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穿成恶毒后娘,便宜老公宠坏了
小说穿成恶毒后娘,便宜老公宠坏了主角为林小渔吕成行免费阅读

穿成恶毒后娘,便宜老公宠坏了鱼香肉丝包

主角:林小渔吕成行
身在重男轻女之家的憨女何阑珊险些被亲奶卖掉,这么一吓三魂六魄倒是归位了!还附带了前世记忆!利用现代人的智慧成功的被过继到了姨母家里,被家人宠成了掌心里的娇女。开启一路赚赚赚的模式!让原本抛弃自己的亲生父母看看他们当初抛弃自己是多么愚蠢,现在想来认亲,晚了!到二八年华,内个一直垂涎自己猎户前来提亲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11-24 09:43:0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穿成恶毒后娘,便宜老公宠坏了》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林小渔吕成行的小说叫《穿成恶毒后娘,便宜老公宠坏了》,该文文笔极佳,内容丰富,内容主要讲述:“不过没事儿,现在我不还是能跟小妹学字嘛!”何秦风抬起头将眼里的点点水润之色压了下去。……

《穿成恶毒后娘,便宜老公宠坏了》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累赘点评:《穿成恶毒后娘,便宜老公宠坏了》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作者鱼香肉丝包的想想力丰富,情节曲折动人,高潮迭起,引人入胜。让人爱不释手。

网友执手闯天涯点评:这个小说模式还是很不错的,我觉得可以用心去看下,虽然章节少但是故事写的很到位,额我个人觉得作者应该把人物描写的更细腻详细一点,或者主角的故事写的生动一些也可以加点开心逗读者笑声,反正到目前为止还是不错的,希望作者可以听到我给的建议。

《穿成恶毒后娘,便宜老公宠坏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嗯!”何阑珊在赵双喜期待的眼神下点了点头。

装傻子一辈子太难了,刚好她晕了一回,借机“开窍”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她看着赵双喜懵懂的说道:“娘我梦见我死了,阎王爷说不收我,是我之前投错了肚子,眼下亲娘来寻我来了,我要过好日子了。”

“哎,哎,娘的乖囡,这许是我们母女的缘分,缘分啊。”

赵双喜听了这话心里更是欢喜絮絮叨叨了好几声,一个尚幼的孩子能说出这番话定然就是真的,可能真的阎王爷让她的闺女借了三妹的肚子出生,兜兜转转的又回到她的身边。

她眼里都飘了泪花,细细的摸着何阑珊的脸颊,“阑珊啊,以后你就叫何阑珊,咱不稀罕姓陆。”

“好。”何阑珊点点头,和上辈子一个姓儿,可能这母女缘分还真是命中注定。

“秦风,秦正,秦茂,你们几个给我过来见见妹妹!”赵双喜的嗓门也跟响亮的锣声一样,自然是叫自家的三个儿子来认妹妹了。

何家三房人都住在一个大院子里,何老太生了三个儿子两个闺女,大闺女杏娘早就成家了,小闺女桃花还没定亲。

赵双喜男人是老二,是有字辈儿的,叫何金义,另两个叫何金富、何金仁。

孙子都是秦字辈儿的,取得风华正茂,大房先生的闺女何青蒲,大儿子比赵双喜的长子还小,所以占了个华字,另有一幼子叫何秦宝。三房是两儿一女,儿子何秦峥、何秦嵘,闺女何小糖。

家里只供了何秦华与何秦峥念书,二房的孩子没得书念,孩子们都在家周围玩,赵双喜一叫唤没一会儿都在跟前集齐了。

何秦风已经十二岁了,随了赵双喜的模样,长得端端正正一身麦色肌肤,瞧起来聪明沉稳,少年郎模样初现。

他已经是明事理的年纪,对于娘将二姨家的表妹带回家他并无异议,目光温和的看着何阑珊吐语,“小妹,你以后就叫我大哥。”

何秦正九岁比何秦风矮一个头,瘦长的跟竹竿似的,长相随爹普普通通,但是格外的白,他嘴里还叼了根草瞥了一眼何阑珊不情愿的喊了声“小妹好。”

最小的何秦茂和何阑珊一样大七岁,虎头虎脑的被养得肉嘟嘟,好奇的盯着被赵双喜抱在怀里的何阑珊。

见赵双喜紧紧的搂着何阑珊,对她笑得温和,何秦茂眉头一皱嘴巴一瘪就去拉赵双喜的胳膊,朝她怀里拱去。

“大哥、二哥、三哥。”何阑珊坐在赵双喜怀里喊人。

何秦茂挤不进赵双喜的怀里,又见她宠着何阑珊,吸了吸鼻子“哇”的一声就坐在地上哭了。

“我不要这个妹妹,她又脏又臭,我不要......”

