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盛爷,你家小娇软又带球跑了
老书虫力荐《盛爷,你家小娇软又带球跑了》免费无弹窗阅读

盛爷,你家小娇软又带球跑了蓓有财

主角:顾禾晚盛时
顾禾晚一直是众人眼中的乖乖女。一夜醒来,她发现自己睡了个大叔不说,肚子里还揣了个娃,一夜之间沦为众人唾弃的荡妇。盛时霆身为京都顶级财阀的掌门人,又是医界赫赫有名的骨科专家。他长了一张盛世美颜,可性子却极为高冷,年过三十依然单身,零绯闻零情史,是京都所有女人爱而不得的高岭之花。忽然有一天,记者拍到盛时...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11-24 11:04:2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盛爷,你家小娇软又带球跑了》小说简介

《盛爷,你家小娇软又带球跑了》这本书蓓有财写的非常好,顾禾晚盛时等每个人物故事都交代得非常清楚,内容也很精彩,非常值得看阅。《盛爷,你家小娇软又带球跑了》简介:盛时霆抚了抚她的小脑袋,口吻柔和了些许,“有我在,不要怕。那天发生了什么,你只管告诉我。”……

《盛爷,你家小娇软又带球跑了》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各自安好点评:这本书盛爷,你家小娇软又带球跑了从文学的角度来讲,选材很是新颖,角度清晰可见,语言平实而不失风采,简洁而富有寓意,堪称文章之典范!

网友情场扛把子点评:作者大大,首先你的书我读起来非常好,但是在豪门总裁的世界里,主角的参与感不强,虽然他是在旁边吃瓜的,但是也应该参与剧情,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作者在直白的讲故事,细节上差点意思。

《盛爷,你家小娇软又带球跑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

顾秋亭更加坐立不住了!

可碍于那么多人在场,加上她得罪不起盛家,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

林朔刮了顾秋亭一眼,又看向顾老太太:“老夫人,您这位孙女颤抖得厉害。”

顾秋亭心虚得就连牙齿都在打颤:“我……我没有!”

顾老太太对林朔说:“小伙子,你不是要找证人来吗?让他们进来吧!”

少顷,有两个男人,一高一矮,被林朔的人带了上来。

顾秋亭一见,脸色大变!

林朔将她的表情收尽眼底,望着顾老太太:“老夫人,当初顾秋亭小姐就是买通了这两个人,给顾小姐下了东西。”

“你胡说!你胡说!!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

顾秋亭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失声咆哮。

顾老太太朝她怒吼:“你给我闭嘴!”

林朔看了看那两个男人,字字句句,掷地有声:“现在,你们把顾秋亭小姐如何买通你们陷害顾禾晚小姐的经过,当着老夫人的面儿,都说出来吧!”

顾家的人都沉默了,这伙人怕顾秋亭反水,都给自己留了一手。

他们不但留下了录音等证据,而且还把当初顾秋亭找到他们,商量着如何陷害顾禾晚所**到的视频,都拿出来了!

顾秋亭不仅仅是想要顾禾晚身败名裂,还收了一个猥琐老头子的好处,许诺把顾禾晚送到他的床上!

——面对确凿的证据,顾秋亭不得不低下了头。

顾老太太只觉得一股气血往上翻涌,差点儿背过气去!

“爸!你救救我!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了!!”

顾秋亭不死心,跪在地上,抱住顾全的腿哀求。

顾全青筋暴起,狠狠地踹了她一脚:“我没你这个女儿!你给我滚——!!”

一夜之间,顾秋亭不仅被开除工作,而且还进了监狱。

顾老太太住进了医院,顾禾晚请假前去照顾。

病房。

顾老太太老泪纵横,长满老茧的手抚着顾禾晚的脸,“晚晚啊,奶奶错怪你了!”

“我这是作了什么孽了!养出一群不肖子孙!还手足相残呐!!”

顾秋亭毁掉了顾禾晚一生,令顾老太太伤心绝望的同时,更是痛心不已。

“奶奶——”

顾禾晚想安慰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晚晚啊,”顾老太太不断地抹着眼泪,“那死丫头害了你这辈子!不但不知道孩子爹是谁,而且还不能打掉!”

林朔带来的证人,只是为了对付顾秋亭,至于后来发生的事,也没人知道了,而顾禾晚自己也不愿意提及。

须臾,顾老太太严肃地注视着顾禾晚。

“晚晚,要不,奶奶就为你做主。动用我们顾家的财力和人脉,给你寻找一个合适的上门女婿,让你名正言顺地嫁出去。”

季秋莲拧着饭盒进来时,顾禾晚已经连续两天都没合眼了。

她不免心疼,就对顾禾晚说:“阿晚,你去休息吧,这里就交给我来照顾。”

顾禾晚想了想,还是说:“妈,那我晚上再来,您要回去照顾弟弟。”

季秋莲道:“行,你快去睡觉。”

顾禾晚刚离开病房,就迎上了一道清冷的目光。

“大叔。”

她声音细如蚊呐。

盛时霆嘴角上扬,表情若笑非笑,“听说,你奶奶要给你找一个上门女婿?”

顾禾晚愣了良久,终于还是轻轻点头,“嗯。”

她现在不敢有太多的想法,只希望奶奶能够开心一点,早日康复。

盛时霆见小姑娘把头点得那么干脆,眸色骤然加深了几分。

一只大手一下子扣住了顾禾晚的后脑勺,将她整个人捞入怀里。

“怀着我的孩子,就想着嫁给别人嗯?”

他蹙起的眉头,还有漆黑的瞳仁中闪烁着讳莫。无不在昭示这,他是生气了。

“先生,我……”

顾禾晚正想解释,却听盛时霆率先开口道:“在你眼里,我是怎么样的人?”

他怎么样?

他成熟稳重,俊美英姿,就连开的车都是全球**的法拉利,一般人都不认识的车标,身份一定不简单。

没听到顾禾晚回应,盛时霆眉头锁得更紧:“是我的家底,不够护着你和孩子生活?”

“不不不,不是的,就是……”

顾禾晚连忙摆手,视线朝着他身上扫量过去。

他的容貌刚好长在了她的审美点上,气宇不凡,还屡次出手帮了自己。

但说到底,她只是一个女孩,按照顾家的传统,财产继承那些,和她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她出身算不得高贵,事业也不见起色,怎么配得上他那样的男人呢?

想至此处,一抹不自察的失落在她眸中现形。

盛时霆随着她的眼神,在自己的身上扫视了一圈。

正暗叹两人间的差距,忽然腕上一紧。

顾禾晚猛然抬头,就见他举平了手臂,将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肱二头肌上。

触摸下,顾禾晚能感觉到结实的肌肉线条。

“先生!”她低声惊呼。

眼看她两颊晕染开绯红,盛时霆挑高眉头。

暗中得意间,他又牵着她,在自己周身,不安分了一圈……

“手感如何?”

线条均匀,硬弹的触感,掌心能清楚感知到他身上的温度,还有着完美的倒三角比例!简直像是上帝精心雕琢出来的杰作!

顾禾晚只觉脸上的灼烧感更重,脑袋都跟着发懵。

问题落了半晌,她只嗓子里“唔唔”了两声,其余的再没声音。

盛时霆立刻乘胜追击:“你还需要上门女婿么?”

“需、需要……”

“嗯……嗯?”

出乎意料的答案,令盛时霆一愣。

他这才发现,顾禾晚虽然面色通红,可眼神仍旧坚定。

“为什么?”

盛时霆不解,她分明都认定自己不错了,为什么还要别人?

“因为,因为你是先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