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天星殿
天星殿小说(完结)-秦天萧仙儿无删减阅读

天星殿旷尘世子

主角:秦天萧仙儿
一通电话,让域外三千星卫一夜回国战神回归,发现夫人被关,女儿被绑狗链子,动我妻女让你九族尽灭……以前我秦天保护世界,从现在起妻女就是我的全世界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9-25 11:02:4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天星殿》小说简介

《天星殿》这本书造成的玄念太多,给人看不够的感觉。旷尘世子虽然没有华丽的词造,但是故事起伏迭宕,能够使之引人入胜,主角为秦天萧仙儿。小说精选:三长老冷哼一声,郝家覆灭,他心里毫无波澜只不过郝旦这人,他却有几分舍不得。当兵人的苦,三长老感同身受,而且还是这么一位老……

《天星殿》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天星殿在看完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

网友顾挽点评:天星殿这本小说无论用多么华丽的辞藻都已无法形容这篇文章的精彩程度,所以我只想说一句:作者旷尘世子你的小说太感人再加....…更一章?

《天星殿》精彩章节试读

江左市一处废弃工厂,一个四五岁的女孩此刻无力的趴在狗窝里面。这女孩满脸灰尘和伤疤,衣衫褴褛,整身衣服没有一点干净的地方,而且还有好几处缺口,缺口之下的皮肤还有一些口子和爪痕。看上去伤痕累累,弱小不堪。令人看了都心痛不已。

不仅如此,女孩的脖子还被项圈围着项圈链接着一条铁链,铁链的另一端结结实实的拴在了旁边的围栏上。

这时,从工厂内走出两名染着黄毛的混混,手中还牵着一条龇牙咧嘴的恶犬。

“汪汪汪——”恶犬一见到躺在地上的女孩,狂吠了几声。

“念儿不怕,念儿不怕,爸爸……爸爸会回来的!”女孩听到恶犬的声音,蜷缩在一旁,不知是疼痛还是害怕女孩整个身子都打起了哆嗦但是她心里依旧相信自己的爸爸,会回来的……

“要不是郝少惦记着那个女人,劳资早就放狗要死这个小野种了!真是费工夫!”一个混混点了颗烟,望着满身伤痕的女孩丝毫没有怜悯反而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了几声。

混混冷笑了几声,来到女孩面前用手拍了拍女孩的脸颊:“没爹的小野种,你妈妈就是个贱骨头,又不是没被男人玩过,还装什么清纯?你看看,害的你这么小也跟着受罪,哥哥看了都心疼呦……”

“妈妈…妈妈不是贱骨头…念儿,念儿也不是没爹的小野种,念儿有爸爸……”

“爸爸是英雄,爸爸会,会踩着七彩祥云来救我的……”

女孩心里恐惧不安,但是她依旧没有屈服。她要和妈妈一样,坚持到最后一刻。

“哈哈!你爸爸,你爸爸在哪呢?还七彩祥云?五年都不见人影,你该不会真的相信他会从天而降吧?我倒是看看,你爸爸会不会出现!”

两名混混像是听到一个很大的笑话,脸上露出轻蔑不屑的表情,对着女孩的肚子就是一脚。

女孩捂着肚子,虽然疼痛难忍,但是她仍然没有求饶。

“呦!小野种实话告诉你,你妈妈那个贱骨头已经被郝少关起来了,早晚就是郝少的人,说不准现在正和郝少快活呢!我倒是看看,你口中踩着七彩祥云的大英雄到底会不会来!”

混混露出一丝凶狠的表情,手掌在女孩的脸颊上啪的就是一巴掌,顿时女孩脸上露出了一处鲜红的巴掌印……

“汪汪汪!”一旁的恶犬似乎也来了兴趣,挥舞着爪子叫了几声。

“好,好好,今天让你也运动运动!”

另一个混混领着恶犬来到女孩身边,准备放狗咬人。

“念儿,念儿不是小野种……念儿,念儿有爸爸……爸爸回来一定教训你们这群大坏蛋……”

又挨打又挨饿的女孩已经开始神志不清了,但是眼神始终充满希望的望着工厂的门口,嘴里一直重复着这几句……

“汪汪汪!”两个混混阴冷的互相望了一眼,然后丢掉了手中的狗绳,恶犬又叫唤了两声纵身一跃向女孩扑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辆疾驰的吉普车突然冲破了工厂的墙壁,“砰”的一声撞到恶犬的身上,随后毫不留情的从恶犬身上压了过去。

恶犬痛苦的叫唤了两声,蹬了蹬腿没了动静。

秦天一脚踹开车辆的车门环顾四周。顿时间目光停留在那女孩身上,和地上那个奄奄一息的女孩对视一眼身躯猛的一颤像,太像了……

“爸爸,爸爸…是你吗?你,你终于回来了!”