何阑珊窝在赵双喜的怀里抿了抿唇,衣袖上似乎是有一股怪味儿,她浑身都痒了起来

伸出黑乎乎的小手揪着自己的都黏成一条条的头发嗅着,赵双喜瞧见了忙拉下她的小手说道:“别听你三哥的,他可是个混世小魔王。你这烧刚退可不能洗头,改明儿娘给你洗,用草木灰好好的搓搓再给阑珊啊编个小辫子再戴朵花儿。”

“娘,你不管我了啊,啊啊啊啊,我不要这个妹妹。”何秦茂见赵双喜连理都不带理自己的,坐在地上一双剪刀脚拼命的动弹着,宛如划水一般。

赵双喜瞪圆了眸子,声音也低沉了几分,“老三你再闹腾娘要揍你了。”

何秦茂平日里也没少挨揍,不敢哭闹了,但是可怜兮兮的捂着脸。刚哭过,又用小手抓了脸黑一道白一道的。

赵双喜一个眼神,何秦风就去牵着何秦茂的手带他走。

何秦正跟在他们后面,幽幽的说了声,“茂茂,看到没你失宠了呢。”

“哇——”原本还在抽泣的的何秦茂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何阑珊也是脑仁突突的疼,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赵双喜,似乎老二和老三都不大待见自己,不知道她这个娘会不会因此不要自己呢。

刚在赵双喜身上感受到些许母爱的何阑珊抓住了她的手,轻轻地靠在她身上,唤了一声“娘”。

“唉,娘的好阑珊。你哥哥们就是淘,不过人都是处出的感情,过几日哥哥们都会稀罕你这个妹妹了的。”赵双喜感受到了何阑珊的恐慌,反而紧紧的抱住了她,“娘给你说说家里的事儿吧。”

“你爹在县城最大的酒楼里上工,是个账房先生,他呀做事儿细致,东家都很看重他。只不过忙得很,半个月才能回来两天,等他见了你定然也是欢喜的......”

赵双喜这张薄唇还在一张一合不嫌累的说着,想把家里的事儿一股脑的都装在何阑珊的小脑瓜里。

听着听着,何阑珊眯着眼就睡了过去,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赵双喜已经不在房里了,没一会儿何秦风就过来牵着她的手带她去灶房里吃晌午饭。

“唷,你娘这是领了一个千金小姐回来了,吃个饭还要去请的。”何老太朝孩子那桌瞥了一眼,瘪了瘪嘴,嘴角向下的阴阳怪气的说着。

何阑珊低着头,一双杏眼默默的看着自己漏出半个大脚趾的破鞋。

“乖囡,你叫我一声娘就少不了你一口吃的。”赵双喜正好端了一盘炒鸡蛋过来,听到何老太讽刺的话就摸了摸何阑珊的头说了这么一番话。

“嗯。”何阑珊轻轻的应了一声。

她心思也转着,现在来何家可有很多人不欢迎自己,要怎么样才能被接受呢?

何老太看着二儿媳妇跟自己针尖对麦芒的,心里更是来气,朝着赵双喜站着的位置飞去一个白眼,冷冷的说道:“要是阿猫阿狗会说话也都抢着叫你娘了,哼哼。”

赵双喜双脚就定住了,一张脸拉了下来,瞧着跟个圆茄子一样。

只见坐在上座的何老头瞪了一眼何老太,粗咳了一声,“吃还堵不住你的嘴。”说着夹了个馒头到了何老太的碗里。

这是骂了赵双喜了,连带着不是也骂了自己三个孙子是猫狗了嘛,那他们还是三个孙子的亲爷亲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