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武帝纪
精品《武帝纪》小说在线阅读 秦雍铜铃小说全集无删减全文

武帝纪横刀笑昆仑

主角:秦雍铜铃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帝位,受之于天,统之于民。然朕之天命,非是受之于天,而是争之于人。吾命于吾不由天!朕之天命,只掌于朕之手!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4-27 12:04:0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武帝纪》小说简介

主角是秦雍铜铃的小说叫《武帝纪》,是作者横刀笑昆仑创作的玄幻科幻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帝位,受之于天,统之于民。然朕之天命,非是受之于天,而是争之于人。吾命于吾不由天!朕之天命,只掌于朕之手!...

《武帝纪》小说网友点评

网友水舞点评:横刀笑昆仑的书肯定要支持,只是能更快点吗

网友海底之心点评:武帝纪这本书写的确实不错,很值得一读,逻辑性也很强。但是有些伏笔埋得过于明显了,向我这种看惯了大坑的人来看这个,总觉得有点“强势解读”的感觉了。

《武帝纪》精彩章节试读

定霄宫的晚宴,在持续了整整两个时辰之后结束了。

虽然晚宴开始的时候出现了一些小风波,但晚宴整体的气氛还是比较融洽的。

毕竟只是皇家内部的宴会,大家又都是同辈人甚至年龄相仿,自然不会像是有长辈在场那般拘谨,每一个人都放的比较开,说话玩乐也都比较自由,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的礼节和规矩。

也因此,尽管在场的八位皇子各自的立场都不同,但在这种宴会上杯盘交盏之下,彼此也都表现的兄友弟恭,其乐融融。

当然,有一个人除外,十皇子秦凤。

毕竟,任谁被揍成猪头之后,心情都不可能太好。

于是,整场晚宴,八皇子秦煌都能听到他在那儿怨毒地瞪着秦雍,嘴里还不停念叨着“我要报仇”之类的狠话。

听的秦煌是一阵苦笑。

其实说起来,秦煌今晚的心情也是喜忧参半。虽说秦雍表现出的市井流氓无赖一般的习气让他心喜,但秦凤现在的情况,确实让他有些忧心。

毕竟秦凤算是他带过来的,结果被揍成现在这副模样,他都不知道怎么跟太子和母后交代。

而且认真说起来,秦凤现在能成这样,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就更让他糟心了。

那位当朝皇后,可不是什么易与之辈!

晚宴顺利结束之后,众位在送走了醉酒醉的几乎不省人事的秦雍之后,也各自向二皇子三皇子告辞离席,八皇子和十皇子一道离开。

刚走出定霄宫的范围不久,秦凤便是怨毒地道:“报仇,我一定要报仇!”

秦煌已经听他念叨了将近一个晚上了,便问道:“十弟,你想怎么报仇?”

秦凤怨恨道:“我要让那个罪后之子后悔今天对我所做的一切。”

秦煌笑道:“这个不难,但是十弟你要想好,如果让父皇知道你挨打的原因,你觉得是你的胜算大还是他的胜算大?”

秦凤虽然自幼就被宠坏了,但骨子里毕竟只是个十二岁的少年,一听他这话,顿时没了主意。

“我……父皇他那么宠我,他一定不会打我的,而且八哥你不是也说我年纪还小童言无忌吗?父皇他肯定不会太在意的?”他有些没有底气地说道。

秦煌微微摇头,到底还是小孩子,天真!

“而且母后她也那么宠我,肯定不会让父王打我的……对,母后,我这就去找母后,让母后给我出气,我一定要把那个罪后之子的脸也揍成猪头才行!对,我这就去找母后!”

秦凤想到就做,当即就要往皇后居住的凤仪宫而去。

秦煌连忙拦住他道:“十弟,不要那么冲动,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母后她应该已经就寝了,你就算现在去凤仪宫,应该也见不到母后的。你现在还是早早回寝宫歇息,明日一早再去面见母后也不迟。”

秦凤抬头看了看夜空高悬的明月,点了点头道:“也对,那八哥,我就先回寝宫了,明天一早就去寝宫面见母后,让她替我报仇!”

秦煌点了点头道:“这才对,不过天色太晚了,你一个人回去八哥我也不放心,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嗯。”秦凤点了点头。

秦煌将秦凤送回寝宫,看着他睡下之后,这才放心离开,刚出宫门半步,迎面就看到了一位站在月光下的熟人,内侍杨集。

“八皇子,太子有请。”

秦煌点点头,两人随即来到了东宫,刚踏进宫门,秦煌便看到秦广站在大殿之中,连忙走上前去,恭敬道:“六皇兄。”

秦广看到秦煌,脸上立刻浮现出一丝笑容,道:“八弟你来了,坐,今晚宴会的情况如何?那位大皇兄他有什么举动?”

