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仙侠奇缘 > 云中鹤
云中鹤云沂容亭小说免费试读

云中鹤梦境失火

主角:云沂容亭
这是我死去的第十年,我的乖徒儿依旧每年来掘一次我的坟,如今他功力深厚,掘坟也不需要带着锄头铲子了,动一动手指就能给我坟头掀翻。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10-25 09:20:0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云中鹤》精彩章节试读

浮琰难得又这么耿直的时刻,我在灯里抓心挠肝的想出去看看,可浮琰突然动了起来,向前走了好几步,然后发出了一声差点把我震聋的吼声

"容亭,你居然还敢来?"

容亭?

我的动作一滞,呼吸也一滞,然后开始在聚魂灯里转圈蹬脚,想求白无常赶紧来把我带走。

但是白无常没来,容亭也没理浮琰,甚至直接越过了浮琰,直接御剑飞上了流云峰,这就弄的浮琰很没有面子,又一路连跑带飞的跟着上去了。

「师兄,你别怕,有我在,他敢动你我就和他拼命。」

我不是很怕容亭,但是你这么上山下山的真的很颠,我怕我直接吐在聚魂灯里。

棣棠山居的玹机上仙亲自到访,我猜流云峰一定摆出了巨大的排面,虽然我看不完全,但是我依稀看见了我的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姐,六师弟……当初我被逐出师门也没这么多人围观。

至于容亭在哪儿,怪只怪浮琰站得太偏,我根本看不见。

「不知玹机上仙到我流云峰来,有何贵干。」

我那大师兄的声音听起来依旧如此和蔼可亲。

「借物。」

我那徒儿的声音听起来怎么跟冰碴子一样。

「不知我流云峰有何物,值得玹机上仙亲自登门。」

「聚魂灯。」

我傻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我大师兄打架,也是我第一次看见我大师兄下死手,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他是想为我报仇。

流云峰上飞沙走石,狂风大作,树杈子树叶子乱飞,看起来蔚为壮观。

风从四面起,两道身影在风沙中交错,我想着我那大师兄虽然年纪大了容亭不知道多少轮,但若就这么硬打下去肯定不是容亭的对手,果然不一会儿,我老当益壮的大师兄就从半空掉了下来,幸好围观的人接的快,要不然再摔出个好歹。

「容亭,你欺人太甚。」

一瞬间我那些师兄弟们齐刷刷的把容亭围了起来。

浮琰跟着转身,我才看清楚原来容亭就带了一个随从来,一时间我还真不知道是我的好同门们包围了我的好徒儿,还是我的好徒儿包围了我的师兄弟。

人挤人的,我只能看见容亭头顶的玉冠和束起的黑发。

浮琰同我说师兄们是绝不会交出聚魂灯的。

浮琰难得的说对了一句话,我的师兄弟们的确宁死不屈。

但我的师父屈了。

我那刚刚闭关的师父突然出关,顶着一头白发就这么飞了下来,站在人圈里和容亭对望,半点杀气也无。

所以这就是隔代亲吗?

我听不清他们俩在说什么,浮琰把往我袖子里塞了又塞,我蹲在灯里不知今夕何夕。

等我再见到光明的时候,是浮琰下跪,跪在流云峰藏宝阁,让他跪的是师父。

「偷拿聚魂灯,你可知错。」

「浮琰认错,但不知错。」

「你…。」

我那老师父长长的叹了口气,让浮琰把聚魂灯交出来,浮琰不愿意。

于是我被师父抢了过去,在灯里和师父大眼瞪小眼。

师父好像变老了许多,我又露出我标准露牙的笑容打了个招呼,如果我没看错,我那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师父有那么一瞬间差点老泪纵横。

