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登峰旅途
《登峰旅途》全文免费章节在线试读 李飞周素素小说

登峰旅途本人老徐

主角:李飞周素素
朝廷命官被害入狱,其子李飞逃离遇险,但遇高人所救,因此进入术界修习。在实力至上的术界,他该何去何从?又是如何以平庸的资质步步为营跻身金字塔的顶端?在弱肉强食的术界,他又是如何扫平障碍位列金字塔的顶端?一切的一切,请让老徐慢慢道来。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25 14:36:4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登峰旅途》精彩章节试读

午夜时分,随着街上打更人吆喝声起,李府内也是忙碌一片。

李高远,当朝一品大臣,此时身着白色寝衣的他满头大汗步伐慌乱的朝着后院跑去,在他身后,王管家也是一脸患得患失之色。

“老爷,武大人真的要对我们下死手吗?我记得老爷和他关系不菲,这又是为何呀?”

王管家一边擦汗一边这样问道,只是这入秋外加深夜,真不知是何等变故让其如此这般。

“混账!”

李高远稍微回头骂了一声,接着加快几分步伐继续说道:“朝廷里的事情给你说也是白说,倒是我交代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老爷您放心!老奴已经安排好了。”

王总管赶忙点头回应。

李高远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顺着廊道出头,随后一把推开内院某个房间大门。

“谁?”

屋内顿时响起一声惊疑,只是黑灯瞎火属实看不清楚,只能依靠声音断定为女性。

“夫人!你快快起来!朝中发生大事,我虽然已在尽力控制,但后果如何真不好料,你且带着飞儿先走,等到事态平息之后我自会派人将你娘俩接回。”

李高远一边说话一边掌灯,而此时的王总管自然不敢进屋,只是乖乖的守在门外等待吩咐。

“老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飞儿白天上午练字下午习武,此时身体一定困乏,就不能明早再说吗?”

随着灯光亮起,那说话之人已经看的真切,正是李高远原配夫人周素素,此时正一脸凝重的起身准备下床。

“夫人啊!迟则生变!你不懂朝廷内事,快快穿衣去将飞儿唤醒,我已经安排好了马车。”

李高远急切的说着,双手还止不住的颤抖,似乎事态已经发展到了让他也感到恐惧的地步了!

周素素略一迟疑,似乎也明白了李高远的意思,当即一边穿衣一边朝着一侧大喊着:“香儿!快快起来!取上一些盘缠准备好,我们马上出城去!”

隔壁屋里,周素素的贴身丫鬟立马答应一声,李高远见此,好像失去耐心一般急匆匆转身出门朝着另外一处房间走去,而王总管则快速跟上。

睡梦中,李飞好像听见有人在叫他,吃力的睁开眼睛,他看见父亲焦急的看着他,就连平日里总是显得胸有成竹的王总管也是一脸急切的神情,这让他的睡意瞬间消失不见。

“孩子,来不及解释了,我知道这些时间你很辛苦,但眼下危机当前,你快快起身穿衣,你和你娘先出城回老家去避一避。”

李高远虽然急切难耐,但此时还是伸出微微颤抖的右手摸向李飞的头,一瞬间,两行浊泪滚落而出!

看的出来,李高远十分在意李飞。

这时,周素素已经出现在了门口,在她身后,还跟着一名约莫十五六岁的小丫头,此刻脸上不仅有些睡意尚未退去,更多的则是深深的疑惑。

李高远见此,二话不说安排他们娘俩出得后门登上马车,王总管还特意安排了两名身强力壮的随从,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心腹,足以信任。

“老伙计,对不住了。”

目送马车消失在夜色里,李高远忽然对着一旁的王总管这样说到,话语里,满是诚恳之意。

王总管一听此言,再一看对方神色,立马哎哟一声跪倒在地痛哭流涕起来:

“老爷,小的何德何能值得您这样说呀?”

