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财阀娇妻:病娇影后她是白切黑
《财阀娇妻:病娇影后她是白切黑》顾月遥贺风舟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财阀娇妻:病娇影后她是白切黑月野

主角:顾月遥贺风舟
[重生]+[虐渣]+[甜宠]身为娱乐圈当红的三金影后,顾月遥在事业巅峰期离奇死亡。却不曾想她死后重生在了同名的一位落魄千金身上。为了弄清自己的死因,她再度深入娱乐圈,一次意外,她结识了娱乐圈财阀贺风舟,从此画风突变,人前人后两幅面孔。人后:你在狗叫什么你什么身份我什么地位?人前:哥哥,他们欺负人家,...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5-20 11:10:1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财阀娇妻:病娇影后她是白切黑》小说简介

主角是顾月遥贺风舟的小说叫做《财阀娇妻:病娇影后她是白切黑》,它的作者是月野所编写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虐渣]+[甜宠]身为娱乐圈当红的三金影后,顾月遥在事业巅峰期离奇死亡。却不曾想她死后重生在了同名的一位落魄千金身上。为了弄清自己的死因,她再度深入娱乐圈,一次意外,她结识了娱乐圈财阀贺风舟,从此画风突变,人前人后两幅面孔。人后:你在狗叫什么你什么身份我什么地位?人前:

《财阀娇妻:病娇影后她是白切黑》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樱花公主点评:财阀娇妻:病娇影后她是白切黑这本书我只想说一句话,太好看了!!!没有太浮夸的内容,也没有其他豪门总裁文的死板套路,语言幽默,很有代入感,剧情不浮夸,让人看了很有继续看下去的欲望。

网友煙花消逝記憶殘ぐ点评:作者月野文笔挺好,喜欢看这种慢热型,又不失调侃的风格,加油。

《财阀娇妻:病娇影后她是白切黑》精彩章节试读

第2章

医院,高级vip病房里。

顾月遥安安静静地躺在病床上,额头上包裹着一圈纱布。

所幸,只是皮外伤,并没有什么大碍。

贺景言向医生再三确认她没有什么事后,这才放心下来。

贺风舟坐在椅子上,默视着顾月遥。

“你认识她吗?”话却是对贺景言说的。

贺景言摇摇头,如实回答道:“不认识,但我们是同一个经纪公司的,之前在公司里见过她,大概姓顾吧......”

“你说她是听到你坦白我是你哥的时候才来帮你的?”

贺景言听出他话里有话,不赞同地道:“哥,你防备心能不能别这么强?我就觉得漂亮姐姐是真的人美心善。”

“景言,”贺风舟轻唤了一声他的名字:“舅舅当初不让你进娱乐圈是有原因的。”

“这个圈子很乱,不是每一次你有事都能有人帮你,也不是每一次我都恰好在,你先回家去待着,跟舅舅认个错。”

贺景言一听,立马慌了。

他拉住贺风舟的胳膊,哭丧着脸乞求道:“我的好哥哥,你千万千万别告诉我爸!他要是知道我偷偷跑回国,还签了娱乐公司,肯定会打死我的!”

“求求你啦,拜托拜托~”

贺风舟不由扶额。

终究,耐不住贺景言软磨硬泡,贺风舟叹口气,只能答应暂时不把这件事情告诉他爸。

“我在附近有座别墅,你先去暂时住两天,今晚的事我会给你摆平。”贺风舟退步了。

“好嘞,谢谢哥,你真是我亲大哥!”

贺景言激动得想给贺风舟一个熊抱。

但是被他冷冷的眼神劝退。

“咳咳,那啥,”贺景言咳嗽两声,指着顾月遥道:“漂亮姐姐就交给你咯。”

“好好把握。”说完,他又小声补充了一句。

贺风舟白了他一眼。

贺景言走后。

贺风舟盯着顾月遥看了好一会儿,面上依旧是冷若冰霜的漠然。

他沉着眼色,不知所思。

半晌,他方才移开目光,起身离开。

殊不知,他前脚刚走,顾月遥就睁开了眼。

她撩开被子的一角,伸出手来。

缓缓张开手掌,手里赫然握着一块样式古朴的怀表。

她打开怀表,里面放着一张老照片。

照片中是个容貌姣姣的女子,眉眼间与贺风舟极为相似。

这块怀表,是刚才在车上从贺风舟身上掉下来的,被她给摸走了。

收起怀表,顾月遥拿起床头柜边的手机,打开浏览器,还没搜索,就有一个新闻冒了出来:一月前,三金影后顾月遥离奇死亡,警方排查现场监控,至今未能破案。

原来距离自己死亡,已经过了一个月......

