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暴血狼魂
新书推荐《暴血狼魂》完整版小说-陆宇马灵月最新章节阅读

暴血狼魂心梦无痕

主角:陆宇马灵月
陆宇,神武天域最传奇的圣魂天师,却被妻子与兄弟联手暗害,重生到数百年后的同名少年身上。重活一世,陆宇立志要手刃那对狗男女,以武逆天,重回天域,融炼万法,称尊天地!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2-08-04 14:40:4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暴血狼魂》小说简介

以陆宇马灵月作为主角的玄幻科幻小说《暴血狼魂》,讲述一段非常有趣的故事,是作者心梦无痕的一部人气佳作,主要讲述的是:“再见了,我曾经的月儿,我曾经的梦。”挥挥衣袖,陆宇转身就走,灵魂深处那最后一缕不舍,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暴血狼魂》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好听的两个字的网名点评:《暴血狼魂》这篇文非常让人上头,作者文笔蛮好,文风流畅,剧情也非常精彩。文也不是太长,我是一口气看完的。非常推荐一看。

网友哑剧点评:心梦无痕非常有才,故事性强,结构完整,人物个性十足,最关键的是可以看出作者是个很有情怀的人。

《暴血狼魂》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

“去准备一下,一个时辰后在此集合。”

四宗长老离去,吩咐各弟子回去收拾行李。

陆宇转身欲走,谁想云月儿却叫住了他。

“何事?”

陆宇背对着她,冰冷的语气让云月儿有种刺痛感。

“这是你当初送我的定情之物,现在还给你,从此,我们两不相欠。”

云月儿从袖中取出一块玉佩,柔柔的眼神流露出一丝亏欠。

陆宇回身看着她,丝丝情感从眼神中剥离,化作冰冷的无情,再也没有了昔日的色彩。

云月儿不敢看陆宇的眼睛,将玉佩塞到他的手中,便转身回到了秦云身旁。

这块玉佩陆宇从小戴在身上,是母亲留给他的唯一之物,在进入青山宗后他亲手送给了云月儿。

如今,情已断,玉空还,还有什么可留恋?

陆宇垂首,轻抚玉佩,眼底最后的一丝执念就这样消失了。

陆宇紧握成拳,掌心传来咔嚓声响,那块玉佩就被他捏碎,鲜血从他手心滑落下来。

“情断玉碎,终于可以放下了。”

陆宇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失望、悲愤、恼怒,反而平静如水,完全放下了。

玉佩的碎片划破了陆宇的手,刺目的鲜血染红了彼此间那曾经的痛。

云月儿回头看着陆宇的手,眼底闪过一丝愧疚,那块玉佩是陆宇母亲留给他的唯一之物,如今就这样毁了。

陆宇松开手,整个人如释重负。

“再见了,我曾经的月儿,我曾经的梦。”

挥挥衣袖,陆宇转身就走,灵魂深处那最后一缕不舍,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往事如梦,旧爱成空。

昔日的陆宇已不在,如今的陆宇已不同。

云月儿娇躯微颤,那仿佛永别的话,让她冰冷的心泛起了阵阵刺痛。

抬头,云月儿看着陆宇的背影,那曾经熟悉的梦,正越来越远,她觉得自己仿佛失去了人生中最宝贵的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了。

看着地上的玉佩碎片,还有点点血迹,云月儿沉默了。

许久,她回过神来,眼神逐渐变得冷酷,湮灭了心中最后的一丝情愫。

“我云月儿貌美倾城,注定此生有不凡的成就,你陆宇何德何能,配得上我?”

“不是我抛弃了你,是你自己没用,我的选择绝不会有错。”

转身,云月儿走了,带着心里那挥之不去的痛。

秦云冷眼旁观,轻蔑道:“这小子故作潇洒,欲擒故纵,我看他是不死心,想博取月儿的同情。”

“一个废物,还想跟我争,门都没有。”

“月儿心中对他还有一丝愧疚,须得让她看到陆宇狼狈落魄,明白跟着他没有好日子过,那样月儿才能彻底熄灭对他的念想,死心塌地的跟着我。”

“以我的身份不便亲自出手,但要对付一个废物,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秦云冷笑,这个不识抬举的陆宇,岂能让他好过?