看着王总管,李高远不知为何神色竟然安详不少,他慢慢扶起对方,语气竟然冷静下来:“你我相处几十年,互相之间了解颇深,我性子急,平日里只怕也会做出一些伤你心的举动来,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在意。”

松开扶着对方的手,李高远站在门口处举头望月:“天下之事,唯利相驱,人间之情,日久见真,如果我们能够熬过今夜,那么便是天下太平,反之……。”

李高远倒背双手,竟转身朝着里屋走去:“你放心,你为我免去后顾之忧,我为你安排衣食无忧。”

原地,王总管愣愣看着远去的李高远一脸愕然,他好像遇到了什么他从未遇到也从未想象到的事情一般。

李高远神态自若的换上官衣,戴上官帽,最后提着一口镶玉宝剑来到正堂正襟危坐,此时他神情冰冷,双目死死盯着大门口,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一般。

另一边,利用安排好的手段出了城门,车夫手中长鞭立马发出呼呼萧声,马车速度一瞬间提升极大,只是有些失修的官道使得里面三人颠簸不已,倒是身后两匹骏马稳稳跟着。

当马车驶入一片树林之时,忽的风声一起,一柄柄绒毛长枪自林中飞出,而它们的目标,赫然是马车车厢!

“呔!”

身后骏马上,那两人反应极快,此时各自抬脚一点马背,两道身形快速掠至车厢两侧,紧接着,自两人腰间各自出现一柄明晃晃软剑,一阵盘旋舞动之下竟全数将来袭之物通通扫开。

车内,周素素和李飞自然察觉异常,倒是车夫声音率先响起:“少爷!夫人!你们且坐稳了!”

当即,只听马鞭声一响,马儿嘶鸣着狂奔起来,整个车厢颠簸的更加厉害!

这时,前方道路上,一根结实粗大的绳子瞬间绷直,带起了一到落叶。

车夫反应不及,只听轰隆隆倒地撞击声一起,官道上那落叶与灰尘四下席卷开来!

车厢上两人反应不弱,几乎在马车失控的一瞬间就离它而去,马夫快速转身扑向车厢里,李飞也本能的护着周素素。

“快去看看夫人和少爷怎么样了!”

两人方一落地,其中一人提剑低喊,后者双腿一扭,快速朝着堪堪稳住且已经破碎的马车跑去。

“管好自己再说吧!”

随着此音响起,一杆长枪呼啸着朝着那人急射而来,后者怒喝一声,挥剑抵挡间,一道人影在寒芒闪烁间越过路沟与其战在一起。

一时间,双方打的是有来有回,竟就此僵持不下。

另一边,剩下那男子也被突然出现的一杆长枪拖住,而长枪主人身手不弱,招招致命间也是逼得男子只剩招架之力!

破碎的马车旁,李飞已经推开碎木板,此时的他身上有些血渍,不过却并不是他的,而是车夫危难之际抱着他们抵挡了撞击,倒是一旁的丫鬟倒地不起,不知伤势如何。

周素素一脸痛苦之色,此时她的腿上已被一根木刺伤着,车夫也紧闭双眼不在动弹。

“飞儿,你没事吧?”

周素素第一时间看向李飞,后者好似没有反应过来,有些呆滞的看着远处不断挣扎的马匹。

“有没有事得我们说了算!”

路边林子里,一名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肩抗一柄带环大刀缓缓走了出来,他身后,还跟着一群黑衣人,个个面带煞气手握各种兵器。

“武威!是你?”

李飞看着那少年满脸惊讶,周素素一咬牙拔出木刺,她捡起一块碎木棍挡在李飞跟前。

“哟!你们看!”

被称为武威的少年见此一幕,立马停下脚步指着李飞朝身后人继续说到:“原来李家少爷还需要他娘保护呀!哈哈……!”

随着众人哄笑声传开,李飞立马起身将周素素拉到身后,他气急败坏的指着武威厉声问道:“武威!想不到你竟是这等小人!”

