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我比你更茶
我比你更茶by言宁雪言茉在线阅读

我比你更茶言宁雪言茉

主角:言宁雪言茉
六岁那年,我的绿茶闺蜜将错就错成了言氏集团的千金。十年后,言家意外发现抱养错了人,把我接了回来。言家人都以为我是小可怜,把我宠上天,只有我的绿茶妹妹,挑拨离间想让我在言家待不下去。生存法则第一条:只要我比她更茶,她就没办法恶心我。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9-23 11:14:2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我比你更茶》小说简介

这本小说我比你更茶题材新颖,不俗套,小说主角是言宁雪言茉,言宁雪言茉大大文笔很好,精彩内容推荐<!DOCTYPE html> <html> <head> <meta charset="UTF-8"> <title>System Error</title> <meta name="robots" content="noindex,nofollow" /> <meta

《我比你更茶》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断爱点评:我觉得啊,写作,就要把自己也带进自己的书里。要幻想自己就是主角,在面对那些事情时会怎么做。当虐的时候,自己也要感觉心痛,也要流泪。而且对自己的作品必须要负责到底,否则,你凭什么要去创作这部作品?给这本书《我比你更茶》点个赞,很棒!

网友路还长,别太狂点评:《我比你更茶》这本书的内容严谨,文字诙谐有趣,作者言宁雪言茉的笔力也不错,一读就停不下来。

《我比你更茶》精彩章节试读

「我是你的姐姐言茉,第一次见面没带什么礼物,这张卡以后我们一起用吧。」我把黑卡掏出来给他看,友好地笑了笑。

言宁雪在我旁边轻嗤一声,话说得很小声,但耳力极好的我还是听到了,大概是嘲笑我饥不择食,连家里最穷的弟弟都要讨好。

言奚那张厌世脸多了喜色,「爸,原来有姐姐的感觉这么好!」

看来我爸没骗我,我这弟弟真不爱给人好脸色,所以我爸现在处于一个怔住的状态。

倒是我右边的人反应快,气恼道:「什么叫她来了才感觉有姐姐的好!」

「我可没这么个喜欢装逼炫富的姐姐,说出去我嫌丢人。」言奚转向质问他的人,恢复了高冷,「再说,你那张黑卡有说过和我分享吗?」

他把卡往我怀里推了推,乖巧道:「我不要你的钱,你以后缺什么告诉我,我买给你!」

「少给你姐姐画大饼,你以后老实本分点就好了。」我爸沉着脸提醒道。

言宁雪奚落道:「你那点钱自己都不够花,还带别人花。」

「比你强,花不属于自己的钱还沾沾自喜。」言奚冷声怼道。

言宁雪被戳到痛处,脸色难看,眼睛红了,用撒娇的语气道:「爸,弟弟不让您省心,我提醒他几句,他就这么说我。」

「爸爸,弟弟不是画饼,他是有自己的目标,我们应该鼓励他呀。」我学着言宁雪娇滴滴的声音说道。

我爸「啧」了几下,感叹道:「你流落在外这么多年还这么懂事,是爸爸狭隘了,以后多向你学习,多鼓励言奚。」

「宁雪,你也要多和你小茉姐学习,怎么弟弟不针对她,只针对你呢?」

言宁雪成了我们之中唯一有错的人,脸都气红了。

晚上大哥言骁回来了,言奚饭前告诉我,大哥这人虽然事事回应别人,但为人严肃正经,对自己有严格的规定,如果是吃饭,那就一定会「食不言」。

饭桌上我和大哥打了声招呼就没再和他多说一句话,他坐在椅子上,背脊挺成一条线,慢条斯理地吃饭。

餐桌摆上了特邀大厨做的拿手虾,我爸和言奚各夹了一盘放在我旁边,我嫌剥虾麻烦,就先吃别的菜。

「姐,这虾可好吃了,你快尝尝啊!」

「姐,你吃完了虾再吃这个,这个也好吃。」

「还有这个……」

言奚见我没动碗里的虾,一个劲地给我推荐,顺便又给我夹了别的菜。

这举动气坏了言宁雪,她坐在我旁边,用筷子戳桌子的声音此起彼伏,听得我很是难受。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她拧在一起的脸忽然疏松开,脸上挂着的笑更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脸还真是说变就能变啊!

「孤儿院那种地方,连普通的虾都见不到几回,更别说这是从国外空运过来的了。」她见大家都看过来,声音提了提,「小茉没吃过,不会剥吧,你就别催她吃,让她丢人难堪了。」

呵——

这是打着为我好的名义嘲笑我没见过世面呢?

我眨着眼睛看着言宁雪,乖巧地点了点头,「我不会剥,但好想吃虾,妹妹能不能帮我剥呀?」

「是啊,你会剥帮她剥呗,光说不做不会是想嘲笑我姐吧?」言奚也闻到了茶味,附和着我道。

言宁雪怎么敢在对我满心愧疚的老爸面前默认嘲笑我,只能硬着头皮开始帮我剥虾,刚做好的指甲掉了好几个钻,不情不愿地把一盘虾肉放在我面前。

「谢谢。」我朝她笑了笑,又把另一盘没剥的虾给她推了过去。

她咬牙切齿地看着我,敢怒不敢言,默默把盘子接了过去。

我刚要吃言宁雪剥好的虾,突然伸过来一只修长的手,那是我见过最完美的手,以至于他把我面前的虾肉盘换了都不知道。

「宁雪的指甲沾了虾肉,吃了对身体不好。」言骁严肃着脸,把从我那里换过来的虾肉倒进了垃圾桶里。

我勒个去——

这话说得也太是时候了,正好是在言宁雪剥完虾之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