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仙侠奇缘 > 被追杀的我
(全本)被追杀的我主角元复阿荟全文目录畅读

被追杀的我元复

主角:元复阿荟
我渣了一个上神,此刻正在被追杀。我一身酸乏,衣衫不整,已足足被追了七天七夜,却不敢有片刻的停歇,稍有松懈便会为他的剑气所伤。唉,意识不清之际睡了我这么一个男子,也难怪他要生气。醒来后我见他脸色不好,一双眼睛冷得掉冰碴,夹杂着三分震怒三分沉痛四分不可思议,我扶着嘎吱作响的老腰腼腆一笑,刚想说自己其实是...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9-18 09:41:1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被追杀的我》小说简介

《被追杀的我》是元复精心编写的一部仙侠奇缘风格小说,推荐给大家阅读,本文内容精彩,刻画的元复阿荟等人物形象完美,《被追杀的我》内容如下:司命此回为我安排的身份,乃是凌王安插在皇帝身边的一个心腹,每日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给元复下慢性毒药,神不知鬼不觉……

《被追杀的我》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只为守护你点评:《被追杀的我》这本书呢给我的整体感觉挺好的,有一些地方往往是捉住了读者的心,有一些地方也让部分读者感同身受,这本书挺好的,作为一个读者我挺希望能有第二部的,或者出一个番外

网友别低头,皇冠会掉点评:《被追杀的我》的情节非常精彩,是一本非常值得一看的仙侠奇缘文,要是想看这类文的,一定要看一看,真的不亏。

《被追杀的我》精彩章节试读

我渣了一个上神,此刻正在被追杀。

我一身酸乏,衣衫不整,已足足被追了七天七夜,却不敢有片刻的停歇,稍有松懈便会为他的剑气所伤。

唉,意识不清之际睡了我这么一个男子,也难怪他要生气。

醒来后我见他脸色不好,一双眼睛冷得掉冰碴,夹杂着三分震怒三分沉痛四分不可思议,我扶着嘎吱作响的老腰腼腆一笑,刚想说自己其实是女子,只是吃了阴阳转还丹,方才看上去是个男子模样……

结果这厮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便要拿剑砍了我。

我见大事不妙,连忙跑了。

我被他翻来覆去折腾了一夜,弄得元气大伤,如今又疲于奔命,当真是欲哭无泪。

怪我,怪我贪图他身上的玄清之气,蓄意接近他,讨好他,为此兢兢业业奋斗了数百年,方才换得他的一点垂怜。

本来一千年的同袍之情,他已将我视为至交知己,我大可顺顺当当待在他身边蹭灵气吸,却不想……

数千年前,我本是一株伴生在元复神君身旁的芦荟,修成人身后却苦于仙根不全只得做一个法力低微的散仙,那些个妖怪精灵俱不把我放在眼里,动辄调笑戏弄于我,弄得我十分憋屈,立志要做一个体体面面的上仙。

直到我又遇到元复神君。

彼时他正与山主喝茶,眉目疏淡,一袭紫袍清逸出尘,是我心目中天界上神的绝佳范本,周身满溢的玄清之气使我心旷神怡,宛若久旱逢甘霖,恨不得扑倒他吸个饱。

我乃是个十分聪慧的仙子,自然懂得徐徐图之、方能长久的道理。于是咽着口水按捺住自己,拘谨地福了福身子,学着去凡间茶楼听戏时,戏中女子献身的口吻,娇嗲嗲地道:「阿荟仰慕上神风姿已久,如今得见,更是情难自禁。此生惟愿留在上神身边做个任劳任怨的侍女,且不要什么月俸,只要能跟随、侍奉上神就好。」

我说得情真意切,元复却头也不抬,只淡漠道,他不喜女子侍奉,更不喜女子近身。

噢。

我悟了。

他不喜女子近身,那我就当男子好了。

正好他师父陆压道君门下不收女弟子,我便想了个法子变作男儿身,拿着娘亲留下的信物拜入他师父座下,成了他的师弟。

初初为了接近他,我付出了常人不可及的努力和厚脸皮。

我送去一盏茶,他说不必。

我高高兴兴地「诶」一声,换了龙井、观音、毛尖、碧螺春等数十种上等香茗在他桌上。

最后一次,我送来了蛇酒。

神君抬头看我一眼。

然后我便被他一掌拍了出去,且下了结界不许我进入。

是我太冒进了,忘了上神真身是一条龙,与蛇乃是近亲。

看见亲戚泡在酒里,心情怎么样也不会太好。

我反思一阵,决定从他的喜好下手。

他有只灵宠,是只刺猬,喜欢吃南山的灵果,我每日清晨吭哧吭哧爬到山顶,采摘来最新鲜的红果装满它背上的刺。

畜生的心思到底比人好捉摸,它很快就和我打成一片,连神君叫它回去都依依不舍,除了我与我的红果,茶饭不思。

由此,我有了重新进入神君寝殿的机会,又花了几百年,经历过一番患难与共,生死相依,终于被他当作了自己人看待。

神君这个人性情冷漠,不近人情,又颇为刻薄,活了几万年也没见有几个朋友。若非他长得好看,周身又充盈着玄清之气,我早就……

虽这般想着,只要元复看我一眼,我便熟练地将满腹憋屈换作一个灿烂的笑脸。

唉,成为上仙的路途充满着坎坷与累,也许这就是上天对我的考验吧。

七日前,他在下界不慎中了蜘蛛仙的媚毒,我匆匆赶到洞穴中救他,他神智稍一清醒,立刻一剑诛灭了那以貌美闻名的绝色仙子,可如此一来,就只剩我二人被关在一处了。

就在我感慨他下手真狠,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时候,元复看我的眼神渐渐变得蒙眬,他执着滴血的长剑走来,揽住我的腰将我拥进怀里。

稍做停顿,他低头吻了我,大掌在我腰间游移,我本想喊醒他,可他力气那般大,我丝毫撼动不得,推了推反倒叫他搂得更紧了。

元复的唇舌在我口中缠绵,交融,他吻得极具侵略性,与平常冷静自持的模样大为不同。叫我渐渐也变得有些奇怪,身子热热的,麻麻的,一股燥意随着他的抚触流入四肢百骸。

他将我压在石床上,一使力,撕开了我的衣襟。

「啊这……」我欲起身。

目光定在我袒露的胸脯上,元复的眸子沉了沉。

我低头看见白腻腻的一片,心中一惊。

原来这具身体动了情,便会变回原来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