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爹地是坏人嘤嘤嘤
爹地是坏人嘤嘤嘤全本小说(爹地是坏人嘤嘤嘤)全文阅读

爹地是坏人嘤嘤嘤云想容

主角:舒颜傅亦深
前世,舒颜被白莲花欺骗,抛弃亲生孩子,使得三宝惨死被渣男利用,亲手害死最爱她的男人重活一世,她捡回智商与美貌脚踩渣男手撕白莲发誓要做一只合格的小撩精努力给冰山总裁顺毛毛-傅亦深敛眸微怒:“舒舒,再敢逃,就把你一辈子囚禁在这。”舒颜吞了口口水,眨眨眼睛,讨好的笑笑:“老公别生气,呼噜呼噜毛,气不着~”...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10-03 11:04:4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爹地是坏人嘤嘤嘤》小说简介

作者“云想容”精心编写完成的现代言情故事,《爹地是坏人嘤嘤嘤》是这本书的名字,这部新作品最近火爆上线了,故事情节生动感人,主人公:舒颜傅亦深,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非常精彩,小说简介:<!DOCTYPE html> <html> <head> <meta charset="UTF-8"> <title>System Error</title> <meta name="robot

《爹地是坏人嘤嘤嘤》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女中豪杰点评:哎,《爹地是坏人嘤嘤嘤》这书其实很牛逼,关系线,逻辑线,就是埋坑太多,我有时候想作者应该写了画了一个时间轴逻辑关系图,不然他自己也晕。

网友无人问我粥可暖点评:《爹地是坏人嘤嘤嘤》这本书的文笔诙谐有趣,人物饱满,情节不弱智,值得一看!

《爹地是坏人嘤嘤嘤》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你——干什么?你又想打我吗?”阳宝强撑着自己的小胸脯,大眼睛里面的闪烁的紧张,却泄露了他此时恐惧的心情。

“阳宝,让妈咪看看你,好不好?”舒颜的声音都在微微发颤,她蹲下身,平视阳宝的眼睛。

每次看到妈咪都是在歇斯底里的吵闹,有时候甚至会朝着他们摔东西,阳宝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温柔的舒颜。

他有些犹豫,但理智告诉他,眼前这个女人劣迹斑斑,根本不值得信任。

“你别以为,在爹地面前装模作样,爹地就会相信你!”想起之前舒颜将水打翻,差点将小妹烫伤,阳宝像是发怒的小兽,朝着舒颜呲牙。

手里还拿着凶器,谁知道她想做什么?

藕节一样嫩生生的胳膊,已经被傅亦深掐的有些痛了。阳宝察觉到傅亦深的立场,着急的扯着嗓子喊道:“爹地,你别被她骗了!之前她在你饮食里下毒,还想把小妹带出去丢掉,这些你都忘了吗?”

看到舒颜发红的眼眶,傅亦深只觉得心痛,连带着,对阳宝的语气,都恶劣起来,他厉声呵斥道:“傅子阳!滚出去!”

“爹地!”阳宝急的直跺脚!

自己天纵英明的爹地,从来都是运筹帷幄,却总是在这个女人手里栽跟头,还乐此不疲,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个女人花言巧语几句,难道爹爹就又相信了吗?

傅亦深的表情陡然凌厉起来,除了面对舒颜,他从没有太多耐心。

眼看着傅亦深的大掌就要抬了起来,阳宝吓得闭上眼缩着身子。

舒颜下意识的护上前去。

“亦深,你不许打他!”女人清亮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她眼神坚定,将阳宝肉嘟嘟的小身子结结实实的护在怀里。

因为着急,舒颜的桃花眼微微上扬,闪着亮晶晶的光,看向傅亦深的眼神都带着凶气,像是护犊子的母狮。

突然跌进一个柔软的怀抱,口鼻间都是温柔的馨香,阳宝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下意识的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满脸惊疑的看向护着自己的舒颜——妈咪护着自己了?

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妈咪温柔的抱着自己,在爹地凶自己的时候将自己护在身后。

没想到,今天真的实现了,这是梦吗?

