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我在大晋开酒楼
[抖音]小说江宁胡薇儿我在大晋开酒楼

我在大晋开酒楼风云乱啊

主角:江宁胡薇儿
“夫……君,不……不要!”大红的锦缎覆盖着床榻,喜被和绢帕散乱的堆积在一旁。床榻上一个身着凤冠霞帔的妙龄少女,面色慌乱,有几分手足无措。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9-25 09:44:3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我在大晋开酒楼》小说简介

看过风云乱啊在《我在大晋开酒楼》会让你重新认识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主角为江宁胡薇儿小说描述的是:“你江宁可是我们庐陵城里的第一阔少啊,你要是成婚了,那春秀楼得哭死多少姑娘啊。”“我这不是来给那……

《我在大晋开酒楼》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执手闯天涯点评:我觉得啊,写作,就要把自己也带进自己的书里。要幻想自己就是主角,在面对那些事情时会怎么做。当虐的时候,自己也要感觉心痛,也要流泪。而且对自己的作品必须要负责到底,否则,你凭什么要去创作这部作品?给这本书《我在大晋开酒楼》点个赞,很棒!

网友韬韬不绝点评:这本《我在大晋开酒楼》写的很好看,是我在找书中无意间看到了,看到了这本书封面很吸引人,介绍也相当给力,当我决定开始看这本书的时候我被故事中的情节深深的打动了我的心,越看越来越好看,如果说这本书第二,那就没有能比这书更好看的作品了。

《我在大晋开酒楼》精彩章节试读

江宁才从房间里出来,便看见自己的门外院子里,站着几个人。

“沈……沈二公子,今夜是我家公子大婚之喜,一切的事情还等过几日再说。”

“希望沈公子,给小的几分薄面。”

江宁的仆从,站在院子前,伸手拦在了沈吉的面前。

哪知这沈吉,根本就不给仆从面子。

一伸手,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甩在了江府仆从的身上。

“薄面?**算老几?也配我沈吉给面子?”

院子里,从外面冲进来几个人,为首的沈家二公子,名叫沈吉,是这庐陵城另外一个大家族的嫡子,同为这城中的纨绔子弟,平日里和江宁交好。

不过,也就是一群狐朋狗友罢了。

沈吉之所以和江宁交好,无非也是看中了江家的财产,只想从江宁手中弄些钱财罢了。

沈吉不等仆从有什么反应,从袖口一甩,亮出一张借据。

这是前两个月,沈吉和江宁在春秀楼喝酒的时候,趁着江宁喝醉,骗他写下的借据。

本想多等些时候,让江宁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时,再拿出借据,找江宁要钱。

不过,事情有了一些变化。

几日前,江宁找沈吉要了几副虎狼之药。

沈吉受人所托,暗中动了一点手脚,在药包里面放入了几味大补之物。

这些东西平常吃,对身体并不会有什么坏处,甚至分开吃,都对身体很补,补气壮阳不在话下。

但是混合一起吃,那必然是会中气过剩,虚不受补,增补不成反而会弄垮身子。

沈吉就等着江宁一命呜呼,死无对证之下,拿出借据来,江家就不得不将钱给他了。

而他此番前来,就是想要进来打探一下,看看这江宁到底死没死。

借着闹洞房的借口前来,若是江宁死了,那么他甩出借据,江家还钱,要是江宁没死,江宁心急着去洞房,也会息事宁人,拿钱解决。

怎么看沈吉都能够从江家将这笔钱要来。

江宁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沈吉和这几个人,通过原主的记忆,他也很快就认出了几人。

他不禁,皱了皱眉头。

心里不由的想起了今夜发生的事情。

原主虽然平日里纵欲过度,但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二十岁血气方刚的少年郎,再怎么纵欲,身子骨也还算健朗。

怎么可能因为一副虎狼之药就虚不受补,一命呜呼呢?

这其中必然有诈。

他又不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者,身子骨虚弱,无法进补,既然能够进补,那肯定是因为这药物之中有问题。

而这药物,又是这沈吉弄来的,加上这家伙,大半夜的不去喝酒吃席,跑到人家江府的后院来闹什么洞房。

完全没有一点客人的自知之明,甚至还甩出一张借据,一副兴师问罪的口气。

这一连贯的事情,就算江宁脑子再蠢,也能够想到,这沈吉必然没安好心。

“沈兄,是你们啊,你们不在前厅喝酒吃席,怎么跑到我这后院来了?”

江宁推门而出,那江府的仆从捂着脸,满脸委屈,不过还是立刻躬身冲着江宁示意。

“公子,沈二公子等人,怎么拦都拦不住,非要进入后院来闹洞房。”

“刚才,我去劝,谁知道他们……”

仆从还未说完,江宁便伸出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了。

这仆从,名叫江安,算是江宁身边的小童,跟他一起长大,之前被安排在院子外候着。

虽然江安在江府地位不低,但面对沈吉等人的刁难,也不太敢得罪对方,就算被打了,也只能自己承受这委屈。

江宁只看了江安一眼,便没有将心思放在江安的身上,而是目光继续落在沈吉的身上。

脸上的表情和善,并没有因为沈吉的突然造访,打扰了自己的好事,就动怒。

而沈吉瞧见江宁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先是眉头一紧,暗道自己的药难道没有成功?

紧接着,又变了变脸色,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甚至立刻挤出了几分笑容,开始和江宁交谈了起来。

“江兄,今日是你的大喜日子,我听闻那胡家小姐,美貌非凡,这不,我带着几个弟兄来给你闹闹洞房,活跃一下气氛。”

“你江宁可是我们庐陵城里的第一阔少啊,你要是成婚了,那春秀楼得哭死多少姑娘啊。”

“我这不是来给那些姑娘们打抱不平来了么!”

看见江宁没死,沈吉也就没有一开始那么肆无忌惮了。

不过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了,沈吉也没什么害怕的,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借据。

“顺道嘛,找江兄你问问,你几个月前从我这借的这笔银子,打算什么时候还我?”

“银子?什么银子?”

江宁跟着皱了皱眉头,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

见江宁这般模样,沈吉却是一点都不担心,马上就笑着解释了起来。

“看来江兄你,果然是不记得这回事了啊。”

“没关系,我帮江兄你回忆回忆。”

说着,沈吉就亮出了自己手中的借据。

“这是三个月前,我们在春秀楼喝酒的时候,你向我借的三千两白银,上面写好了归还时间,就是今日还给我。”

“这件事情,你可还记得?”

既然把话挑明了,那沈吉也就没什么好多说的,直接就将这借据上写的内容,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他甚至还问江宁记不记的有这么一回事。

江宁哪里能记得呢。

当时他已经处于醉酒的状态,根本就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

不过,就算他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眼下对方已经拿着借据上门了,摆明就是要坑他一道

江宁听完沈吉的话皱了皱眉头,没有马上回答沈吉。

沈吉一看江宁这模样,早就猜测到了江宁会有疑虑,也不担心。

而是淡定的冲着江宁回答。

“我看江兄八成是不记得了,这不我才在今天这个场合下提一句,免得你忘了。”

“不过你忘了不要紧,我这里有借据,借据在这里,你们江家家大业大,好歹也是庐陵城有头有脸的大族,总不能赖账吧。”

说着,沈吉又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借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