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我的老婆超级暖
《我的老婆超级暖》最新章节 陈牧左欣睿小说阅读

我的老婆超级暖锦秋

主角:陈牧左欣睿
他曾是令人闻风丧胆的西北利刃,身怀绝世武功,医术无双。一次大战,身负重伤的他被迫选择退役,成为上门女婿......从此遇到了一个又暖又甜的超级好老婆。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5-20 11:15:2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我的老婆超级暖》小说简介

主角是陈牧左欣睿的小说是《我的老婆超级暖》,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锦秋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曾是令人闻风丧胆的西北利刃,身怀绝世武功,医术无双。一次大战,身负重伤的他被迫选择退役,成为上门女婿......从此遇到了一个又暖又甜的超级好老婆。...

《我的老婆超级暖》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醉雨非烟点评:作者锦秋文笔很棒,我的老婆超级暖这本小说剧情也很精彩。

网友樱花雪点评:我的老婆超级暖这本书太好看了,对人物描写特别详细,值得一看,强烈推荐,希望更新的快点

《我的老婆超级暖》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雨仍然还在下,只是比刚才要小了许多。

雨幕中,一名年轻女人不断的穿梭在城市各个角落,不断寻找着......

可是找了很多地方,仍然没有找到陈牧。

左欣睿绝望了,瘫坐在路边,冒着雨,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夜空,不见一点光亮。

“陈牧,你到底在哪?我找不到你......我没用,我走不动了。”连夜奔波,本就柔弱的身体哪里经得住雨打风吹,浑身湿透的她已经精疲力尽,脚也被磨出了血。

只是这血才刚刚冒出鞋帮,就被雨水冲淡了......

“我该怎么办?”她喃喃自责。

“刺啦......”忽然一辆银灰色的宾利轿车在她身前停了下来。

孙辉从车上走了下来撑起一把伞,上前替她遮住了雨。

“小睿,你这又是何苦?若不是唐姨给我打电话告诉你出去了,我急忙寻了出来找到这儿,你今晚难不成要在雨里过一夜吗?熬坏了身体那可如何是好。快些起来吧,我送你回家。”孙辉上前将左欣睿扶了起来,表面上看上去一副热心肠,关怀备至。

实则内心早已怒焰滔天!

这个**冒着这么大的雨出门只为寻找陈牧那个废物!而那个废物就在二十分钟前将他给扇了嘴巴,令他颜面大失,他巴不得陈牧立马去死!

不过好在他从唐翠嘴里得知,左欣睿并不知道陈牧已经醒来,还以为他被唐翠扔出来喂了野狗。

这一点对他非常有利啊!可以利用这一点好好报复陈牧那个**!

‘陈牧啊陈牧,你就算能打我一顿又能怎么样呢?你的女人现在不一样躺在我的怀里吗?’

孙辉挽起一个笑容,伸手搂在左欣睿的腰际,将她搀扶上了车子。

左欣睿很反感这种亲昵的举动,想伸手打开他的手,但奈何身体虚弱,实在提不起半点劲儿来了。

而且脑袋也昏昏沉沉的,浑身忽冷忽热......

汽车绝尘而去......

另外一边。

陈牧从天桥底下离开,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左家。

说实话,陈牧非常气愤。特别是得知孙辉就是左欣睿改嫁对象时。

他实在想不通左欣睿到底是看上了孙辉哪一点,这**除了会仗势欺人还会什么?难道是看上了他的钱?

陈牧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唉,罢了罢了。就当是我陈牧瞎了眼没有看清楚你左欣睿的真实面貌吧,既然你对我陈牧有三年照顾之恩,就算我陈牧要走,也要还了这份恩情再说!”

陈牧提脚往前走去......

忽然,就在这时。孙辉驾驶的宾利轿车刚好停到了左家门口。

接着,陈牧亲眼看到,左欣睿依偎在孙辉的胸膛,孙辉搂着她亲昵的下了车来,进了左家。

陈牧死死咬着牙,拳头捏得“噼里啪啦”直响。

恨不得冲上去一拳打死孙辉!

怒!非常怒!

不过陈牧忍住了!

“我不过才刚离开,就这么迫不及待将孙辉带到家里来了!!!好!真好啊!我陈牧怎么会爱上你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真是瞎了我的狗眼!”

“砰!”陈牧狠狠一拳砸在墙上,巨大的力道将墙体都砸出了几道裂纹。

他愤然转身,大步离去......

陈牧哪里知道左欣睿此刻其实已经虚弱至极,依偎在孙辉身上那一幕不是出自她的本意,她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这个挨天杀的陈牧!他怎么不去死啊!竟然将我闺女害成这样,闺女......你怎么样了?别吓妈啊。”左家,唐翠见到女儿这般样子,又哭又喊。

“唐姨,小睿肯定是染了风寒导致的。不碍事,我这就让老九将钱医生唤来给小睿医治。”孙辉一副体贴的样子。

实则他不过是想在左欣睿面前树立一副君子形象。

“谢谢你啊辉少爷,要不是你我们家小睿不定成什么样子了。你对我们家小睿是真的好啊!唉,陈牧那个废物跟辉少爷比起来,简直小巫见大巫啊,一半都达不到!”当着女儿的面,唐翠好生将孙辉给夸了一通。

“看见了吧我的好闺女,谁才是对你最好的?是辉少爷!不是那个废物东西陈牧!你以后可长点心吧,别在挂念着陈牧那废物玩意了,估计这会儿那废物东西怕是已经死透了吧,正好绝了你的念想!”有孙辉出手,唐翠料定陈牧已经死定了。

孙辉笑了笑,没有解释。

他可不好意思告诉唐翠,陈牧非但没死,他孙辉还被那废物给扇了嘴巴子......

......

一轮新日挂上天空。

陈牧在雨里如行尸走肉一般走了一夜,身无分文,不知去哪?也不知该去哪?

“等我实力恢复,就回西北吧。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惦念的了。”

“左老爷子,你当年对我陈牧的大恩大德我铭记在心,离开之前,左家对我的恩我陈牧会还。同样左家对我的辱我也会奉还!”

“我陈牧昔年丢下的所有,我统统都要拿回来!”

“虎落平阳终有时,一朝醒来跃九天!”

陈牧遥望那轮新日,目光坦然而坚定。

他来到了公园。

“爷爷,爷爷......你怎么了?别吓我啊。呜呜......谁能救救我爷爷,救救我爷爷!”忽然,这时公园左侧突然传来一道呼救的声音。

嗯?

陈牧寻声看去,就见一位高龄老者不知什么时候倒在地上,人事不省,一名十一二岁的男孩正趴在老者的身上又哭又喊。

突发疾病?

陈牧摇摇头懒得管这种事,他不是单纯的医者。

他是兵中之王,左手银针,右手利刃。

能救人,亦能杀人!

要是这种小事都轮到他管的话,天下之大,他陈牧何曾管得过来。

提脚正欲离开,忽然老者胸前衣服上佩戴的一枚勋章令他顿住脚步!

“麒麟章?这老头是第六军团麒麟营的人!”

陈牧瞪大眼睛,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第六军团的人,第六军团可是他义父苏烈生前旧部,与他有血肉之情!

若没有第六军团的培养,他陈牧不可能有今天之成就!

“我得上去看看。”陈牧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