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傅少喜得一胎三宝
傅少喜得一胎三宝免费小说作者橘白全文阅读

傅少喜得一胎三宝橘白

主角:叶茵傅予寒
一场阴谋,温存过后的陌生男人只给她留下一枚戒指。四年后,她带着天才龙凤胎强势回归,专治各种人渣绿茶。妈咪多看了帅哥一眼,宝宝们就开始勤勤恳恳找爹地。“不要有钱的,我妈咪的钱够花!要吃软饭的和帅的!”于是,傅少天天赖在她家,吃她的用她的。叶茵无语:“傅少,您要点脸?”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9-22 17:05:4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傅少喜得一胎三宝》小说简介

橘白写的《傅少喜得一胎三宝》的情节跌荡起伏,扣人心弦,人物生动鲜活,让人过目不忘!是一本不可多得的豪门总裁作品了!主要讲述的是:顿了顿,又有点颓丧,“爹地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又见不到那个人,还是算了吧。”傅予寒,“……”他揉了揉太阳穴,瞪了傅知宴一眼……

《傅少喜得一胎三宝》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陌上芳菲点评:看《傅少喜得一胎三宝》这本书总感觉很舒服,前后摇相互应,故事情节很感人,情深处感人肺腑,另人热泪盈眶,悬念叠层,引人入胜,期待快点更新,盼后续。

网友牵你的手,一向走下去点评:纵观整部《傅少喜得一胎三宝》,故事层次感极强,很自然让人如身临其境,故事中的叶茵傅予寒描绘得形神俱到,逼真生动,特别是细节处及情节的过渡,环环紧扣,连贯通畅,宛若一体,代入感很强,由此反推作者橘白的文笔功底极佳,非一朝一夕有此成就,实为佳作,理应给赞阅读后有感而发。

《傅少喜得一胎三宝》精彩章节试读

珠宝大赛时间在即,她短时间内找不到像夜莺那么有名气的设计师了,只有夜莺这个名号,才能帮她万无一失。

她需要在这次珠宝大赛夺得头等奖,傅家人才会真真正正瞧得起她!

先骗叶茵这贱女人把设计感画出来,等拿到成品,剩下七千万给不给,就看她心情了!

想到这,叶雨婷心里顿时放宽了,怕她没听见,又重复一遍。

“姐姐,我选第二个,给你七千万尾款,你帮我设计稿子吧。”

叶茵转身,眉梢微微挑起,伸出手,“那就打钱吧。”

叶雨婷没想到她那么直接,奉承地跑到叶茵面前,笑嘻嘻一副脸:“姐姐,咱们是一家人,我还能骗你不成?我过两天就打给你,你先给我设计钻戒吧。”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而叶茵偏偏不行这个邪。

她把手从叶雨婷怀里抽出来,嫌恶的退后两步,“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只认钱,不认什么姐妹。”

“我……我现在也凑不到钱,你宽限我几天,先设计,我到时候给你把钱打过去。”

眼见计划落汤,她哪里甘心。

叶雨婷的眼神可怜巴巴,引得叶茵一阵恶寒。

“那就等你凑齐了,反正我不急。”

还有一个月就要开始珠宝大赛了,反正这事跟她没关系,她确实不急。

急的,是叶雨婷。

不出意外,她在叶雨婷的脸上看到了便秘的表情。

叶茵心情顿时变得有些愉悦,洋溢起明媚的笑容,进了电梯。

“这个女人,一点旧情也不念!”叶雨婷扯着傅予寒的袖子直跺脚,高跟鞋在地上发出“哒哒”声。

叶雨婷想到居然要把七千万给自己四年前磋磨的叶茵,心里气不打一处来。

傅予寒望着关上门的电梯,目光如冰。

叶茵站在电梯里对他们打招呼,笑道,“记得打钱。”

这个女人,倒是狂妄。

傅予寒薄唇轻启,“不喜欢她就不跟她合作了。”

“我……那可是三千万!三千万,白送给她,怎么可能!”叶雨婷心在滴血。

傅予寒没再说话。

“予寒,珠宝大赛,我记得你是评委?”叶雨婷眼珠一转,转身对傅予寒露出讨好的笑。

“我们俩都有孩子了,予寒,到时候你能不能帮帮忙?比如在评分上……”

