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青春校园 > 未见天明
主角李寂陈谨小说爆款《未见天明》完整版小说

未见天明我老婆最漂亮

主角:李寂陈谨
放学铃已过去半个多小时,逗留在学校的学生逐渐减少,热闹的校园乍时冷清下来,显得空旷而孤寂。李寂是纪检部的委员,今日轮到他值班检查各个教室的卫生情况,本来与他一起检查的还有林萌萌,但刘萌萌的妈妈已经到了校门口来接她,李寂就让她先回去。他负责检查高二总共十五个班,附加篮球场的体育室。认真记下每个班的情况...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8-01 17:45:2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未见天明》小说简介

热度一直不减的青春校园小说《未见天明》,书中代表人物有李寂陈谨,讲述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是知名大大“我老婆最漂亮”的热销作品之一,纯净无广告版阅读体验极佳,主要讲述的是:学习上是、生活上是、值日的时候也是。两年前的中考他超常发挥,考了区第一名,金华一中给他减免三年学费,因此他才得以踏入这所……

《未见天明》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别再吹冷风点评:《未见天明》这篇文读起来流畅,趣味性强,强烈推荐大家去看!!!我已经三刷了。

网友岁吢点评:每个人看书的口味都不尽相同,而这本小说就是我喜欢的口味,节奏作者掌握的很好,是一本不错的小说。

《未见天明》精彩章节试读

金华看似处处好,但因为家大业大的学生太多,其实里头藏了不少弯弯道道,李寂读了一年多,听了不少风言风语——金华的高家子弟为所欲为,学校为了拉拢这些大股东,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此校园欺凌层出不穷却无法得到根除。

李寂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再加上他不爱出风头,性格又比较淡然,从不掺和除了学习以外的事情,倒也过得跟普通高中生没什么两样。

只是下午所见到底给了他不少冲击力。

他希望校牌是巡楼时落在高中部,哪怕真那么不小心掉在了体育室,也不要被那些人捡到。

李寂只想安安静静度过三年的高中生活。

翌日进校门的时候,是刘萌萌值日,见他没有戴校牌,使眼色让他赶紧走,“就当昨天你替我值日的报答了。”

李寂笑了笑,径直走到高二七班。

他的座位在靠窗的倒数第二排,刚一坐下,前桌就转过身来,乞求地问,“你达标最后一道题做出来没,借我抄抄呗。”

李寂成绩好,各科都好,数学尤其好,所以遇到难题,班里的学生都会来找他借鉴。

他把达标找出来给前桌,翻箱倒柜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校牌,重重地叹了口气。

晨读过后,李寂正趴在桌上闭目养神,班里同学喊他的名字,“李寂,有人找。”

他抬起头来,有点懵地看向后门,那里站了一个他不认识的寸头男生,手上晃着他的校牌。

李寂心一紧连忙出去。

“同学,昨天在路上捡到的,李寂,是你吧?”

李寂喜出望外地接过,“是我,谢谢你啊同学。”

那男生哈的一笑,“不客气,互帮互助。”

拿回校牌,李寂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他长出一口气,幸好幸好没有出现什么差错。

却是前桌疑惑地问,“十二班的王齐,你认识?”

李寂摇摇头,“不认识,他捡到我校牌了,怎么了吗?”

前桌正想说话,班主任已经走了进来让他们安静,快速道,“有时间告诉你!”

李寂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后来他再回想,若是前桌多说两句,也许他就可以避免往后发生的很多事情,但是不是这次,也会是下次。

该他的终究是他,逃不掉的终究插翅难飞。

放学**如常响起,原先安静的校园顿时人声鼎沸,三三两两的学生争先恐后离开,楼梯口不知道谁跑得太快,丢掉了一个蓝色的书袋。

李寂路过时,习惯性地将笔袋捡了起来,送到了失物招领处,他昨天已经值过日,今天不必再去纪检部,可以早一些回家。

五点时分,天色已然有暗下来的趋势,云层灰雾雾的,给深秋填增了几分萧瑟。

李寂跟路过认识的同学打了声招呼,按照往常回家的路线从学校后门的小巷子回家。

这条路平时没什么人走,学生大多数都有司机在正门等候,李寂不想人挤人,一般都是抄小路。

小路一如既往的凄清,他若是走得重了,还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一个人走路终究有些孤独,他从书包里找出耳机线,娴熟地戴上,按下播放键。

随机切换到一首欢快的曲子,李寂脚步也随之轻快起来,他避开小路边的小水洼,轻生哼着歌,就在快要转角处,一只有力的大掌从他背后伸来,拽住了他的校服后领。

李寂以为是哪个同学在跟他恶作剧,挣扎了一下,却没能挣扎开,他连忙转过身去看,方才还很凄清的小路不知道从哪儿窜出了七八个人,皆穿着金华的黑白相间校服,只是脸上的神情并不纯良。

耳机里的音乐还乐此不疲地播放着,李寂听不太清楚他们说话,有人拽掉了他的耳机,连带着他的手机都从口袋里冒出一个头来。

四周的声音变得真切了。

李寂皱眉地往后退两步,“你们是?”

他的目光定格在其中一个寸头的脸上,认出他是早上帮忙送校服的学生,是十二班的王齐,再往旁一看,李寂的心狠狠跳了下,他忍得这张脸,昨晚就是他在体育室攥着别人的头发。

如果到现在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李寂就太傻了。

他第一反应就是逃,脚往后挪了两步,刚想拔腿就跑,却没想到身后去路也被堵了。

“想去哪儿?”

李寂被七人团团围住,脸色骤变,“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一颗红色的弹跳球猝不及防砸向他的脚边,李寂吓得连连又退了两步,背直接靠上了坚硬的墙面,弹跳球砸来的力度很大,弹了好几下才滚到一边,若是打在他身上……

他顺着弹跳球的方向望去,只见灰白墙角站着一个身量高挑的少年,校服外套解开,里头的衬衫解了两颗扣子,再往上,光影处,一张过分扎眼的脸。

少年有着极为精致的五官,乍一看,略有些女相,但他有一双微微上挑的眼,眼里隐含戾气,中和他了这张俊秀的脸所带来的阴柔气质,显得难以接近。

李寂在校报上见过这张脸——十二班的易鸣旭。

学校赞助商之一的独生子,据说往上数两辈沾了点红色背景,父亲如今在商界混得风生水起,可谓是政商两开花。

李寂一颗心猛地往下沉。

易鸣旭往前走了两步,打量着李寂,末了,露出个有点邪气的笑容,“昨晚是你喊的保安。”

不是问句,而是肯定的口吻。

李寂强装镇定,“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有人附和,“你校牌都落在体育室外边了,还他妈装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