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公主嫁到:腹黑将军宠不停
《公主嫁到:腹黑将军宠不停》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宋清越宛子成小说全文

公主嫁到:腹黑将军宠不停陆暖

主角:宋清越宛子成
太傅嫡女被算计到尸骨无存,最终惨死在庶妹手中。重生为长婷公主,宋清越立誓要害她的人血债血偿。昔日渣男辱她,毁其子孙!害她埋乱葬岗的庶妹,送入青楼!不曾想有一将军找上门,愿主动与她联手,愿助她,宋清越不敢信,她逃避:“我长婷此生绝不与他人共侍一夫。”谁知道他却说:“公主金枝玉叶,理应如此。”宋清越红了眼眶:“苑子成,你若说谎,本宫要诛你九族。”“臣,遵旨。”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15 14:48:0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公主嫁到:腹黑将军宠不停》精彩章节试读

苏晴雅语气严厉,骆静娴的脸色瞬间变得刷白,连忙跪在地上,胆战心惊的认错道,“是嫔妾的不是,公主殿下息怒!”

“行了,别影响本公主包扎,丽妃请回吧。”

宋清越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还算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丽妃暗自咬了咬牙,带着自己的婢女瑾书退了出来。

“娘娘,咱们就这么走了吗?”瑾书似乎有些担忧,更是不甘心。

“再待下去本宫怕就要跟那孔泽龙一样凶多吉少了。本宫真是奇怪,这长婷公主怎么突然就变得不太一样了?”

这点,才是让丽妃最感到害怕的。

“有吗?公主殿下还是一如既往的盛气凌人,她不是向来这般说一不二吗?”瑾初歪着脑袋不理解的问道。

丽妃摇了摇头,“可她从不会跟本宫动怒。”

这小贱蹄子平常是个一没脑子二没主见的,只会吆五喝六,生气了说两句好话一哄便立马没事了,可今日却出乎寻常的冷静,身上的贵气比平常要更显眼了。

“可是奴婢还是觉得公主殿下应该不会真生气,她还是在乎您的,不然,之前金玉冠那么贵重的首饰,公主殿下都送给您了。”

“那可不是她心甘情愿,那是本宫费了好大劲才从她那里磨过来的!”

丽妃嘴角抽动,眸光中流露出些狡黠之色,“对啊!还有那顶玉冠啊!走,去披香殿!”

披香殿是宋清珊的住处,同样是嫡公主,既然宋清越翻了脸,她只能换一颗棋子了。而且,自己手中还有这么一个关键物件在手可以利用。

想摆脱她?门都没有!

而另一边在皇帝的宁宸殿里,宋清越端坐着在一旁,殿下跪着几个婢女,均将同埋得低低的,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在这青天化日之下,你们居然能让自家的主子被人欺辱至此?要你们有何用!”坐上的皇帝宋明宇沉着一张脸,眸中的怒色清晰可见。

“陛下恕罪!奴婢是真的不知道许公子为何会进去!奴婢一直在外守着,从未有人进过啊!奴婢不敢说谎!”

贴身侍女碧儿瑟瑟发抖,眼下明眼人都看得出,皇上是真的动怒了。

“那你倒是告诉朕,许泽龙为何会进到公主寝宫!要是再不说实话,全部拉出去杖毙!”

宋清越端起茶杯轻珉了两口,香醇入口,看来,应当是宫里新进贡的好茶。

“父皇这里的茶,着实是比儿臣那里好喝啊。”宋清越不深不浅的开口,眼神不经意的瞟了碧儿。

“朕知道皇儿心善,可也不能饶恕了她!”

宋明宇斜了一眼宋清越,这么严重的事,自己都急成什么了,没想到她的皇儿还有闲心思喝茶。

“儿臣没说饶恕她,儿臣只是想到自己在用膳时饮了些酒,碧儿也是关心儿臣给奉了杯解酒茶,随后儿臣就昏了过去。”

宋清越的记忆非常清楚,碧儿只是一个奴婢,她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她估摸着,应当是被人给利用了。

果不其然,在听到自己的话后,碧儿惊慌失措,不停地磕头替自己辩解,生怕自己一个不慎就丢了性命,

“奴婢冤枉,那杯茶是真的不是奴婢泡的,那杯茶是……是……是丽妃娘娘挂念公主,给公主殿下送来的!”

丽妃!皇帝似乎明白了,眼中浮现出嫌恶之色,平日中,他最是厌恶这些勾心斗角的把戏了。

“那杯茶现在在何处?让太医验过了吗?”

碧儿摇了摇头,带着些哭腔解释着,“公主殿下睡下后,奴婢就将剩下的倒掉了。”

碧儿说的诚恳,而且宋明宇心里清楚的很,碧儿不可能说谎。虽然没有证据,可他的这些妃子是什么货色,他再清楚不过了。

“这女人,胆子真是越来越大,连朕的公主都敢动!来人——”

“陛下!”

皇帝刚要下令,只见丽妃哭哭啼啼的跑了进来,后面,则跟着的,便是五公主宋清珊。

苏晴雅嘴角一丝冷笑,这人啊,还真是不经念叨。

宋清珊一进门,什么都还没说,便先直直的跪下,愤恨的抬头瞪了宋清越一眼。

“父皇,儿臣知道您宠姐姐,可您不能偏心,不能让他胡作非为!”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顿时全都寂静无声。

一边是权宠一身的长婷公主,一边却也是皇后的小女儿,身份地位也差不到哪里去。两人针锋麦芒,还真不知道这皇帝会更偏向谁啊!

“清珊,起来说话。”宋明宇语气变柔软了些,这个女儿也是自己心尖上的宝贝,跟宋清越是完全相反的两种性格,今日如此激动,宋明宇也有些迷惑了,

而宋清越也不恼,从丽妃和她这个五妹妹一起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他便已经心如明镜了,看来在这里,是要注定上演一场好戏了。

“父皇,您不能只能听宋清越的一面之词!什么茶水?什么下药?都是她信口雌黄!她一向荒淫无道,更是对儿臣的驸马有非分之想!她想要丽妃娘娘帮她达成目的,但丽妃娘娘不答应,她宋清越便自己出手,却将罪责都摊在了泽龙和丽妃娘娘的身上!”

宋清珊越说越愤怒,在他刚进门的时候,便已经听到宋清月与父皇对话的声音,加上丽妃之前的挑拨,心里的怒火更是被挑了起来,且势头正盛,久久不能平息。

丽妃跪在地上,虽然一言不发,却也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你这样说你姐姐,有证据吗?”宋明宇瞧着他说的逼真,半信半疑。

“当然有证据!丽妃娘娘,拿出来吧!父皇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丽妃眼神飘逸,表面上不知所措的模样,随即颤颤巍巍的将自己怀中的金玉冠拿了出来。

这金玉冠可不是普通的冠,这种冠,只有皇家子女以及皇贵妃或皇后才能佩戴的头饰,而这顶特质的金玉冠上,赫然镶嵌着三枚秀玉,整顶冠由纯金铸造,如果不是全天下权宠最盛的女子,根本不会拥有这顶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