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重生娇宠全能狂妻
《重生娇宠全能狂妻》精彩章节-重生娇宠全能狂妻免费阅读全文

重生娇宠全能狂妻如沐清风

主角:黎笙沈休辞
名震四方的全能女战神,一朝身死,重生为软弱可欺受气包!前有渣爹,后有渣未婚夫揽着白莲当众悔婚!她声名狼藉,备受欺凌。重生而来的黎笙不慌不忙,顶着个废物头衔一路开挂,据说她什么也不会,结果——无人超越的赛车之神是她,医术超绝的神医是她,名动梨园的戏台花旦是她,顶级黑客是她,征服无数强者的战神大佬还是她...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6-22 15:03:5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重生娇宠全能狂妻》小说简介

说句实话我対《重生娇宠全能狂妻》这篇文章非常感动,也受读者喜欢,我还没有读完那,黎笙沈休辞的故事情节令人心思向往,感谢如沐清风的努力!讲的是:可当祈遇满脸笃定的朝着黎笙看去时,只见少女眉间清冷,像是落了冬日的雪,沁着一股凉气,又美又妖——“好的,我一……

《重生娇宠全能狂妻》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丢了幸福的猪点评:《重生娇宠全能狂妻》这本书的文笔诙谐有趣,人物饱满,情节不弱智,值得一看!

网友冬天旳寂寞点评:这本《重生娇宠全能狂妻》写的很好看,是我在找书中无意间看到了,看到了这本书封面很吸引人,介绍也相当给力,当我决定开始看这本书的时候我被故事中的情节深深的打动了我的心,越看越来越好看,如果说这本书第二,那就没有能比这书更好看的作品了。

《重生娇宠全能狂妻》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黎笙回到黎家别墅的时候,发现里面格外热闹。

检查完并没有大碍的江楚楚比她早一步回到了家,此时正在黎佑昌及黎锦阳的陪同下用晚餐。

她还没进去,就听里面传来黎佑昌关切的声音:“楚楚,来,你刚刚出院,喝点骨头汤补补。”

江楚楚乖巧接过,笑容甜美:“谢谢爸爸。”

这种其乐融融的场景,在曾经的黎笙面前上演过无数回。

这里明明是她的家,却又好像不是。这里明明有她的亲人,却又好像没有。

黎笙深吸一口气,将那不属于她的失落情绪一一压下,然后抬脚踏进了别墅里。

江楚楚眼尖,一眼瞥见黎笙的身影。

她眼眸一闪,冲着黎佑昌撒娇道:“爸爸,我不过是扭伤个脚而已,医生也说我没有大碍了,您不必担心。倒是阿黎的情况更严重些,她昨天还溺了水......”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黎佑昌就一肚子的气。

“别提这个孽障,我没有她这样心术不正的女儿!要不是她下手歹毒,楚楚你也不会摔下楼梯!这样的孽障还管她做什么,死在外面最好!”

刚进门的黎笙脚步一顿,心脏如遭钝击。

她明显能够感觉到,属于原主那残存的几缕意识,在听到这话时,发出了一声悲鸣——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就连血脉相连的至亲也恨不得她去死?

悲鸣过后,这缕意识消弭无踪,彻底散尽。

黎笙轻轻一叹,有些心疼地低语:“傻瓜,你没错,是他们不配。”

别墅里,佣人在看见脸色发白的黎笙时,突然扬声喊道:“呀,五小姐回来啦?”

黎家原本只有三子一女,黎笙排老四,但因江楚楚来了之后,她就变成了黎家五小姐。

佣人这一喊,黎佑昌也听见了,他将筷子拍在桌上,转过头怒道:“混账东西,回来了也不知道打个招呼,喊人都不会了?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

“哦。”平复心情的黎笙弹了弹身上不存在的灰,慢悠悠道:“没有。”

原本这具身体残存的几分父女情分,也因为他刚刚的那一番话而消失殆尽。

这样的爹,她黎笙可高攀不起。

两个字,差点没把黎佑昌鼻子气歪!

“逆女!连我这个父亲你都敢冲撞,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

“那可多了呢。”黎笙转过头去,黑白分明的眼眸定定看向黎佑昌,她嘴角一勾,讥诮道:“至少我做不到眼盲心瞎,是非不辨。”

“混账!”

黎佑昌哪里听不出来黎笙的明嘲暗讽?他猛地站起身,怒道:“好,好,你是翅膀硬了胆子也大了,竟敢跟我公然叫板!可别忘了,我是你爹!我有足够的资格教训你!”

说完,黎佑昌冲着边上的佣人吼道:“去把我的鞭子拿来!”

佣人用跑的速度,很快,一个木盒被递了过来。

盒子打开,里面是乌黑发亮的长鞭,上面还挂着尖锐的倒刺。

就是这条鞭子,在曾经的黎笙被江楚楚冤枉偷了别人东西时,黎佑昌不容分说,将她打到足足一个月无法行走!

那一个月里,每个夜晚小姑娘都在哭,哭到最后心灰意冷,对这亲情彻底失望。

即便小姑娘已经香消玉殒,意识散尽,可在看见这条鞭子时,身体里残留的本能反应,依旧泛起惶恐和委屈。

黎佑昌将鞭子重重一甩,打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他看着黎笙,怒目而视:“逆女,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要么跪下认错,要么我打到让你长记性为止!”

江楚楚可还记恨着在医院里被黎笙打的那一巴掌呢,眼见黎佑昌请了家法,她心底得意,面上却一派焦急地劝道:

“爸爸别生气,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昨晚我不小心摔下楼梯,导致阿黎生日没过好还溺了水,她也不会因为心情不好而顶撞您。”

这番话说得漂亮,既彰显了自己的善良,又让所有人替她打抱不平。

果然,黎佑昌心疼地摸了摸江楚楚的头,说道:“你这孩子就是太善良了,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放心,有爸爸在,今天爸爸一定给你讨还个公道!”

公道?

听见这句话的黎笙轻轻笑了:“公道就是不分青红皂白,不问缘由,直接定义我是罪人,然后动用武力给我屈打成招?那你要是错怪我了呢,又拿什么来补偿我?”

这句话,她是替溺水而死的小姑娘问的——

你要是错怪我了呢,又拿什么来补偿我?

鲜活的生命终止于昨夜,谁又能补偿?

这句话很轻,却犹有千钧重。

黎佑昌一时顿住,从前的黎笙几乎不开口说话,透明的像是个隐形人。像现在这样字字珠玑,问得他哑口无言还是头一遭。

这时,黎锦阳忍不下去了,哼声道:“当时在楼梯上,只有你和楚楚两个人,不是你推的还能是楚楚自己掉下去的不成?”

一听这话,黎佑昌的火气又上来了:“逆女,你给我跪下!”

他挥舞着鞭子,大步朝着黎笙靠近。

黎笙眼睛都不曾眨一下,面无表情道:“来,我就站在这里,你打,最好往死里打。”

她黎笙的父亲,是古都战神,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是保家护国的忠魂!绝非眼前这个是非不分,猪油蒙心的偏心渣爹!

他、不、配!

被黎笙这一激怒,黎佑昌的鞭子眼看就要挥下去。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道清冽低沉的嗓音,这嗓音磁性悦耳,却透透浓浓邪佞——

“威风八面的黎先生正在教训女儿,看样子......是我来得不巧啊。”

所有人循声回头。

只见大门处,一道修长的身影逆光而来。来人缓缓走近,那棱角分明的脸庞俊美似妖,一双灼灼桃花眼似笑非笑,一眼望去,倾倒众生。

黎佑昌怔住,磕磕巴巴道:“五、五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