“小人?”

武威放下大刀单掌撑住,一脸傲然的继续说到:“论年纪,我足足比你大上五岁,论武功,我一个可以打你三!你说,我哪里小了?”

说罢,他单脚一踢刀侧,单臂一提间使得大刀对准李飞:“如果真要说小,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的学问比你小,只是眼下,有用吗?”

“少爷,和两具尸体有什么好说的?”

武威身后一黑脸男子提刀向前,他并未阻止什么,周素素拉开李飞一指武威:“武威!难不成今晚之事就是你爹所为?”

武威一愣,他偏着脑袋看着周素素,随后点点头又摇摇头,就在这时,那边传来一声惨叫,周素素与李飞看去时正好看见那长枪男子将其武器从他对手胸腔拔出!

“二弟!”

另外一男子见此,爆喝一声竟避开对手朝着那边赶去,可是两人并未给他机会,双路齐攻之下很快将其击杀!

“少爷,老爷交代过,李家全府上下不留活口!”

长枪男子说罢,脚步一点地面,身形快速移动间枪头已经对准周素素!

李飞见此,弯腰捡起马鞭挥舞格挡,那男人一愣,似乎有些意外:“小娃娃有一手,只是看你能撑上几个回合!”

言毕,男子手中长枪挥舞间只是几招就将李飞拿下,却只是枪头抵着咽喉并未下手,其目光看向武威,好像在等他定夺一般。

周素素这边,爱子心切的她顾不得许多,立马上前准备与长枪男子以命相博!

武威冷哼一声,只见他身形一闪,大刀就此架在周素素脖颈处!

“李飞,我记得前些天你和我比试了两场,一场书法,一场下棋,我全都输了,要不这样吧!我现在在与你比试一场拳脚功夫,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你一手一脚。”

说罢,武威朝着黑脸男子使了个眼色,对方接过大刀压制住周素素,而长枪男子也移开枪头,一副不在过问的架势。

李飞咬着牙,他虽然不知道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眼下看来,这场比试不比不行了!

想到这里,他立马跑向武威并举拳就砸,后者显得不慌不忙,从容避开间一掌击在其腹部,使得李飞往后一个踉跄坐到在地痛苦不已!

“不!”

周素素大喊一声就要有所行动,那黑脸男子却将其压制的死死的,完全无法动弹!

“第一回合,你输了。”

武威淡淡的说着,还对黑脸男子点点头,后者大刀一滑,周素素胳臂上立马出现一道血痕!

“啊!”

李飞大喊一声,起身忍住疼痛胡乱打击,武威依旧不慌不忙的避开,顺势一脚将其踢翻在地!

随着又一道伤口出现,周素素大声喊着放过李飞,可后者已经失去理智,只是拼命想要打倒武威。

“第三回合,你又输了。”

武威单膝压在倒地不起的李飞身上,他看着周素素继续说到:“可惜了。”

说罢,黑脸男子得到指示,顿时他脸上煞气浮现,手中大刀举起间对准周素素狠狠砍去!

“不!”

见此一幕下的李飞双目通红!脸上也在一瞬间浮现出了两团不正常的红晕!

下一刻,武威看见自李飞掌心中冒出一团绿油油气体,此物方一出现,立马融入地面石板消失不见,下一刻,一根藤蔓从黑脸男子身后破土而出,那细长的尖端对准大刀一扫将其弹飞,紧接着藤蔓一个回头,狠狠贯穿黑脸男子身躯!

“这什么鬼东西!”

武威大吃一惊!但他还未来得及反应之时便感觉到腿上传来巨力!

低头一看,李飞双臂撑地已经离地一些巨力,武威见压制不住立马闪身避开。

就在其身形堪堪站稳之际,李飞已经起身朝着他狂奔而来,更诡异的是不知何时他右手中已经出现一根木棍,正带着凄厉风声朝他刺来!