而凶手,到底是谁呢?

顾月遥垂下眼眸,陷入沉思。

她死的时候太突然了,她想弄清自己的死因。

她想查明真相。

她想知道到底是谁杀了自己。

可是自己现在不过是个落魄千金、娱乐圈小透明,根本没有机会查明真相。

她需要靠近自己曾经的圈子,才有机会去调查这件事。

顾月遥深知自己现在的力量、人脉和地位都太弱小了。

她需要一个人作为上升的突破口。

比如......

贺风舟。

这个娱乐圈第一大财阀的当家人。

如果能得到他的帮助的话......

如此想着,顾月遥默默在心里敲定了主意。

-

次日早晨。

顾月遥刚醒,就看到了守在床边的贺景言和贺风舟。

见她苏醒,贺景言率先凑上跟前,关切询问道:“姐姐,你好些了吗?”

顾月遥揉了揉额头,目光却是看向了一旁沉默无言的贺风舟:“我没事,谢谢你。”

不等贺风舟说话,贺景言再次抢先道:“姐姐你太客气了,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如果不是为了帮我,也不会连累你受伤。”

“我姓贺,我叫贺景言,姐姐你叫我景言就行,我也是光嘉传媒的。”

贺景言说着,又指了指贺风舟:“他是我表哥,贺风舟。”

顾月遥点点头,轻声道:“我姓顾,名月遥。”

贺景言继续道:“对了,昨天那几个王八蛋都已经被我表哥教训过了,并且绝对不会有人为难你的!”

“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们可以互相留一个联系方式,如果那些人还敢来找你的麻烦,可以发消息给我,我找我表哥帮忙。”

“这怎么好意思再麻烦你们。”顾月遥客套地说道。

“不麻烦不麻烦。”贺景言连连摇头,顺手还拽了拽贺风舟:“你说是吧表哥?”

“嗯。”贺风舟淡淡地回答了一句。

顾月遥眯了眯眼眸。

还真是惜字如金。

话音刚落,贺风舟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接通电话,又说了两个“嗯”字后就挂断了。

“我还有事,顾小姐你好好休息,医药费用都算在我头上。”说完,他起身便离开了。

贺景言微微一愣,解释道:“呃......他人就那样,成天冷着一张脸,姐姐你别介意。”

“没事的。”顾月遥摇摇头,浅淡地笑了笑。

“那个,我去给你买份早餐吧,你吃什么?有没有什么忌口的?”贺景言挠挠头问道。

“我想吃点清淡的。”

“好嘞,你等我会儿,我这就去买。”

贺景言刚走没多久,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

她以为是贺景言去而复返,抬眸朝门口望去,却发现来的人却是原主的姑母和堂哥。

“顾月遥,我听人说昨天晚上的酒局你给搞砸了?你个没用的赔钱货,丧门星,你说说看你到底有什么用?!”姑母于翠霞一进门就指着顾月遥的鼻子破口大骂。

堂哥顾渊点点头,附和一句:“就是啊月遥,这种酒局你以为以你现在的资历能进去吗?要不是我专门找了圈子里的好朋友拖关系把你塞进去的,这可是求都求不来的机会,结果你却把我们的一片好心搞砸了,也太不懂事了吧!”

顾月遥皱了皱眉。

心里对这两个极品亲戚嗤之以鼻,面上却始终不动声色。

“昨天晚上酒局的事儿你没办成,我朋友那边倒也没说什么,可惜你弄砸了这么好一个机会。”

顾渊故作惋惜道。

接下来,又是画风一转:“既然你把握不住这机会,那你就只能去嫁给A城那位了,A城那位老是老了点,但是年纪大的男人会疼人,你过去就是享清福的,真是便宜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