师父问我想不想出来,若想,他就去杀人,替我找一具身体。

我挥了挥手,犯忌杀人干什么。

师父问我愿不愿意见到容亭,若不愿意,他就去打一架。

我笑得开心,说愿意啊,反正他也不记得我了。

师父问我这十年过的好不好,我说挺好的,隔壁的吊死鬼老兄经常和我聊天。

师父说我悔不悔,我在灯里乐,说九死不悔。

于是师父骂我是痴儿,顺带给我身上下了个咒,让旁人看不见我,说他只答应借灯给容亭三天,三天后他就接我回家。

接我回家。

在符咒化成金光落在我身上时,我问师父还认不认我。

师父说我是傻蛋。

那我知道了,师父还是肯认我的。

我猜容亭要聚魂灯是为了救回他这一世的父母,所以我往聚魂灯的边缘上缩了又缩,这聚魂灯有让人魂体显现的效果,虽然师父给我下了个隐形的咒,但是挤到人家高堂就不好了。

等我落到容亭手里的时候,我正正好好能看见他的那张脸。

端得是清风霁月,就像棣棠山每晚落下的冷清月光,好看,也让人觉着冷。

往些年他一年来扒拉一次我的坟,一开始他受了伤,只能用工具刨,后来他的伤好了,就动动手指,掀开了我的坟堆也不掀开我的棺材,就这么站在原地看一会儿,乱葬岗又脏又黑,我魂魄又虚弱,他看着棺材,我看着他,可总是看不清他的模样,现在看清了,还是在青天白日下,我不亏。

棣棠山离流云峰远了去了,我在灯里睡得迷迷糊糊,再睁眼就到了棣棠山居,容亭的住所。

棣棠山的月光冷,人也冷,他这房间也挺冷的,外面炎炎烈日,我居然觉得这里面让人冷得发抖。

容亭坐在我面前,一言不合就念咒施法,莹莹的光注入聚魂灯,我心想这就是上仙吗,一千年的修为说扔就扔。

我蹲在角落里,怕有魂魄突然出现吓到我。

容亭的脸色白了又白,光明明灭灭,可聚魂灯里什么都没有。

也许他那对父母真的死的魂都不剩了。

然后容亭又开始念咒,施法。

一个下午,三千年修为,浮琰听了要心梗的程度。

天黑下来的时候,容亭终于停手了,他拿着聚魂灯,露出了难得的不知所措的神色,这样的神色让我觉得恍如隔世,或者说,的确是隔世。

我觉得容亭的话变少了,总是两个字两个字的往外秃噜,甚至几个时辰都不说话,我在聚魂灯里睡着他坐着,我醒过来的时候他还坐在原地。

到了第二天他就继续施法,跟修炼不要钱一样。

罢了罢了,我那颗元丹吞了火狱鬼王的修为,再加上我自己的,也够他造了。

这房里的温度冻的我想骂娘,好在师父在我冻成冰块前来了棣棠山,一大早来的就来了,肯定是想我了。

师父伸手拿那聚魂灯,容亭白着脸,唇色也白,像全身的血液都流光了似的。

容亭三天施了不知道多少次法,现在连阻拦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坐在原地看着师父把我端走。

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又或者是互相看不顺眼,又不得不忍下来。

眼见着我师父就要出门了,我突然觉得有些不舍,只好趴在灯壁上看着容亭。

不出意外的话,师父会替我找一个身体,然后把我养在流云峰,过上和大师兄一样的养老日子,然后我曾经的徒弟,如今的玹机上仙,就继续在这棣棠山威震四海。

也不知道我那被打吐血的大师兄怎么样了。

就在师父要跨出门的那一刻,容亭开口了,说出了这几天我听他过的最长的一句话。

「这个灯,你试过吗。」

按理说应该说您的,怎么成了一方尊上还不讲礼貌了。

至于用聚魂灯,这玩意儿可是流云峰传世的宝贝,除了浮琰那个傻小子谁会没事干了用这个,当然了,我用过不算。

我师父回头,把我甩的晕头转向。

「你是何意?」

怎么说呢,他们俩这个称呼总让我觉得他们是同辈,要不我给你俩当徒弟?

「只要魂魄还有一丝,无论多远,就都能聚起来,对吗?」

废话。

我师父也觉得是废话,所以没回答。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