武威想也不想立马躲开,可是那木棍一侧竟诡异的浮现一根较小些的木刺来,一下子刺进武威脸颊中。

武威痛苦的大喊一声,其他人也纷纷反应过来,那长枪男子和单刀男原本就在一旁看热闹,见此一幕虽然吃惊,却也没有耽搁什么,当即一左一右两道攻势朝着李飞袭来。

后者快速转身,左手一挥间,一团绿芒浮现间一根木棍再度出现,李飞左右一挡化开对方攻击,随即身体前倾木棍脱手间朝着两人急射而去。

两人正要抵挡时,两根木棍表面蠕动一下,下一刻,一根根细长且锋利的木刺如天女散花一般密密麻麻朝着两人席卷而去!

这种招式两人闻所未闻,根本无法尽数抵挡,两声惨叫下就此殒命。

解决两人,李飞一回头,却见武威已经站在周素素身前,他一手扣住其脖颈,一手提着大刀:“你别过来!你只要一动!我立马杀了她!”

武威左脸全是血,他身后,那些黑衣人好像见了鬼一般已经拉开了一些距离,看样子李飞这番表现着实震惊了他们。

周素素被挟持,李飞自然不敢轻举妄动,武威见有效果,忍住脸上疼痛大喊道:“捡起剑,先自断一条手臂!”

李飞看着脚下不远处的剑,又抬头看向周素素,后者神情虽然惊恐,但此时正不断的摇头阻止李飞这么做。

“快点!不然我杀了她!”

武威催促道。

李飞慢慢捡起长剑,周素素痛哭喊到:“你不能这么做!你这样做了之后你我还是难逃一死!”

说罢,周素素猛地抬手抓住刀背就要自行了断!

“不要!”

李飞大惊失色!急忙丢下长剑奔向那边,武威显然也没料到会这样,但也反应不过来了!

眼看刀刃即将抵达其脖颈时,只听尖啸声一起,一道黑影快速击在刀身上将其弹开!

武威一愣,李飞已经冲上跟前一脚将其踢开,随后抱着周素素往后拉开距离。

大刀接触地面石板,叮当声还未散去,武威和其他人却东张西望看着四周,李飞也知道刚才有人出手相救,自然也四下观察,倒是周素素好像有些不能接收李飞的变化,正看着他的手。

“没想到啊没想到!”

树林里突然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没想到老夫路过此地竟能遇到这样的事情,不知是算老夫倒霉还是你们走运。”

随着此音落地,一道身影从树林里缓缓出现。

借着月光看去,李飞发现对方约莫六十多岁,一身白衣,头发花白一片,此刻正一脸叹息之色。

“你是谁?”

武威惊疑不定,不过已经从另外一人手中夺过一柄长刀。

老者并未理会武威,他慢慢朝着李飞走来,周素素有些害怕,她不知对方是敌是友,正努力护在李飞身前,后者虽然感到疑惑,但此刻他感到一股巨大的疲惫感向他袭来,周身上下,也慢慢浮现刺痛,渐渐的让他感到不能忍受!

“这位小友,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

老者停下脚步双手倒背,双目一眯间正在打量着李飞。

“感谢高人出手相救,妾身乃……。”

周素素见此,本来打算出口说些什么,但老者却抬手阻止她的言行并这样说到:“小友,我来问你,你师承何派?”

李飞双耳已经嗡嗡作响,听不真切老者说了些什么,此时不但周身疼痛让他痛苦异常,而且大脑里一阵阵巨大的眩晕感让他站立不稳朝着一旁倒下。

老者身形一闪,抬腿接住李飞使其朝着侧面滚去不会直接砸在地面上,而周素素这才后知后觉的惊呼一声。

“不要动他!”

老者阻止周素素的举动继续问道:“你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此时的周素素焦急如焚,根本不知如何回答,老者见此,只好这样说到:“那么我换个问法,你是他何人?”

