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王妃求翻牌求宠幸
主人公卢清欢程景郁小说王妃求翻牌求宠幸在线全文阅读

王妃求翻牌求宠幸阿紫

主角:卢清欢程景郁
(古言萌宝+毒舌+穿越+搞笑)卢清欢没想到有一天穿越这个热潮也能发生在自己身上,不过别人一过去就是吃香的喝辣的,她一穿过去就差点被一个疯男人砍死,好不容易保住了一条命,第二天还没有醒就被赶去了乡下,说她是罪臣家眷,天知道其实她啥都没有做,硬生生地成了一个背锅侠。五年后,她在乡下的日子过得如鱼得水,还...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10-03 11:02:0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王妃求翻牌求宠幸》小说简介

王妃求翻牌求宠幸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阿紫是把人物场景写活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卢清欢程景郁,讲述了春姨娘笑笑,将准备好的小金锁拿出来。尚书府的生活优渥,姨娘也不多,从来也没被主母苛待过,她这些年依攒了不少积蓄,一个小金……

《王妃求翻牌求宠幸》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瑾夏年华点评:此书王妃求翻牌求宠幸是我看过最好的一本,此时此刻,不知该表达这编小说灵感,以及感触我只能说太好看啦。

网友空城仅有旧梦在点评:刚刚读完《王妃求翻牌求宠幸》的内容,大致交代了主人公卢清欢程景郁发生的一系列故事,这本书已经可以说是一本精品小说了,技巧上也很有水准,后面的故事也有这样的水平,那这本书我直接吹爆!

《王妃求翻牌求宠幸》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卢清欢万万没有想到,穿越这种狗血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屋外大雨倾盆,屋内灯火摇曳,自己一身古装,哆哆嗦嗦地瘫倒在地,正仰头看着面前手持长剑,双眼充血,气喘如牛的男人。

说实在的,这男人长得相当好看,是那种难以形容的好看,但他此时脸上的表情,也是真的恐怖。

程景郁提着剑,指向地上这个似乎已经吓呆了的女人,狠狠咬牙:“卢清欢,你这个不知廉耻的**,竟敢算计本王!”

眼看再不解释,就要被这个男人砍死,卢清欢连忙开口:“我——”

但程景郁没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直接拎着她的衣领,把她扔到了床上,不由分说地欺身压上来:“你不是一直都想嫁给本王吗?好,今日本王就成全你!”

卢清欢用尽全身力气反抗,奈何面前的这个男人貌似是练过武的,擒拿格斗样样拿手,任凭她怎么挣扎求饶,始终无动于衷。

床幔层层垂下,衣衫渐渐散了一地,伴随着屋外一记“轰隆”的雷声,桌上的那点如豆灯光微微一颤,也终究是灭了。

翌日,清晨。

卢清欢还躺在被窝里睡着大觉,就听见门口有个又尖又细的嗓子高喊道:“睿王妃卢清欢,接旨!”

卢清欢拉起被子蒙过头,翻了个身正准备充耳不闻,却有一人从屋外推门进来,把她强行从床上拖了起来。

“小姐,别睡了!是高公公,他带着皇上的圣旨来了!你快起来呀!”

直到被自称贴身侍女杏儿一番简单梳妆打扮,再被按着跪在地上,聆听那所谓的圣旨时,卢清欢的脑子还是木的。

“......睿王程景郁打入天牢,其家眷,睿王妃卢清欢,连同府上下人,一并发配乡间!钦此!”

高公公合起圣旨,上前两步,“睿王妃,接旨吧。”

第一天穿越,第二天就发配了,这是要闹哪样?

信息量太大,卢清欢大脑一时间处理不过来,当场愣住。身旁的杏儿悄悄拿手肘捅了她两下,她这才如梦初醒,从高公公手中接过圣旨。

经过贴身侍女杏儿的一番详细说明,卢清欢总算是明白了自己当前的处境。

简单点说,她穿越了,穿越到了历史上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朝代,大梁朝。

原主卢清欢是大梁朝尚书府的千金小姐,但卢清欢是一点都没沾上这个身份的光。

因为她穿越来的那一天,正好赶上她那死鬼老公发疯,哦,忘记说了,她的死鬼老公是大梁朝八皇子,睿王程景郁。

卢清欢是真心想不到啊,这个千金大小姐居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恋爱脑!

