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霍少的契约宠妻
《霍少的契约宠妻》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唐洛心霍北铭小说全文

霍少的契约宠妻荣夏

主角:唐洛心霍北铭
装修简约到极致的房间里放着一张大床,褶皱凌乱,薄被覆身,将床上半醒的女人身姿衬的玲珑有致,如泼墨般黑发散落下来,半遮住略显苍白的脸上,修眉轻拧,缓缓睁开水眸。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5-19 18:03:1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霍少的契约宠妻》小说简介

唐洛心霍北铭是小说名字叫《霍少的契约宠妻》这本小说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荣夏,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装修简约到极致的房间里放着一张大床,褶皱凌乱,薄被覆身,将床上半醒的女人身姿衬的玲珑有致,如泼墨般黑发散落下来,半遮住略显苍白的脸上,修眉轻拧,缓缓睁开水眸。...

《霍少的契约宠妻》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云端之上紫云沫雪点评:很喜欢作者荣夏的写的霍少的契约宠妻这本书书,很喜欢,比心❤

网友浅浅的微笑点评:真的还不错,霍少的契约宠妻剧情不拖拉,男女主都喜欢。一口气追完,加油

《霍少的契约宠妻》精彩章节试读

“嗯……好。”唐洛心不知道男人想做什么,只好顺着他的话说下去。

“唐小姐和北铭真是相爱。”张昀瑶故意加重北铭两个字。

霍母轻蔑接话,“我家北铭和洛心自然是相爱的,谁都不可能插足。”

这么明显的驱逐意思,张昀瑶准备好的话语,这下全部憋在嗓子里,说不出来。

宴会还在继续,霍父在发表一番演讲之后,要把话语交给霍北铭。

霍北铭整理下衣服,起身上台侃侃而谈,俊美无可挑剔的相貌,冷酷强劲的商业手段,冷酷自律的霸道性格,无疑是是众多闺中女子最完美的晴人,这时连唐洛心都不由自主抬头,感慨这人真是天之骄子。

“唐小姐,我们谈谈吧,我有一些关于北铭的话想对你说。”突然,张昀瑶在耳边轻轻道,故意用北铭诱惑她,似乎笃定她一定会去,说完就转身率先离开,向走廊方向走去。

唐洛心捧着一块点心差点送进嘴,闻言偷偷搁下,换了个隐蔽地方吞了一块点心。

她一下去没吃饭,有点饿,故意选了偏僻地方吃东西,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她瞄了一眼台上万众瞩目的男人,男人似有似无的目光在大厅转了一圈,似乎在寻找什么人,她瞥了瞥嘴,肯定在找老相好呢。

正想着,张昀瑶就黑着脸出现在面前,目光颇为复杂,“唐小姐,跟我出来一下。”

唐洛心轻飘飘看她一眼,然后傲娇扭头,“脚疼,不想去。”

“……”

编个让人信服的理由很难么?

张昀瑶暗自沉住气,慢慢诱惑,“唐小姐难道不想知道我和北铭的过去?他大概从来没和你提过我们的事情吧?”

看到唐洛心脸色沉下去,张昀瑶心想也不过如此,才说了两句话便沉不住气,看来之前高看她了,她再接再厉道,“我这次回来主要是,完成一件人生大事……”

唐洛心脸色苍白之后变得淡然,眼神从男人身上挪开,落在张昀瑶身上,眯眼,“所以,张小姐准备做什么?第三者还是小四?”

闻言,张昀瑶瞬间脸上堆上惊恐,不安的绞着手指,泫然欲泣,“我,我,没有,唐小姐你怎么这么想?”

说着,张昀瑶伸手去拉唐洛心,微微弯着腰,远处望去就像被人欺负了一样。

唐洛心被接触的胳膊一阵**,这女人手劲像练过似得,碰上就黏住,甩都甩不掉,力气大的惊人,她被使劲一拽,原本肿起来的脚踝此时更加站不稳,瞬间一歪,眼见着摔倒。

但是张昀瑶像是算准似得,一拽一拉,竟然扶稳了她,张昀瑶自己却身子扑向地面。

一阵风扫过去,高大俊美的男人伸手稳稳扶住张昀瑶消瘦的肩头,一抬眸间,暗含凌厉夹杂冰雪,他咬牙切磋低声呵斥问道,“唐洛心,随意伤害人,你的教养呢?!”

唐洛心还是懵的,手腕上被掐出来的痕迹恰好被手链挡住,她皱眉伸手捂上手腕,有点疼。

这个动作点燃男人最后的理智,大掌握住她的手腕,使劲一拽走向门外。

此时微小变故并未引来太多人驻足,霍母笑眯眯打岔,便岔开话题,只是看向张昀瑶眼神更加不喜。

唐洛心加重伤势的脚踝在男人急促拉扯下越发严重,她头边际渗出汗水,隐在发间。男人使劲一甩,她后退几步一下磕在柱子上,背后钻心的疼,狠狠拧着眉。

男人将大掌扣住她肩头,摁在柱子上,狠厉的俯视她。

唐洛心脚踝又酸又疼,呼吸急促,怒气压抑不住,“霍北铭!你吃错药了!”

此话粗口,男人便伸手抑制住她的脖子,缓缓收紧,没有一丝爱怜,她的脸憋得通红。

“你想让大家围观你狼狈的模样?”

唐洛心抿唇,这才想起这事霍家宴会,大厅内都是交好的世家别人。

她困难的摇着脑袋,让他松手,男人量她不敢耍花样便松开手,但他的身体一动不动的压制她。

获得流畅空气的唐洛心大口大口呼吸,小脸绯红,压低沙哑声音道,“霍北铭,你到底想做什么?”

男人唇角挂上讥诮弧度,“这句话你该回答我才对,演技不错啊,都知道给自己加戏了。”

霍北铭高高在上的眼神充满不屑,地下脑袋,逼近俊脸,在唐洛心怒的瞳仁中缓慢道,“不要忘记你的身份,需要我再提醒你?”

分明是近的亲昵的距离,却说着世上最冷漠得到话语,在男人残忍的尾音下,唐洛心脸色瞬白。

她低下高昂的头颅,愈合不久的掌心再次被掐伤,感觉不到疼痛,但唯有这样才可减缓心脏的痛楚。

霍北铭看女人一脸乖顺模样地下脑袋,柔软的发顶毛茸茸的,他眸中冷厉渐渐散去。

女人细小声音响起,“你的意思是,要我演好每一场戏是么?”

他没听清清楚,颦眉再次发问,“什么?”

女人却豁然间抬头,死死咬着红唇,眼眶泛红却努力鼓着腮帮子瞪他,像是要冲上去打一架。

“既然你想要个完美的演员,直接花钱去雇一个好了,钱花两清还没人纠缠你,多好!”

霍北铭真以为她是傻子?他们一开始眼神就不大对劲,后来更是为了张昀瑶出头。现在这不正常的举动更是证明有鬼。

既然他三番两次强调她只是演员,他在利用她罢了,那自己也不用虚以为蛇跟他低三下四的客气。

唐洛心撕破脸皮的话,撕开男人一直粉饰太平的谎言,在他痛脚上狠狠踩一脚,碾几下!

霍北铭红了眼睛,现在只想让喋喋不休的嘴闭上!

唐洛心还不解气,噼里啪啦的接着撒盐,“我说的是实话,你一天到晚威胁我,现在又那我故意气她。”

霍北铭脑门直跳,眼中火苗压制不住,盯着菱形红唇,他猛地低头,张口咬住那张让他头疼不已的嘴。

咬的凶狠霸道,撕扯一般,带着霸道的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