周素素十分担心李飞,但也不敢贸然做些什么,只好快速回答道:“妾身是他的娘亲。”

“好!你继续回答我,他是那派术士?”

老者依旧双手倒背,显得从容不迫,而此时的李飞虽然痛苦异常,但这么近的距离倒也勉强听得见。

“术士?什么是术士?”

周素素蹲下身想要搀扶李飞,却被老者一把拉开:“这么说来,这位小友只是情急之下自我觉醒了?怪不得我看他的术能如此古怪,原来完全是凭蛮力在驱使。”

“高人可有解救之策?”

周素素虽然焦急万分,但平日里的修养还是让她抓住了重点,此刻双膝跪地祈求道:“只要老先生愿意救治我家孩儿,妾身就算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老者闻言并未说什么,而是半蹲下来伸出右手按住李飞右手脉搏处,周素素大气也不敢喘的看着他,心里诚恳的祈祷一切都会变好。

收回手,老者突然露出一丝笑意,他淡淡说到:“解救之策自然是有,就看你是否愿意替他答应。”

周素素一愣,她立马磕头说到:“只要老先生能够救治我家孩儿,一切条件妾身全都答应!”

老者双目微眯,他阻止周素素的此种行为上下打量着李飞,就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事情一般。

“想要救他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得先告诉你他为何如此的原因。”

老者缓缓起身间,右手一翻,一颗什么东西就落入李飞嘴中不见踪迹,他继续说到:

“正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这位小友如果就此平淡过此生,那么也就无法觉醒自身灵根获得感应天地能量的机会,至此术界也将失去他这么一位术士。”

老者双手倒背继续说到:“但正常情况而言,想要发现一名术士,需要广撒网,然后由系统化步骤一步步成为术士,像他这种情况,属于危机情况下的自我爆发,一般而言轻则失去理智变成**,重则就此丢掉小命。”

“当然,能够依靠自己挺过去的情况少之又少,所以你意下如何?”

老者看向周素素,后者虽然不明白对方所谓的术士到底是什么,但她肯定不愿意选择让李飞依靠自己去坚持这条路的。

“妾身一介女流,不知如何是好,既然老先生有办法,还是一切以老先生拿捏即可。”

周素素流着泪看着李飞,后者脸色好转一些,但神情还是显得有些痛苦,她也明白,眼前这位神秘老者刚才出手间肯定是帮助到了他一些的。

“既然这样,那么老夫也就直说了。”

来者呵呵一笑的继续说到:“只要你能替他答应成为我的弟子,那么恢复一事自然好说。但恢复过程需要消耗诸多名贵药材,这可不是你们这些普通人能够想象的,所以我还有一个要求。”

“还请老先生明示。”

周素素显得有些紧张,可别前脚离开虎口,后脚又踏入狼穴啊!

“不用担心,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老者摆摆手微笑着继续说到:“等他伤势恢复,我会倾尽全力传授他一些东西,然后在他拥有自保之力后去往某处帮我寻找某样东西。”

周素素脸色一凝,她想当然的以为,眼前这位高人如果都无法得到的东西,李飞又凭什么能够得到?

“我老了,行动不便,所以才会如此这般,不过你放心,那样做的话也并非九死无生,而且比起现在最起码可以让他多活几年。”

老者似乎看破了周素素的担忧,语气随和的这样解释一句,这让后者心情极为复杂,而地上的李飞也明白老者的意思,只是苦于现在无法张嘴说话,只能看向母亲。

“我给你三个数的考虑时间,毕竟我可不是专门为了救你们娘母俩才出现在这里的。”

老者好像有些不耐烦起来,一边转身看向武威等人,一边竖起左手的三根手指头放在周素素能够看得见的地方,而武威等人见老者看来,均都一个激灵!

他身后处的黑衣人中,已经有人慢慢转身准备逃跑。

“我让你们走了吗?”

老者冷哼一声,右手竖起中食二指,下一刻,让周素素大惊失色的一幕出现了!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