴的视线,从林浅笔直的漫画腿寸寸往上,中部停留最久,最终落在她姣好的脸蛋儿上。

那目光,像是在审视一件货物。

林浅并不在意,装作没看到,陪着笑上前,为楚宁宴和自己一人倒了一杯酒。

“还请楚总高抬贵手,给我们蓝德这种小公司一条生路,我先干为敬。”

开门见山,为工作而来。

具体的心照不宣,懂得都懂。

楚宁宴纹丝不动,显然,这程度远远不够。

这时,高薏远远地看见了林浅主动搭讪他哥们儿,立刻凑了过来,一**坐在了林浅身边。

他喝了点儿酒,行为比平日放得开,直接拿过了林浅的空酒杯,“就这点儿诚意,可打动不了我们宁宴,继续。”

林浅看了楚宁宴一眼,后者连一个眼角的余光都没给她。

她也不急,淡笑地拿起一旁的盛满白酒的酒杯,丢进了自己的酒杯中,“那这样呢?”

这一杯深水炸弹干进去之后,林浅的脸直接红到烧了起来。

那张绝美的脸像暗夜中勾人的妖精,娇艳欲滴。

高薏咽了咽口水,赞许地拍了拍林浅的肩膀,“我就喜欢你这种玩得起的女人,够带劲儿。”

姚晴芸则靠在楚宁宴的肩膀上,娇笑着道:“高薏,你是不是喝醉了?人家林浅可不是随便的女孩子。”

这话就有点儿内味了。

她这是暗指林浅不是随便的女孩子,林浅随便起来就不是个女孩子,妥妥的海后!

林浅抬眸,看了姚晴芸一眼。

后者笑盈盈地看着她,还把脸一个劲儿地往楚宁宴怀里凑。

像是在挑衅她:“你正低三下四求的男人是我男人,我不给你求情,你死心吧!”

楚宁宴一副兴致缺缺的懒散模样,看向偎依在身侧的姚晴芸,“回家吧?”

“好呀!”姚晴芸甜甜地应着,继而对高薏道:“高薏,林浅就交给你咯,要好好照顾人家!”

话不多,句句意有所指。

看着他们相携离开的背影,这男人从始至终都没赏她一个正眼。

林浅小脸儿白得像纸,心里发慌。

这次,她可是把楚宁宴这尊大神给得罪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