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缘定之驱鬼小天师
《缘定之驱鬼小天师》小说阅读 沈倾倾岳照夜小说

缘定之驱鬼小天师大梨子

主角:沈倾倾岳照夜
两代茅山掌教的都市灵异录,从沈倾倾追寻祖爷爷的下落,到寻回茅山四宝的诡异经历。命运的转轮已经开始,一切的疑问连成遮天巨大的网。既然生而为道,既然便注定不凡,若天道不公,我便,替天行道,破天而出。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11-25 16:43:3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缘定之驱鬼小天师》精彩章节试读

好奇心趋势着我继续听着张明峰讲述接下来的事情……

祖爷爷和张妈跟在张明峰后面,看着那根粗壮的树藤拴着张明峰的手,一步步朝着大槐树走近。

到了老槐树下,张明峰手上的树藤'嗦'的一声松开,掩入了大槐树的树干之中,他眼睛半眯着站在李老槐树三步之遥的地方,祖爷爷和张妈也跟着张明峰站在老槐树的阴影里,半夜的风还是有些凉,刮的老槐树的树干飒飒作响,半夜听着也怪渗的慌。

祖爷爷看着当事人都算到齐了,一身老旧的汗衫褂子随意的坐在老槐树下的石头上,又拿出来了他的旱烟杆子,开始往里面填烟丝,火柴一划,嘴里一抽一抽的开始吞云吐雾了。

“人都到齐了,出来咱们谈谈,凡事都得讲个理,我这个老头子最喜欢的就是讲道理。”

我在家里的时候,祖爷爷就是一个喜欢讲道理的老头子,没想到到了那个时候,他还是那么喜欢讲道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先礼后兵',毕竟祖爷爷动起手来,也蛮不客气的……

祖爷爷话刚说完,老槐树的树干边上就出现了之前张明峰一直强调的女人,还是一身绿的诡异的衣服,长发拖在地上打折卷,也不知道留了多少年了,魅惑妖绕的脸上看着张妈和祖爷爷,俨然已经是一副严正以待的神色,时刻准备着战斗。

反观我祖爷爷继续抽着他的旱烟杆子,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倒是悠闲的很,看的张妈那叫一个紧张。

祖爷爷表现的如此悠闲,让绿衣女人觉得自己显得如此紧张有些可笑,自己居然被一个乡下老头子震住了,毕竟她在这个世上也已经几百年了。

“老爷子,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招这孩子来,也是他先答应了的,这事你管不着。”

祖爷爷吐了口烟,依旧坐着,布满褶子的眼睛看着绿衣女人,让她还没说完的话戛然而止,祖爷爷这才开始继续讲道理。

“你在这世上也数百年了,修行不易,我老人家也不想毁你修行,我看这个地离人世太近,你也待不了多久了,不如我给你另寻一处深山密林,福仙宝地你继续修行,若你同意,我还许诺为你封正加持,只要你就此罢手。”

绿衣女人听了祖爷爷的话,明显是有些心动的,毕竟一个道行深厚道士,愿意为一只树精封正,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绿衣女人迟迟不肯松口答应,张妈心里又有些急了,看着那女人不过离自己儿子不过两三步的距离,跺着步子到祖爷爷身边,一脸焦急的望着祖爷爷说:“他沈太爷爷。”

祖爷爷伸手打断张妈的话,扣了下草鞋,端着旱烟杆子,一步一口的抽着走到张明峰跟前,目光一聚瞬间眼里亮得出奇,一把拍向张明峰的灵台,打散绿意女人的幻术。

张明峰半眯着的眼睛一下子就清明了,看着周围的环境,他就知道自己又在睡梦中到了老槐树底下了。

那时候张明峰毕竟也才是个生活在唯物主义社会下的十八岁小伙子,醒过来就看到那个一直纠缠这自己的绿衣女人,心里的恐惧在那一瞬间涌了出来,耳边的挽乐也越发的响亮。

绿衣女人见自己的法术就这么被人轻而易举的破了,一怒双手成爪就向祖爷爷扑了过来,张明峰和张妈是站在对面的,刚好能看见绿衣女人的动作,吓得张家母子连连惊呼,提醒着祖爷爷,可是祖爷爷却望着张家母子继续笑着抽了一口旱烟杆子。

张家母子看着绿衣女人的手离祖爷爷不过半寸的距离了,心下一凉,想着完了,这根救命稻草眼看着也要断了……

就在这个时候,祖爷爷看似无意的挥动了两下旱烟杆子,都准确无误的打在了绿衣女人离自己脑袋不到半寸的双手上。

祖爷爷的旱烟杆子烟锅那可是黄铜做的,里面的火星一直燃着,早就已经把黄铜烟锅烧的滚烫,这一下打在绿衣女人的手心上。

单这么听着,我也能感觉到那股子钻心的疼。

这一幕让张家母子脸色不怎么好看,这么多年他们都没发现这个被人叫了一辈子老骗子的人,居然是个扮猪吃老虎的狠角色……,不过也让他们对这根救命稻草有多了几分信心。

绿衣女人其实就是槐树精,五行相克,火克木,祖爷爷从开始解开她给张明峰封住的五感,到现在以五行火克木,其实在做的都是一件事情,震慑槐树精,一个没有实力的人,凭什么和别人谈条件。

