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被大佬儿子缠上后
温子欣傅睿琛《被大佬儿子缠上后》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被大佬儿子缠上后杰丫头

主角:温子欣傅睿琛
六年前,温子欣惨被丢弃垃圾场。六年后,她携手小萌宝铩羽而归。一心虐渣女,夺家产为父报仇。却不料,被傅氏大佬的小少爷纠缠,小男孩顶着和傅睿琛八分像的脸,强行拉着她的手。“妈咪,我来接你和哥哥回家了。”温子欣想要拒绝,忽觉腰间一紧,猛地被男人紧拥入怀。“这下,你还想往哪逃?”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1-25 17:11:0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被大佬儿子缠上后》精彩章节试读

第2章

男票??

温子欣嘴角一抽,惩罚似的敲了下自家儿子的小脑袋瓜。

“乱想什么,妈咪是有正事要忙!”

“那我跟妈咪一起去!”温辰扭头跑去洗手间,冲掉脸上泡沫。

没了妆容加持的脸蛋,比刚才俊冷神情多了些柔和可爱。

小家伙随便拨拉了下湿哒哒的刘海,反扣上帆布帽,一脸期待地看着温子欣:“我收拾好了,走吧妈咪~”

看着兴奋的小家伙,温子欣无奈,捏了捏宝贝胖脸蛋。

“不行哦,今天不能带宝宝去了。”

“啊......”

温辰有些失落,委屈地噘起小嘴巴,“真的不能带宝宝吗?”

“听话。”温子欣抱起宝贝,交给门口的助理:“你乖乖跟小萨姐姐回家,妈咪不会让你等很久的。”

温辰最终妥协,噘起小润嘴巴,凑到温子欣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妈咪要注意安全,我在家等你回来。”

温子欣心里涌过一股暖流,温声答应下来。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小宝垂下的眼帘里,闪过一道转瞬即逝的暗芒。

目送宝贝上了保姆车后,温子欣换上一身黑色长裙,驱车离开。

雾城殡仪馆。

整个雾城的权贵名流聚集一堂,依次瞻仰遗容,献上白菊花,鞠躬献礼。

等所有人献礼完毕,一个身穿华服旗袍,披着黑色纱巾的妇人被主理人搀扶上台。

“很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能来送我丈夫最后一程,在丈夫病危住院,承蒙各位亲朋好友的关怀,和多次探望,让他走的......安详......”

越说,秦兰的声音越发哽咽,眼泪更是抑制不住的往下滚。

“嫂子......让王律师来致辞吧,你哭了这些天,身体扛不住。”

一旁身着黑西装,面色悲痛的中年男子上前扶住了哭成泪人的秦兰。

好一副真切悲伤的画面,台下气氛很是沉重。

压抑气氛中,根本没人注意到,那掩面擦泪的秦兰对律师投去眼神。

只见,一带着眼镜的瘦弱男人走到台上,拿出一沓文件。

“大家好,我是温先生的私人律师,现遵循温先生生前遗愿,宣读遗嘱分配情况。”

音落,秦兰朝旁边扶着自己的温清远,意味深长看了眼。

“温氏集团将由温......”

律师正欲宣读继承人名字时,门口一道清冷凛冽的女声将其打断。

“等一下!”

众人哗然,循声看去。

只见门外,温子欣一身黑裙,手里捧着一束白色菊花,神色肃穆的踏入殡仪馆。

她黑发盘起,露出白皙无瑕的天鹅颈,光洁的额头下一双杏眸闪着水波,樱唇紧抿,庄重又典雅。

见到是她,众人诧异。

温家大千金不是早年死在国外了吗?怎么......?!

秦兰与温清远更是一副撞了鬼的惊愕神情,看着这位不速之客——温子欣。

温子欣一一扫过众人脸上各异的神色,嗤笑一声,走上前,对着供桌上的骨灰双膝一弯,跪了下去。

凝视着父亲那张严肃不苟一笑的遗照,心头酸涩,缓缓磕了一个头。

爸,我回来了。

人群中,温慕瑶第一个反应过来,在温子欣要上香的下一秒,上前拽着她的头发,狠狠扯到一旁。

“你这个**,竟然还有脸回来,要不是当年你把爸气病,爸现在还好好活着呢!”

啪——!

温子欣反手打掉温慕瑶的手,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直接将她掀翻在地。

“你!你敢打我!”温慕瑶狼狈的趴在地上,气的恼羞成怒:“你个不孝女,滚出殡仪馆!”

“我是温氏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你有什么资格赶我出去?”

温子欣居高临下地睨着温慕瑶,微眯的杏眸中,寒芒四射的冷厉震慑众人。

见自家女儿受委屈,秦兰立刻上前,语气愠怒;“子欣,你妹只是气你当年将父亲气病,现如今你父亲去了,她太过伤心,不是刻意怨恨你,你何必对她大打出手。”

二叔温清远也在一边打着圆场,“你母亲说的对,我们毕竟是一家人......”

“呵,真是好一个一家人。”温子欣嗤笑,美眸含冷地审视秦兰、温清远两人,她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全场人都听到。

“二叔您确实和我继母亲如一家,为她这么尽心尽力的争家产,这关系可不就是一家人吗?”

她话音刚落,秦兰与温清远的神情同时僵住。

一时间,议论声纷起。

众人看向秦兰和温清远的眼神不言而喻。

这年头确实没少听温氏二董事和他嫂子的闲言碎语,但从未如此挑明过。

“子欣!你胡说什么!”秦兰脸色极不自然,眼神警告地看向温子欣:“家产分配,是你父亲生前就立好的了,怎么能说是争!”

“分好的?”温子欣哼出一声冷笑,从律师手中抽走遗嘱,另一手中把玩着打火机,直接将其点燃。

眨眼功夫,火苗瞬间将纸张化为一团灰烬。

见此,秦兰、温清远脸色大变!

“你干什么!”秦兰厉声呵斥,不顾端庄形象,激动地扑过来踩灭烧着的遗嘱。

然而遗嘱已被烧得支离破碎。

温清远捧着灰烬,眼低尽是失望和憎恨!

早已没了刚才温和嘴脸,眸中怒火恨不得将温子欣吞噬:“温子欣!你是不是存心来捣乱!”

看着他们一个个激动丑恶的嘴脸,温子欣嗤笑。

她淡定自若,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指,“不是说,这是我父亲立下的遗嘱吗,那就烧给父亲确认一下,看是不是真的。”

“这当然是真的!不然你以为你父亲会把遗嘱留给你吗!当年你私生活不检点,在外面鬼混怀孕,一点不顾温氏颜面,活活气病你父亲,如今他葬礼,你还来捣乱,是不想让他彻底安宁吗!”

秦兰也难以控制情绪的对她破口大骂,完全没有了刚才慈母的嘴脸。

呵,听听,这言辞中的扭转乾坤,一下把罪恶话题转到自己身上。

一时间,众人异样的目光如针纷纷扎在温子欣身上。

仿佛都认同秦兰的话,痛斥她这个不孝女。

她就是那个间接害死父亲的凶手!杀人犯!

凝望着供台上的遗照,温子欣语气冰寒:“不想让爸安宁的人是你吧,爸爸被气到脑溢血,难道不是因为你和二叔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