她分明知道程景郁喜欢的是自己的庶妹,却仗着自己尚书府嫡女的身份,强迫对方娶了自己,以前程景郁只当她不存在,这下可好,直接从空气变仇人。

然后,第二天,她就被告知,程景郁踉跄入狱,自己这个睿王妃,一天福都没能享上,就被连带着发配到了乡下,开始了她的种田生涯。

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不用再对着那个恨她入骨的死鬼老公,时刻担心会不会被他一剑砍死,种田就种田吧,就算是种田,也好端端地活给你看!

了解完全部内情的卢清欢在内心深处默默攥拳,迈出了自己崭新人生的第一步。

............

五年后,碧水村。

一个身着碧色衣衫,手持一柄圆形团扇的女子,正坐在一处小摊旁,有一声没一声地叹着气。

细眼望去,这女子容貌丽得惊人,如瀑长发直垂腰际,雪白肌肤吹弹可破,肩若削成腰若束素,明眸皓齿朱唇柳眉,即便一身布衣荆钗,也难掩其天生丽质。

然而,望着自家摊上数量并未减少太多的美颜膏,这个大美人却是一脸愁容——

这几天生意不好啊,是不是市场饱和了,要不想个促销的法子?

“阿娘,阿娘,我回来啦!”一阵银铃似的童音从远传传来,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小姑娘,像只花蝴蝶似的,扑进了卢清欢的怀里。

“悠悠乖,今天在学堂有没有听先生的话呀?”卢清欢搂住女儿,笑眯眯地问她。

这是她的女儿,叫卢悠悠,今年四岁。

卢清欢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个母胎单身,居然直接跳过恋爱结婚,就莫名其妙有了身孕生了孩子,虽然有点猝不及防,但她可以负责地拍着胸脯说:

她家悠悠,是她被丢到这个世界后,收到的最棒的一件礼物。

眼看天色也不早了,卢清欢准备收摊回家。

被发配到乡下之后,为了生计,也为了养活自己和女儿,卢清欢捡起了前世的手艺——卖护肤品。

这玩意刚上手时很困难,古代的技术比不过现代,很多条件也跟不上,但“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美颜膏最后还是批量生产出来了。

她这门生意不说能赚大钱,但最起码能让她和女儿衣食无忧,每天回家的路上还能给小丫头买根糖葫芦打打牙祭。

卢清欢正弯腰收拾东西,一个人影却忽然落在了她的身上。

“这位客官,我们已经收摊了,要不您明天再来吧?”

但是,听了她的话,人影却纹丝不动。

卢清欢疑惑地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她觉得有几分熟悉却又迟迟想不起在哪见过的脸。

盯着对方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看了好一会儿,卢清欢这才终于想起来了——

这、这不就是她那个死鬼老公程景郁的贴身侍卫追风吗?!他怎么来了?!

......

卢清欢牵着懵懵懂懂的女儿一路回到家,一进门,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把门闩上,不让那冷面侍卫进来。

虽然知道这门栓根本挡不住对方,但她好歹也是睿王妃,从名义上上讲,是他的主子,谅他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不过,这个时候来找她,究竟是为了什么事呢?可追风的一张嘴,紧得就像是没锯口的葫芦,问什么都是沉默以对。

卢清欢紧张地在屋里转来转去,今日天色已晚,她好说歹说,才换得了一晚上的宽限,明天一大早就要启程回京城——怎么可能跟他回去啊!

等等,卢清欢忽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程景郁那么恨卢清欢,巴不得她死在外面,怎么可能接她回去?

再联想起追风一脸苦大仇深像是死了主子的表情,卢清欢的脑海中忽然划过一个念头,难道——

程景郁在天牢里挂了?追风是来把她找回去殉葬的?!

这还得了,她才二十出头,她可不想就这样死掉啊!卢清欢瞬间陷入恐慌,她深吸几口气,告诉自己要镇定,随即在屋中扫视一圈,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女儿卢悠悠的身上。

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为了活命,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