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阴天子,龙王棺
《阴天子,龙王棺》大结局免费阅读 《阴天子,龙王棺》最新章节目录

阴天子,龙王棺厌笔川

主角:姬十三陆青禾
我出生时,天降异象,万灵跪拜。龙王棺开,阴天子来......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1-17 13:45:0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阴天子,龙王棺》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十三,那,那是什么东西?”

车轮上的手皮肤惨白,指甲透着乌青,仿佛一把铁钳紧紧锁住了轮胎。

随着泥浆的涌动,渐渐显露出了身躯,呈现着湿漉漉的腐败巨人观,显然是在水中长时间浸泡过的。

一点点的,正在站起来。

陆青禾应该没见过这种场面,吓得俏脸发白,双手死死抓住了我的胳膊。

双臂传来疼痛感,我却没时间分心。

因为透过左侧的后视镜,我又看到了一颗头颅,满面灼伤的疤痕,杂乱枯萎的头发正如长虫般蠕动着。

隐约间,似乎还能嗅到焦糊的味道。

陆青禾有所注意,不由的看了一眼,再次惊叫过后,抬手指了指越野车的两个前轮。

“十三,我们是撞鬼了吗,那上面会不会也有?”

“放心吧,没有。而且这世上......也没有鬼。”

我心中明白遭遇了什么,害怕说出来吓到陆青禾,只能摇头做出安慰。

“真的?”她依旧紧张不安。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看。”

说着,我侧身打开了驾驶室的车门。

啊......

陆青禾花容失色的一颤,打算往我这边躲,由于动作过于大,脖子上佩戴的东西甩出,直接砸在了我的脸上。

“十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我知道,而且我没那么娇气。”

这会儿我才注意到,她戴着的是婴儿拳头大小的琥珀,金黄之中包裹着翠绿,就像一棵向阳而生的树。

看清之后,我内心中的疑问也解开了,怪不得父母身上的祸种影响不到她,原来是有这东西在。

感叹陆家大手笔的同时,我也没了后顾之忧,连拉带劝的逼着陆青禾看了一眼前轮。

“还真没有,莫非出现幻觉了?”

疑惑的嘀咕着,陆青禾又要看向后视镜。

“别看了,山里障气大,容易产生幻觉或是眼花,你去前边帮我看着路,先把车弄出泥潭再说。”

“你会开车?”陆青禾转移了注意力。

“开过拖拉机。”我随口敷衍。

噗嗤......

陆青禾错愕后,直接笑了出来。

“都是车,应该差不了多少,快去吧。”我尴尬的解释。

“那好吧,伟大的拖拉机手,请准备开始你的表演。”

虚惊过后,陆青禾心情好转开起了玩笑。

看着她朝前面走去,我将爷爷那面铜镜拿了出来,分别照过两个前轮后,深吸了口气。

不出所料,果然是四鬼抬棺。

左前轮旁边趴伏着一具尸体,身上存在着多处刀伤,至于右前轮下面那个,生前则是被活埋的。两者正好对应五行中的金和土,后面又有两条亡于水火中的冤魂,正好凑成了这四鬼抬棺之象。

五行独缺木,而棺材通常又是木头制成,便象征了这辆越野车。

这么恶毒的邪术,不出事才怪。

但这不是山里不干净的东西作祟,而是人为。

确切的说,是这辆车被人动过手脚,

车轮下并非真的尸体,是有邪门歪道之人,以秘术把凶魂恶煞封进了轮胎里,以此来谋财害命。

我相信这不是陆青禾做的,甚至她对此毫不知情,毕竟刚才那种反应做不了假。

而且四鬼抬棺也不是针对她的,否则车子开不到白龙镇,就算那块琥珀能护得住人,也阻止不了翻车。

由此也就能做出推断,幕后之人想害的是我。

可是,他从哪儿弄到我生辰八字的?

又是谁,这么想我死?

“不管是谁,都别想阻止我去京州。”

暗下决心,我摆弄一会发动了车子,紧接着那四道鬼影也全部都站了起来。

“阴人上路,活人回避......”

阴恻恻的声音落入耳中,越野车也动了起来,但不是朝着陆青禾挥手的方向,而是旁侧的山谷。

真要掉下去,我不死也得重伤。

“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今天我姬十三,就拿你们祭剑。”

冷喝一声,我取出了随身佩戴的铜钱剑。

剑有五折,每折由八枚铜钱串成。

与铜镜一样,都是爷爷当年闯下赫赫威名时的利器。

对付这抬棺的四鬼,我根本不需要祭出完整的剑身,只需一折就能让他们灰飞烟灭。

“天罗维网,地阎摩罗;慧剑出鞘,斩妖诛精;一切灾难化为尘。”

随着四道光芒一闪即逝,我耳中传来了凄惨的叫声。

车下冒出了几道火光,鬼影消散无踪。

......

有过刚才的经历后,我和陆青禾之间的距离也拉近了不少,于是再上路时就趁热打铁打开了话匣子。

当然,我是有些私心的,想知道究竟谁要把我害死在路上。

“青禾,这辆车是你吗?”

“不是,我的是跑车。”陆青禾摇头,“因为接你要走山路,所以就换了这辆车,平时都是我爸在开。”

“你爸?”

我听完一愣,因为婚约的关系,陆青禾父亲知道我的生辰八字并不奇怪,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难道后悔我们之间的婚事,打算毁约?

但这似乎说不通,如果他真有这种心思,何必让陆青禾来接我,直接把爷爷送出去的东西还回来不就得了。

而且四鬼抬棺是存在风险的,万一发生意外害了陆青禾,岂不是要悔恨终身?

“怎么了,有问题吗?”陆青禾有所察觉。

“没有,我就是想提醒你,别管是谁的车,回去以后都得检修下轮胎,刚才从泥潭出来时都冒烟了。”

权衡再三,我没有直接问陆青禾关于她父亲的事情,反正已经在路上了,也不差这一晚的时间。

“按理说不应该啊,来之前才做的保养。”陆青禾嘀咕。

“谁做的保养?”我顺嘴追问。

“一个我非常讨厌,却哄骗住了我爸妈的人。”

说出这句话时,陆青禾毫不掩饰脸上的厌恶。

“那个人叫什么?”我继续问。

“张子栋。”陆青禾冷哼。

“他跟你......你家是什么关系?”

“一两句说不清楚,反正我着急过来接你,跟他有直接原因。”陆青禾捋捋耳边的发丝,脸上多了些愁容。

“什么意思?”我不解也不安。

深深的看过我一眼,陆青禾发出了长长的叹息。

“我启程来白龙镇的前一天,他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重礼,到我家提了亲。”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