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我当了皇后
卫黎南宫宴小说重生之我当了皇后完整章节

重生之我当了皇后安琪

主角:卫黎南宫宴
十里红妆,江山为聘,她终于要成为他唯一的皇后。差一个台阶她就可以登上封后高台,接受文武百官的跪拜,就差一步,她却被人押下高台,亲眼目睹,自己的妹妹登上高台接受文武百官的跪拜,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而她却被落得一个冒充皇后、叛臣贼子的罪名!算尽天下步步为营,却唯独漏算了身边至亲之人。最终胎儿惨死,侯府全...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6-23 15:42:0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重生之我当了皇后》小说简介

主人公是卫黎南宫宴的小说叫什么?该书名为《重生之我当了皇后》,是一本以古代言情为背景的佳作,超人气大神安琪文笔不俗,创作的剧情让人看后流连忘返:卫黎心尖泛冷,咳得更剧烈。她面前那女子一身赤黄色凤袍,头上是一顶极尽华贵的九龙四凤冠,玉手轻轻搭在宫人腕上,姿态妍丽又极……

《重生之我当了皇后》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时光清浅点评:《重生之我当了皇后》这本小说写的很耐看,作者的能力很强,能写出时空跨越如此之大,人物逐步成长历程的细致描述,像真的一样,让人很想看下去。谢谢作者!!

网友断爱点评:重生之我当了皇后在看完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

《重生之我当了皇后》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打那以后,只要是卫沫送到她那里的燕窝,就都会背端到梁英那边。不过半月的时间,卫黎就发现梁英的精神开始萎靡,就算是白日也时常困倦,饶是如此,每晚的燕窝卫黎也会照送不误。

不过又是几天的功夫,她便出现了恶心,头晕的症状,整日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竟说些别人听也听不懂的胡话。

亲自过来给梁英送燕窝的卫黎看着躺在床上起不来的梁英,心中冷笑。

自己前世虽然被那对狗男女蒙在鼓里,长期服用蛊毒,但也只是头晕疲乏,极易相信别人**控,但也没有这么严重。

如今这继母服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都已经快意识模糊到快不认识人了。

原因可想而知,卫沫因为自己进宫请旨把她许给定王的事恨透了自己,所以每日下的药量日渐增长,恨不得自己早点死。

可笑,卫沫你没想到自己亲手下的毒,全被你母亲吃进肚子里了吧!

她这叫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但一想到前世卫沫竟用它腹中的胎儿做药引......她就忍不住咬牙,皱眉......

对付如此残忍的卫沫,这些还远远不够!

“梁夫人这病得还挺重,您放心,我明日就请郎中过来。”卫黎将燕窝放到桌子上说道。

躺在床上的梁夫人强打起精神做起来,对卫黎道了声谢。

“夫人既然醒了,就快趁热把燕窝喝了吧,多补补,对身子好。”说着,卫黎直接将燕窝递了过去,看她喝了几口之后,起身告辞,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叫秋霜连夜去外面找洪福医馆的赵郎中交代了一番,第二日一早,卫黎刚起床就去见了卫阳夫。

“父亲,女儿昨方知梁夫人病了,不知请了郎中没有。”卫黎吃早饭时看着梁英那空荡荡的座位,故意一脸担忧的说道。

卫沫暗暗的瞟了卫黎一眼,似是在说鄙夷她黄鼠狼给鸡拜年,假好心。这一幕刚好被卫黎尽收眼底,她直接说道:“父亲,昨晚女儿去看过梁夫人,姨娘她看起来气色是越来越不好了,床前也没个照料的人,真是可怜。”

说到这里,卫黎装作无意地扫了卫沫一眼,而卫阳夫也自然而然的扫向了卫沫。卫沫见状赶紧说道:“都怪沫儿身体不好,不能贴身照顾娘亲。”

卫黎看了卫沫一眼,开口说道:“父亲,我已经叫秋霜去医馆请郎中了,还特别嘱咐了请赵郎中呢!”