恼怒的绿衣女人颤抖的看着自己冒着白烟的双手,大声呼喊着张家母子听不懂得话语,妖异的脸上那双魅惑的双眼开始发出绿油油的光,双手手指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迅速延伸,慢慢长出了枝干,每一片枝干都长满了倒刺,要是人划到,能活生生勾掉一块肉。

绿衣女人已经半露出本体,祖爷爷这把老烟枪,依旧舍不得放下他的旱烟杆子,看着面目狰狞的绿衣女人,语出惊人说:“不谈了吗?还没开始哪。”

绿衣女人直接被梗住了,这都动手了还弹mb的谈,直接就对着祖爷爷挥舞着树干发动了攻击。

祖爷爷看着绿衣女人快若闪电的攻击,身体基本没怎么动,只是微微的侧了侧身体就躲开了她凌烈的攻击,可谓四两拨千斤,这更是让绿衣女人恼怒不已。

她不惜显出本体的攻击尽然在祖爷爷面前丝毫不起作用。

就在她心惊只之时,祖爷爷将烟锅里还冒着火心的旱烟在空中倒扣了出来,双手一扇冒着火星的旱烟就朝着绿衣女人飞了过去,打在了她的本体之上。

这时候张明峰捂着耳朵在地上打滚,由于绿衣女人情绪的剧烈波动,让他耳朵里面的挽乐声极具增强,他的脑袋都快被震破了。

祖爷爷让张妈按住张明峰,把旱烟杆子别在后腰上,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张明峰耳朵上左右各点了一滴血,刚点上去,剧烈的挽乐就消失了。

这时候祖爷爷才回过头来,处理刚才又被他一把旱烟打败的绿衣女人。

这人呐还真不能小看世间一切,任凭你再强大,找准了你的软肋,你依旧是个战斗力不到五的渣。

就在祖爷爷还没靠近绿衣女人的时候,他们所在的地就,就已经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黑影,给围了个水泄不通,由于阴气太重,浓雾将这片地与外界隔离开来。

浓雾不断的弥漫,到最后直接面对面都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人了,而浓雾里面的孤魂野鬼却是密密麻麻,越来越多,而大多数的孤魂野鬼都是死于非命,死状极其的恐怖。

张家母子那里见过这么多的鬼,吓得在地上不断的颤抖,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在这些不知道游荡在人间多少年的孤魂野鬼看来,张家母子就如蝼蚁一般的弱小,而且一个阳火被压低,一个精神力和身体极度缺乏休息,都是上身的不二时机,容器的最佳选择。

有的孤魂野鬼已经按捺不住,不断伸手碰触张家母子,但碍于刚才祖爷爷才给张明峰身上点了纯阳血,一时之间这些阴体也不能拿她们怎么样。

但就算如此,对于平凡人的张家母子已经是精神上剧烈的碰撞。

绿融三番两次的挑衅,早已经惹怒了祖爷爷,看着那些孤魂野鬼,当下就变了脸色,对着绿衣女人和这群孤魂野鬼发出警告:“我数三声,不滚就别怪我不讲道理。”

祖爷爷环视着她们,开口说“一!”

“二!”

这些在张家母子看来可怕至极的东西,在祖爷爷的呵斥之下有一些已经走了,却依旧又不死心的还对张家母子的肉身贪恋不止。

“三!”

已经到了三了,祖爷爷收起了一贯嘻嘻哈哈的神色,双脚分开在地上划出一个太极图,与肩平齐站在太极之中,具气凝神,手决迅速在他手上如莲花盛开一般,水到渠成,随后咒语应声而至。

“玉清始青,真符告盟,推迁二炁,混一成真。五雷五雷,急会黄宁,氤氲变化,吼电迅霆,闻呼即至,速发阳声,狼洛沮滨渎矧喵卢椿抑煞摄,急急如律令。”

随着祖爷爷的咒语念完,月朗星稀的夜空突然阴沉下来,黑色的云雾将一派星月之光遮住,乌云在黑雾中层层压下,各在场的所有人都造成了巨大的压力,让人感觉这股乌云再往下就要压着脑袋顶上了。

轰!

在妖、鬼、人都丝毫没有感觉的情况下,一片惊雷毫无预兆的在乌云里电光闪过,将漆黑的夜色一瞬间一分为二。

雷神天罚之声给绿衣女人和贪婪的孤魂野鬼心头一剂重敲,莫说惧怕这天雷的鬼怪,便是张家母子这对普通人,也被这震耳欲聋的雷声吓懵了,那几乎是张明峰有生以来最接近听到的雷声,过了许久才从那威严的雷声中醒过来。

这时候见识了祖爷爷本事的孤魂野鬼们,哪里还敢妄想什么,一股脑的想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但之前祖爷爷已经给了机会,他们起了害人之心,现在天罚降至那里又是他们想走便能走的。

五雷阵内不消片刻,雷火之光就已经遍布,一阵的鬼哭狼号之后,白雾散尽,刚才的孤魂野鬼都消失在了五雷阵中。

这样的震撼是他所从未有过的。

那一刻祖爷爷在张明峰眼里俨然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亲眼一个能够瞬间呼风唤雨的存在,在任何人心里那个人都是不亚于神仙的地位。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