鼻尖酸酸的,他有点想哭,又有点想笑。

只是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就被大力的扯到了一边。

怀抱里突然空了,舒颜怅然若失,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一边。

小男孩有着跟阳宝相似的眉眼,只是双眼之间的都是淡漠,小小年纪,却像是成年人一样老成。

是墨宝!舒颜忍不住上前一步。

墨宝敏感的察觉到舒颜的靠近,拉着阳宝马上后退了些。

“哥哥!”阳宝回过神来,想着方才的委屈,豆大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墨宝牵起阳宝的手,揉揉他被傅亦深掐红的手腕,低声道:“跟我回去吧,这里的事不需要我们管。”

“可是爹地——”还有妈咪——

阳宝有些犹豫。

墨宝以为阳宝是担心傅亦深,用力的按住阳宝的手,冷漠道:“他乐意!你管他?”

察觉到自己的语气太过严厉,又怕自己的哭包弟弟被自己凶更加伤心,墨宝叹了口气,软声劝道:“小妹快睡醒了,要是醒了找不到你,小妹又要着急了。”

想到小妹哭唧唧的表情,阳宝顿时收了眼泪,跟着墨宝三步一回头的离开。

而墨宝牵着阳宝,经过舒颜身边的时候,自始至终,目不斜视,像是没看到她一样。

墨宝的无视像是无数的冰碴刺进舒颜心口。

手掌被掐的生疼,舒颜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崩溃。

看着舒颜的眼睛肿的像是核桃一般,又想到她方才护着阳宝的样子,傅亦深一时拿不准她对三个孩子的态度。

之前,她不是经常说看着三个孩子碍眼,要将他们送走吗?

“如果你不喜欢,明天我就叫人把三个孩子送到城郊别墅去。”傅亦深开口道。

“没——没有!”听了这话,舒颜连忙否认,“我没有不喜欢他们!”

上辈子,孩子们在她的吵闹下,被送了出去。

傅亦深一心扑在她的身上,对孩子们也缺少重视,因此才被舒悦他们钻了空子,将孩子们绑走害死。

这辈子,一定不能犯同样的错误。

“那为什么哭?”傅亦深的眼中满是审视。

偏头擦掉自己眼角的泪,走上前继续给傅亦深处理伤口。

她的声音还带着哭腔,听起来格外柔软,“我只是觉得自己**,怎么会让孩子们留下这么多不好的印象。”

吸吸鼻子,她抬起头,坚定的看向傅亦深,“那是我们的孩子,我以后一定会疼他们,爱他们,再也不让他们受一点委屈了。”

傅亦深眸色渐深,眼前的舒颜,似乎真的跟之前,不一样了。

管家上来汇报:“秦医生到了。”

身后的秦妄人还没到,清朗的声音便传到了房间里,“傅亦深!我给你的东西你没用吗?”

“都说了晚上让你悠着点,每次都大晚上的叫我过来,小爷我也是需要有夜生活的!”

听了这话,原本在一边的舒颜的脸色一僵。

上辈子每次见到秦妄,都是她床笫之间最狼狈的时候。

因为每次惹怒傅亦深,他总会失控的占有她,她因为反抗激烈,常常受伤,秦妄经常被傅亦深大半夜喊来给她治伤。

起初,他还会叫助手给傅亦深普及各种辅助药剂和用品,告诉傅亦深怎样可以减少受伤的频率。

舒颜作的次数太多了,他对舒颜的态度也降到了冰点。

后来傅亦深叫他来给舒颜看病,他都只叫自己的助手带膏药来。

想到这里,她的脸红的滴血,像极了煮熟的虾子。

走进门,便看到舒颜泪汪汪的守在傅亦深的身边,手里还拿着沾了血的棉球。

“我去!玩这么大?”秦妄快步走上前,摆正了脸色,开始检查傅亦深的伤口。“你们这太重口了吧!”

听起来是玩笑,但语气却格外的冷冽。

实在不是他多想,看到傅亦深胳膊流血,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肯定是舒颜拿剪刀捅的。

毕竟,她也不是没做过这样的事情。

但是检查清楚后,秦妄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不是刺伤,是枪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