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大案纪实:非正常死亡法医的绝密档案
大案纪实:非正常死亡法医的绝密档案完整版小说在线阅读地址 主角梁生王毅

大案纪实:非正常死亡法医的绝密档案乱城

主角:梁生王毅
每一个细微的结果,都会有一个特定的原因,那就是真相。想要弄清残忍凶杀案背后的真相,却需要我这样的法医去一一鉴定。而我所接触的,恰好皆是非正常死亡的尸体......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2-02 11:06:0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大案纪实:非正常死亡法医的绝密档案》精彩章节试读

第2章

对于他说的话,我感到嗤之以鼻。

从事这行五年以来,经手的尸体少说也有上百具,无论多么离奇的死状我都见过。

若是连一个人是死是活都无法判断的话,那我就真应该跟着这些尸体早些入土为安的好。

姑且不论死者全身大部分皮肤被剥去,鲜血已经流干。

单是心脏那一处被切除,就已经无力回天。

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利用一张盖在脸上的血布,就将整具已经僵直的尸体拉坐起来。

但这并不能证明,一具已经死透了的人,能够起死回生。

在科学理论的面前,一切的歪门邪道,都不过是小术而已。

我顺手从一旁的工具台上抽出把细长的手术刀,照着死者后颈处的穴位便插了进去。

她的后颈处已经没了皮肉,手术刀丝毫没有受到阻碍便没入血肉之中半寸。

这处穴位是链接人体上下身体部分的中枢,只要破坏掉其内的神经,尸体必将恢复原状。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手术刀已经抽出,尸体依旧稳稳的端坐在那里,只有那处被我捅开的血洞,在咕嘟嘟往外冒着鲜血。

“这......”我看着手中的手术刀,有些怀疑,难道是自己捅错位置了?

“她的躯体经脉,已经被死气充斥,你那些阳间的手段,是不管用的。”

王城站在我的身边,双手环胸,一副看热闹的模样,似乎已经将我死死吃定。

我却没有搭理他,而是在死者的后颈伤口处仔细打量了几秒之后,转着身子来到了她的前面。

她的右胸处,那个三角形的血窟窿格外的醒目,里面的内脏器官已经被完全割除。

于是我提起手中的手术刀,便要朝着死者的右胸上插去。

“别,别,别!爷,我叫你爷还不成吗!这里可不能动啊,动了这尸体就废了!”

一只手从我的身侧探了出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王城满脸贱笑着,把我的手拉了下去。

“别装的你一副很懂的样子,你以为我没有看出来,这具尸体,死者的心脏,其实是长在右边的吗?”

一开始我并没有怀疑,将之当做一具被剖心的尸体。

可随着尸体被王城拉起来的那一刻,我的观念出现了动摇,再加上我在死者后颈处的那一刀,更是印证了我心中的猜想。

一般尸体,心脏反应在完全终止之后,全身肌体性能会完全僵直,更不可能出现如眼下这般尸体坐立的场景。

除非,前胸处,那少了的器官,并不是心脏。

心脏长在右边的情况虽然罕见,但并不是没有。

但,这具尸体的情况,似乎并不像是,眼下看到的那么简单。

推开王城,我用手术刀,轻轻的切开了尸体的右胸,刀锋才刚入皮肉半分,就碰到了坚硬的物什。

挑开肉糜一看,又是一块菱形玉佩,牢牢的插在心脏之上。

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颗心脏,竟然在微微的起伏着。

“别动那块玉佩!不然她必死!”

就在这个时候,王城连忙出声,听到他的声音之后,我这才打消了将那块玉佩取出来的心思。

一个体外早已没有生命特征的尸体,心脏却在一块玉佩的干预下缓缓跳动?

抛却心脏部位,我将目光凝固在了死者被血布盖着的脸上。

之前,王城扯着血布,将尸体直直的拉出尸袋,让她坐立起来。

如果说,在她的脑袋上没有门道,我是说什么都不会相信。

于是,我提着手术刀直接来到死者的脑后。

因为尸袋中原本就都是血浆,导致她的头发也在血浆的浸染之下结成了团状。

原本她平躺在尸袋中,我无法仔细观摩,现在她坐立在这里,立马就让我发现了不对劲。

在乱糟糟的血发之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豁口,血肉分离。

隐约可以看到,其中似乎也有一块玉佩**在其中。

这次,我没有去征得王城的同意,直接将手术刀探入长发之后,刀尖一挑,玉佩便崩飞了出来,落在了地上。

噗......

原本那块牢牢粘在死者脸上的血布,也在玉佩崩飞的那一刻,粘连着大片的血浆,缓缓滑落,将那张没了面皮的脸再次露了出来。

“得,这下废了。原本她还有一口阳气在嘴里吊着,你这么一搞,最后一口阳气都散了。”

王城一脸的懊恼,一副想要阻止却没来得及的模样,气的在那里直跺脚。

“你是担心回头尸体不好卖吧?”

我朝王城翻了一个白眼之后,探出手直接抵在了死者的后颈上。

在那块玉佩被取出来之后,她的整个身子像是没了支撑,开始发软侧倒,被我正好托住。

缓缓的将尸体放回尸袋之后,我将地上的玉佩捡了起来,跟我之前在她肺部取出来的玉佩仔细一比对,材质竟然还都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上面雕刻的花纹,只因被血浆浸染了太多面积,一时半会竟然看不出来是什么纹路。

我看了一眼王城,发现他的目光依旧不断的在尸身上下徘徊,对我手中的两只玉佩没有丝毫的兴趣。

“你知道这是什么对吧?”

以我对他财迷性格的了解,他多半是已经认出了我手中的物什,因此才兴致枉然。

“哎呀,问这么多作甚。你好好做你的医生,这些东西,还是少接触的好。”

哪知道王城竟然缓缓的摇着头,盯着眼下的尸体,满脸的失望之色,跟一开始进屋时候的那种喜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看着他这副模样,我心中格外的膈应,显然是这货知道些什么,却没有跟我讲。

“王城,你要是有什么话跟我藏着掖着,那我觉得,我们的合作,有必要从此刻终止。”

我以为这番话说出来,多少会让他有些顾忌,然后跟我袒露一些东西。

没成想,话说出来之后,这货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着实让我感觉像是喉咙里堵了一口棉花,上下不得。

“算了,看在你啥都不知道的份上,就跟你提点一下,免得回头遭了罪,说我没给过你照应。”

空气凝固了数秒之后,王城伸手朝着女尸的喉咙探了过去,一把掐住她的下颚,五根手指头,深深的陷入了尸体脖颈处的血肉之中。

在他这一掐之下,女尸的嘴巴顺势张开。

只见,她的舌头已经齐根被切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只有半颗核桃大小的红木牌。

上面好像写了什么字,透着嘴巴,一时半会竟然看不清楚。

“看到了吗?这血尸是有主的,今天你要动了他,回头,你就得遭到人家的报复,后果,不是我们两个小人物能承担的起的。”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