卫阳夫心头一喜,乐呵呵地说道:“好好好,黎儿有心了。”

卫黎拿着汤匙喝完了碗里的汤,煞有介事的说道:“父亲,女儿吃好了,就先去看姨娘了。”

“不急不急,等郎中来了我们一起去。”卫阳夫说道。

“父亲说的是。”卫黎一举一动都非常的规矩,雅观,十足十的大家风范。卫黎便先坐下,微微理了一下衣摆,说道:“对了,妹妹担忧姨娘的心,姐姐倒是能理解,但越了规矩,称姨娘为娘亲可就有违规矩了。”

“如今在家中,倒是无人挑剔,但若传出去对妹妹的名声不好。妹妹将来是要做定王侧妃的,日后是以时时主注意才行。”

卫黎语重心长的说着教育着卫沫,大有一副长姐都是为你好的姿态。卫沫委屈的眼圈红红的,可怜巴巴的看向卫阳夫,但卫阳夫却也不敢为她说什么。

以前,卫家虽然没提过这样的规矩,但他也始终没有将梁夫人扶正,也不敢扶正,妾室所出的庶子庶女称妾室为姨娘是应该的。

以前卫沫叫梁英为娘亲,他也不愿管。但现在卫黎管了,理由还挺充分,王府规矩多,哪能让天家知道卫家的女儿没有教养呢!

“黎儿说的对,沫儿你以后还需多加注意。”卫阳夫开口训道。

“知道了,父亲,谢长姐教诲。”卫沫丧丧的说道,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泫然欲泣,端是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

卫黎微微一笑,看着卫沫淡淡的说道:“母亲去世的早,长姐如母,教导庶妹,是我应该做的。”

卫沫只好应着是,但看向卫黎的眼神却透漏着阴毒,可卫黎却偏偏不当回事,重来一世,再收拾不了卫沫和南宫宴这对狗男女,她卫黎就是泥捏的。

片刻之后,秋霜过来报说郎中到了,一行三人往梁英的房间而去,洪福医馆的赵郎中已经等在外间了。

“卫大人,两位小姐。”赵郎中拱手行了个礼。

卫阳夫让赵郎中起身,卫黎站在父亲后面微微蹲身行了个礼,赵郎中对着卫黎微微点了点头。而对进屋之后毫无动作的卫沫却是微微皱了皱眉。

这赵郎中虽不在朝中入仕,但一些基本礼仪该做却还是要做的。

卫阳夫领着赵郎中进了内室,给梁英诊脉。而赵郎中诊脉之时的脸色是变了又变,让卫黎都忍不住看向了秋霜,秋霜暗暗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卫黎这才暗下心来,不得不佩服这位赵郎中的演技。终于,赵郎中放下了手,卫阳夫和卫沫连忙上前,询问赵郎中梁英的情况,要如何医治。

只见赵郎中缕着胡须说道:“贵府夫人是邪气入体的症状,而且时日已久,病入膏肓,不过也没到无法医治的程度。”

“能治就好,能治就好。”卫阳夫无比欣喜的说道。

“我这就给您开方子。”赵郎中说道。卫阳夫转身让下人备了笔墨,让赵郎中开房子。眼见赵郎中写出了方子,卫阳夫即可喊下人去按方抓药。

下人还没将方子拿到手里,赵郎中面上就露出了为难之色,卫阳夫也看到了这一状况,赶忙说道:“不知郎中还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我一定照办。”

看着殷切的卫阳夫,卫黎不禁暗暗冷哼,自己母亲生病时怎没见父亲如此紧张。

“想要治好贵府夫人的风邪之症,尚缺一份非常重要的药引,若没有这位药引,则药方效果不大,而这药引说难找也难找,说不难找也不难找,就看你们愿不愿意献出了。”赵郎中缕着胡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