武宗,乃外门四宗之首,人数上万。

陆宇这一次能进入武宗,全都是吴英杰的功劳,这对陆宇而言是一个意外。

原本,陆宇已经考虑过,成为静宗弟子后如何一步一步往上爬。

如今,陆宇直接成为武宗弟子,反而省去不少麻烦。

武宗弟子都是两人一间木屋,空间狭小,仅有一张木床。

陆宇新来,舍友是一个皮肤黝黑,性情凶戾的少年,名叫陈松,拥有黄级二品兽武魂,乃开脉三重境界后期。

陆宇走入木屋,主动打了个招呼,谁想陈松根本不甩他。

陆宇略显尴尬,简单将床铺整理了一下,便出去了。

报道的第一天,新进弟子需要熟悉环境,第二天上午便划分到指定的武师手下,跟着武师好好修炼。

陆宇成为了外门武宗弟子后,有了统一的衣着服饰,这与外门杂役弟子明显不同。

在青山宗,外院弟子如果十年之内都无法晋升内院弟子,同样会被扫地出门。

初来的两天,陆宇吃了练,练了睡,生活平静而简单,与陈松之间没有任何交流。

陆宇乐得清闲,只当陈松不存在,可是第三天晚上,情况就有了变化。

“滚,以后你就睡外面。”

陆宇刚推开门,陈松便一脚踢来,呼声刺耳,速度极快。

黑暗中,这一脚极其难防,颇为毒辣。

陆宇眼神微变,侧身横移,脚尖一点,迅速退开六尺外。

唰......

陈松一脚踢空,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外,显然没有想到陆宇竟然能避开。

“你干什么?”

陆宇眸光骤冷,语气如刀。

“看你不爽,怎么着?滚!以后宿舍归我,你睡走廊!”

陈松冷眼一翻,语气漠然。

不爽?

陆宇冷笑,这明显就是在针对他,只不过借口很烂。

前两天,陆宇和陈松同处一室,彼此不言,关系说不上友善,但也算不上敌人。

如今,陈松态度突变,多半是被人收买,因为刚才那一脚力道极强,显然是想将陆宇重伤。

想到这,陆宇愤怒了。

昔日懦弱的陆宇已经死掉,如今的陆宇岂能被人踩在头上?

“去**!”

陆宇怒骂,声音惊动了附近的武宗弟子,引起了不少人围观。

“咦,那不是新来的陆宇吗,竟然敢顶撞陈松,那陈松可不是好惹的。”

“初生牛犊不怕虎,陆宇刚来武宗,哪里知道陈松的厉害。”

“陈松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陆宇这一次肯定会被教训得很惨,最后多半会跪地求饶。”

不少武宗弟子都在看热闹,认定陆宇要倒大霉了。

陈松冷笑道:“胆子不小啊,竟然敢骂我,过来跪下。”

这话充满了轻蔑与不屑,陈松根本就没有把陆宇放在心上。

跪下?

陆宇怒极反笑,他可是魂天师转世,谁敢欺负到他头上?

“你找打!”

陆宇斜跨一步,右手握拳,曲臂发力,三点一线,四百斤的力道破空呼啸,直逼陈松的下巴。

陆宇左手横胸,五指外翻,随时做好的二次攻击的准备。

陈松轻松一闪,避开了陆宇的右拳,右脚突然飞起,朝着陆宇左腰踢去。

陆宇早有防备,左手探爪迎上,挡住了陈松这一击,但却被震得手臂发麻。

“连环踢。”

陈松落地一弹,双脚快速踢出,每一脚都蕴含着五百斤的力量,数十脚连成一片,足以将同境界的对手重伤。

围观者,纷纷惊叹。

“别说陆宇是新来的,就算是与陈松同期的弟子,也接不下这连环踢啊。”

“的确,就算陆宇是开脉三重境界,以他静武魂的特性,又岂能与兽武魂相提并论?何况陈松已经是开脉三重境界后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