叶雨婷身躯离傅予寒越来越近,后者皱眉,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

“总决赛我可以帮你,初赛评委不是我。”

叶雨婷故作沮丧,泪眼婆娑,“叶茵她虽然是我名义上的姐姐,但总因为我出身欺负我,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她这么不顾姐妹情谊……”

傅予寒想起刚刚那个狂妄的女人,莫名涌上来一股烦意,“你自己想好。”

而后,头也不回走了。

一众保镖跟在后面,气势颇为宏大。

就在叶雨婷在大厦里跳脚时,叶茵看着时间还早,打了辆车去她母亲生前住的庄园。

那也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

许久未踏入这里,她无比怀念。

微风夹杂着花香拂过脸颊,叶茵看见眼前情况,却不悦地蹙起了眉。

母亲庄园处于富人区,自从母亲去世,这里应该没人打理才对。

可是设计精巧的假山上不合时宜的挂了几件晾晒衣服,形状优美的花园亭顶有被烟火熏过的黑色……

有人住在这里,而且住了有一段时间。

叶茵走到庄园门边,闻见里面烟火味。

不知道在做什么吃的。

欢声笑语,热闹异常。

她有点诧异。

母亲死后,这里一直空置,而且钥匙被她保管,谁都踏不进来一步才对。

这些人,是谁?

叶茵顿时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怒的拧开了门把手。

她进门,看着一众人正围着饭桌有说有笑。

一大桌子人有短暂的安静。

“你谁啊?”一个中年男人摔碗站起来,怒视叶茵。

叶茵看着昔日被精心呵护的檀木沙发上已经褶皱的不成样子,怒极反笑。

“这是我家,这话,不该我问你们?”

叶茵靠墙抱臂,目光如炬盯着他,“我亲爱的舅舅,您老眼昏花,连我都不认得了?”

舅舅?

中年男人铆足了劲想了想,他哪是别人舅舅?

中年男人回嘴,“我哪有你这样的外甥女,你别看我们有钱就黏上来,谁知道你是哪来的野鸡。我外甥女可就雨婷一个。”

“是吗?”叶茵勾唇,“你们知道,叶雨婷还有个姐姐吗?”

“放屁,那么多年没听说过她有个姐姐!你知道是谁让我们住在这里的吗?”旁边一个声音尖利的大婶附和。

知道,她当然知道。

她的好爸爸,给她娶进来一个野心勃勃的后妈,这些人可不就是后妈的亲戚?

叶茵不答,懒得废口舌,冷冷一笑。

惹得剩下一群人在一开始的沉默过后,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来,话里话外都是叫叶茵滚。

呵。

她的地盘,喊她滚。

叶茵无视一帮碎嘴的人叽叽喳喳,踱步到他们吃饭的餐桌旁,一把掀翻餐桌。

上面碗筷叮叮当当摔了一地,吃剩的菜被掀到那一大家子身上。

叶茵抽纸巾,蹭掉手上油渍,“真脏。”

众人都吓了一跳。

“小丫头片子,你说是脏呢你?”一位老妇啐了口痰液在手心,就要把痰液丢向叶茵。

后者轻巧闪身而过,“真恶心。”

那妇女听闻被人说恶心,又撅起嘴打算来一口。

“你再吐一个看看?”叶茵附身拾起碎片,顺手抛起。

锋锐的白瓷在阳光下泛着寒光,有些威胁的意味。

“你,你!”中年男人又怕又气,脸涨的通红,指着叶茵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看得人一惊一乍的。

见众人安静,叶茵很满意,“正式介绍一下,我,叶茵,是这座庄园合法继承者,今天见到你们很不高兴。”

“去**,老子是白曼秋的大哥,你算哪根葱?”中年男人脱下鞋子就想揍人,“白曼秋,你知道是谁么?叶氏集团董事长的老婆!”

叶茵扫了他一眼,嘲讽的笑,“怪不得长得一般贼眉鼠眼,果真蛇鼠一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