秦煌便将晚宴发生的事复述了一遍。

听完,秦广微微皱眉道:“这么说,他身上的市井气息很重了?今日宣旨进宫之时倒是半点都没有表现出来,看来他到也挺会装的。”

秦煌道:“这也正常,毕竟宣旨面圣那么重要的场合,他当然得做做样子,否则一旦引得父皇龙颜不悦,收回成命,岂非错失回宫的机会。”

秦广也是点了点头道:“那他今天在宣政殿以臣子之礼面圣,你猜他是真心,还是假意?”

秦煌微微摇了摇头,道:“这不好说,不过可以确定一点,他已经不再是三年前一味只知道谦让的那个秦雍了。这三年在宫外,他变了很多,这是变数,我们必须要注意起来,虽说六哥你的位置如今几乎牢不可破,但父皇忽然将其召回宫中,此举目的究竟为何,虽圣心难测,却也不得不防。”

秦广微微点了点头。

“你说的也不错,我当然不会容许有任何意外变数发生。不过眼下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先行处理,至于他,就先交给十弟和母后吧,你不是说十弟明天会去面见母后吗?以母后对十弟的宠爱和对那名罪后的仇恨,她肯定不会对此坐视不管的。由母后曲面对付他,我想他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才是。你说对吗?”

秦煌微微点了点头,道:“的确,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六哥,现在还有什么事是比保证你的位置这件事更重要的?”

秦广的表情瞬间严肃了起来,道:“今夜传来从南部重镇江陵传来的八百里加急,带来了一则消息,南朝余孽死灰复燃,发动了叛乱,如今已经占领了江陵一郡。父皇命我与太尉一同率军去江陵平叛,明天一早便要集结军队,后天出征。相比起秦雍,此事更加有利于我保住位置,毕竟一旦平叛成功,无论是在满朝文武还是天下百姓心目中,都能够占据一席之地,虽说那些百姓不是那么重要,但如果能借此拉拢几位朝臣,岂不是更加有利?”

“此言有理。”秦煌微微点了点头。

……

回到永顺宫,本来还烂醉如泥的秦雍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神智如常,完全不像是喝过酒的样子。

“铜铃,你先下去吧。”屏退铜铃,秦雍坐在寝宫书房,点起烛灯,思索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想要拿回太子之位,首先就要扳倒秦广以及其背后的皇后。

这其中最佳途径无疑就是为母亲翻案,证明当年施行巫蛊之术的,并非母亲,而是当今皇后。

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难了。

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年一些证人证物可能早就已经被其毁去,想要搜集证物替母亲平反,难之又难。

但再难,他也必须要去做。而这第一步,就是要先接触一下皇后,了解一下这位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周围又有些什么样的人能够帮助她。

毕竟在后宫进行嫁祸一事,绝非一个人能够做到的。

而前世的他,对这位皇后也仅仅只知道她是太师李进之女,太尉李辉延的胞妹这一点表面信息而已。

其性格如何,行事风格如何,跟什么人交好交恶,这些他都知之甚少。

他需要更多且准确的信息,最快的方法,就是直接或者间接与其接触。

十皇子秦凤就是最好的踏板。

秦雍相信,被自己揍成猪头的秦凤,一定会去找皇后告状。甚至有可能明天一觉醒来,他就会接到皇后的出招。

想到这里,秦雍的思绪忽然被一道雷霆打断。

扭头看窗外,秦雍顿时发现方才还晴朗的夜空,此刻竟是雷电交加,一阵阵狂风卷积着乌云遮天闭月,期间有丝丝电光酝酿而生。

显然是一场雷雨即将到来。

秦雍扭头看着已经开始有雨点打落的窗外,没来由的想起来,貌似就在自己回宫前三天之前,南朝余孽发动了一场叛乱,从此离阳王朝就结束了安定平和的日子,开始了风雨飘摇的时代。

“风雨将至了啊……”

……

秦雍估计的没有错,当翌日一早十皇子面见过皇后之后,皇后便出招了。

但对方出招之狠,却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因为不久后,始帝在宣政殿的书案上就呈上来许多奏折,这些奏折来自满朝文武,但奏折的内容,却是清一色的一致。

那就是:反对将罪后以国母之礼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