“我就知道,念儿一直,一直相信爸爸会踩着七彩祥云来救我的……”

女孩模糊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个身影,她相信这个人便是爸爸,因为女孩昏迷的前一刻她看到了满天的七彩祥云,满天的云朵映红了整个天际……

然而刚说完这句话脑袋一沉,便晕了过去……

啊——秦天心中猛的一颤,自己在域外拼杀五年,创造出如今天星殿这般庞然大势力,手下强者更是数不胜数。提起天星殿,全世界都可以颤一颤。

可是现在,天星殿殿主自己的公主女儿竟然被人绑了狗链子,身上浑身是伤生死未卜!尤其看到那脸上鲜红的巴掌印和满身的伤口,秦天更是怒火冲天,紧握双拳,仰天咆哮,目中两行血泪落下……

秦天浑身气息不自觉的涌动,此刻的他戾气冲天,杀意四起。

“啪”狗链子和项圈被秦天的气息瞬间击碎。

秦天抱起自己的宝贝女儿,头也不抬的转身离开,嘴角冷冷的道出一个字。

“杀!”

“不好啦!快来人!有人截场子啦!”“你是谁?奉劝你不要多管闲事,这可是郝少……”

两个混混,话说了一半,直接被林墨拧断了脖子。

把一个四岁的女孩打成这个样子,而且还是殿主的逆鳞,这两人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你们是什么人?这女孩你们不能带走!”从工厂内跑出来一个刀疤脸,后面跟着十几个拿着木棒和钢管的小混混。这刀疤脸乃是郝少的手下,跟着郝少好几年了,自然知道这女孩的作用。有这女孩,郝少就可以威胁萧仙儿,事成了自然少不了他的好处。

“你们真以为自己能走出去?给我上抢回那个女孩!”刀疤见对面只有三四个人,自己这边最起码将近二十人,自然没有把秦天他们放在眼中。

大手一挥,顿时十几位嚣张的混混叽叽喳喳的围了上来。

“死!”秦天一手抱着念儿,一拳直接击中迎面而来的钢管,只听见“咣当”一声,钢管竟然直接被他一拳击断,不仅如此秦天的拳头接着穿破钢管打在了那混混的胸膛。

“哎呦!”这混混的身子直接飞了出去,再一看,胸膛已经凹下去一片,躺在地上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咔嚓…咔嚓…”随后秦天身影如箭,只听见一声声脖子断裂的声音,十秒之后,十几位混混纷纷倒地不起,在秦天手里他们连蝼蚁都不如……

“我有眼不识泰山,都是那个郝仁,都是他让我做的!”刀疤慌了,见面前这人杀人不见血,杀死自己估计比捏死只蚂蚁一样简单现在,哪里还管什么主仆活命最重要。

刀疤哪里还有刚刚的气势,直接跪在了地上“我,我我知道我他们把萧仙儿关在了凤凰会所,我我都告诉你了,你,你放过我吧……”一道血影一闪而过,这刀疤便再也没了动静……

饶那刀疤一命?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因为他惹了不该惹的人,不过,秦天倒是让他死的很痛快……

半小时后,江左市某医院。

“念儿,爸爸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和你妈妈!爸爸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离开你,念儿你一定要醒过来啊!”

秦天望着病床上女儿的身体。强止眼泪,这个在域外浴血奋战,钢铁不入的天星殿殿主,此刻眼神里却是无尽的柔情……

林墨追随面前这个男人这么久,也是第一次见他漏出这样柔和的神情。

即使是挥刀如雨、万人之上的殿主,在面对自己心爱和在乎的人,内心也是极其的温柔。

“殿主,镜传来的情报上说五年前夫人产下小主。但是对于一个家族来说,未婚先育便是一个污点。

诞下小主后,夫人便被扣上“不贞”的帽子逐出了萧家。她这几年来都是独自一人带着小主生活,没有多余的经济来源。

由于小主年少,夫人只能白天照顾小主,晚上再出来工作。迫于生活,夫人几经辗转,在一家便利店做夜班收费员。一周前,江左市第一大家族郝家独子郝仁在便利店碰见夫人,见夫人长相甜美,贪念美色,立刻心生歹念,被夫人果断拒绝后,他软磨硬泡但是夫人完全不吃这一套。

为了得到夫人他不惜把夫人关押在了凤凰会所并且还以小主威胁夫人就范……”

林墨将刚查到的消息便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秦天,他望了眼秦天发现对方的眼神极其深邃可怕……

五年前,她才刚刚二十啊,没有家族支撑,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白天黑夜忙里忙外一下子就是五年。

秦天一想到萧仙儿这些年吃的苦,心里心疼万分,愧疚如同浪潮一般卷卷袭来!

“殿主!星一到星四前来报道!听殿主调遣!”病房门口走进来四位冷酷高挑的青年,拱手对秦天说道。

“妈妈…妈妈别怕,爸爸回来了……爸爸会来救我们的!”

“爸爸是大英雄,念儿想爸爸……”

“念儿看到了七彩祥云,念儿看到了爸爸……”

躺在病床的念儿还没有醒过来,但是嘴里一直在说着这几句话,即便是昏迷之中,她依然相信她的爸爸会回来的……

秦天用脸轻轻贴在念儿的脸颊轻言道“念儿说的对,爸爸回来了,念儿放心爸爸现在就去救妈妈,一定把妈妈安全的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