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天狱龙尊
天狱龙尊免费阅读 陈天龙江逸萱在线阅读

天狱龙尊懒无名

主角:陈天龙江逸萱
七年前,他被人陷害入狱,失去了一切七年后,他是天狱战神,权倾天下,却被告知,自己的未婚妻被兄弟抢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0-25 14:38:4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天狱龙尊》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

黑色风衣男子停在了门前,手上拎着一个厚厚的公文包,低着头递上。

陈天龙敲了敲桌子:“你先放这,我等她睡了再看。”

“狱主,恕在下直言,那几个不入流的家族,您一声令下,咱们弟兄们把他灭了不就成了,漠北那边还等您回去。”

陈天龙摆了摆手,原本满脸急切的男子顿时停住了说话,一脸恭敬地低下了头。

陈天龙抬头看着站在身前的黑色风衣男子,长叹了一声。

“我和那老头的七年之约已到,从今往后,我便不再是你们的狱主了,这次调查江家大火,也是我最后一次动用特权,走吧,漠北那边还需要你们。”

“狱主!您带领兄弟们浴血奋战,收复燕北十三州的日子,我还历历在目,没有您,哪还有我们天狱军啊!”

陈天龙正想要伸手搀扶黑衣男子起来,忽然间,挂在黑衣男子腰间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元帅,我已经到了,可狱主说他想要归隐,哦,好的,知道了。”

黑衣男子将电话恭敬地递给了陈天龙道:“狱主,老元帅找您.......”

陈天龙皱了皱眉,伸手接过了电话,电话刚贴近耳朵,便听见老元帅苍老的声音从话筒那边传来。

“天龙,我刚刚听说你小子想撂挑子不干了?”

“燕北十三州已经收回,边疆重归安稳,天龙有些自己的私事想要处理,请元帅见谅。”

陈天龙的语气虽然恭敬无比,可其中蕴含的决心却是不可动摇。

刀头舔血的日子虽然快意,可他更想要给萱儿一份安稳的幸福,守护在她身边,给她全天下最好的爱。

“唉,行吧,随你,可收复燕北十三州乃是通天之功,我们庆功宴和授衔仪式都给你准备好了,这你总不该推辞吧。”

老元帅的语气颇有些无奈。

“行,那授衔仪式和庆功宴我会去参加,但自此之后,我便不再是狱主了。”

“一言为定,你现在是在江州对吧,那我们这帮子老骨头就迁就你一下,庆功宴该到江州举办,等授勋仪式上,要是我没见到你,你小子就等着挨骂吧。”

“一言为定。”

陈天龙将电话重新递给了黑衣男子,老元帅如此干脆利落地答应了他的请辞,这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狱主,您真的要......”

“我意已决,不必再说了。”

“狱主,保重,我们天狱军等着您的归来!”

陈天龙摆了摆手,黑衣男子脸上现出挣扎的神情,跪地行礼后转身离去。

待到黑衣男子已经离开了安全屋之后,陈天龙眼神一厉,随手拿出一件风衣披在身上,独自一人离开了安全屋。

此刻天色已晚,明月高照,繁星点点,驻守在门外的曹虎正想要跟着陈天龙上车,却被陈天龙止住了:

“你在这里看好就行了,今晚要去的地方,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是。”

曹虎恭敬地低下了头,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陈天龙进入了那辆黑色汽车的驾驶室,脚踩油门,汽车借助着夜色的掩护扬长而去。

曹虎看着陈天龙离去时的背影,默默地叹了口气:“唉,江州恐怕要迎来腥风血雨咯。”

黑色汽车左拐右绕,最终来到了一片废墟之前,别说现在是深夜,就算是白天,也不会有多少人会从这路过。

即使有路过的路人,恐怕也很难想象到,这片废墟居然会是曾经的江州第一家族陈家的别墅。

曾经有多繁华,现在就有多落寞。

乌云密布,一道闪电忽地划过天空,大雨倾盆而下,雨水哗啦啦地落在了地上。

“噗通。”

陈天龙跪在了别墅前,俯身长拜。

二十年前,陈家还是江州第一家族,那年的陈天龙只有十八岁。

他的叔叔找了位续弦,如今的江州第一家族赵家的嫡女,赵倩然,美貌无双,才华横溢。

对于当年的赵家和陈家,都是桩大喜事,陈家所有人都没料到,正是因为这场婚姻,名震江州的陈家彻底地被推下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赵倩然假意与他叔叔相好,实则背后包藏祸心,在得到了陈家每一个人的信任后,终于在陈家老太爷七十大寿的那天晚上,暴露了自己的真面目。

那天陈家其乐融融,每个人都沾染着老太爷大寿的喜庆,谁都没有想到,主管寿宴的赵倩然,在寿宴的菜品中暗下**。

当所有人都被**迷晕,失去意识后,赵倩然联合四大家族,里应外合,一把大火,将这昔日江州第一家族,彻底蒸发。

若不是那天他因为肚子疼,没有参加寿宴,又在从大火中逃脱时得到了萱儿的帮助,捡回了一条命。

恐怕此时此刻,他也会和那三十几号陈家的亡魂一起,深深地埋藏在废墟之下了。

“爸,妈,爷爷,龙儿想你们了!”

哪怕是面对千军万马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天狱狱主陈天龙,此刻竟是哭得像个泪人。

每当想到那些和蔼亲切的长辈,在熟睡中烈火焚身,被活活烧死,连具尸身都未留下,陈天龙便感到钻心刻骨的疼痛涌上心头。

泪水与雨水混杂在一起,一道道地从他那坚毅的面庞上划过,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爸,妈,你们放心,龙儿定会用当年四大家族掌舵人的头颅,祭奠你们的在天之灵!”

陈天龙攥紧了双拳,在轰轰雷鸣中从地上站起身,血债,需血偿!

他从兜中掏出手机,看了看日期,随后摇了摇头:“既然时候还不到,那就先收点利息吧。”

当年赵家是在他爷爷七十岁大宴时动手,如今赵家老太爷九十岁寿宴将至,这血仇,赵家逃不掉!不过在那之前,他得先让赵家付出点利息。

陈天龙轻动手指,拨打了一个号码:

“是我,陈天龙,跟商部那边知会一声,所有跟江州赵家的合作,都断了吧。”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