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万道独尊
《万道独尊》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陈渊吴柳音小说阅读

万道独尊君莫惜

主角:陈渊吴柳音
挚爱背叛,家族无情。卑微少年,一朝登天。剑指苍穹,傲笑诸仙。世间万道,独尊九天!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15 14:29:2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万道独尊》精彩章节试读

陈彦,败了,而且,败的非常彻底。

“诛杀陈商,需要暗算吗?”陈渊的口中吐出一道讥讽的声音,使得众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他与陈彦的战斗,堂堂正正,而且是以最纯粹的力量进行碰撞,但结果,却是觉醒境六重的陈彦落败,这足以证明陈渊的实力。

“你杀害陈商,是铁一般的事实,至于你凭借什么手段,都无关紧要。”有长老冷声开口,目光疯狂在陈渊身上扫荡,“你何时突破到觉醒境三重的?”

“我需要告诉你吗?”陈渊微微一笑。

诸人眼眸微眯,今日的陈渊,身上似乎笼罩着一层神秘的光环,先杀陈商,后败陈彦,他一身修为,从何而来?

“不说也不要紧,你以为我们杀一个觉醒境的蝼蚁,很难吗?”那长老人物向前踏出一步,黑白交杂的头发飞扬而起,劲风朔朔,杀机毕露。

“我认为,暂且可以饶他们一命。”

这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众人循声望去,顿时神色闪烁,陈绝,竟愿意饶陈渊的性命?

他可是陈商的兄长、陈啸的长子,天赋绝伦,实力可怕,是毫无悬念的家主继承人!

他要放过陈渊?

“我说的饶命,是另有安排。”

看到众人不解的目光,陈绝淡淡笑了起来,“你们难道忘了,三天后,是什么日子吗?”

“三天后?”陈啸看着自己的儿子,略微沉吟了下,“你是指,望天崖?”

“不错,每年的这个时候,望天崖的封印都会松动,到时候,我们需要不怕死的人进入望天崖,寻找尽可能多的宝物,这小子,正合适。”陈绝面带微笑,可这笑容,却让人不寒而栗。

“他年纪太小!让我去!”

陈海峰激动地大吼,想要代替陈渊进入望天崖!

“你连路都走不清楚,能进得去望天崖吗?”陈绝拂袖,一股真元力量拍打在陈海峰身上,震得陈海峰连连后退。

“不准动我爹!”

陈渊想要挡在父亲身前,然而,陈啸的手掌轻轻一握,顷刻间,恐怖的禁锢之力降临在陈渊身上,犹如一尊大手将陈渊紧紧包裹,让他动弹不得。

“杀我子嗣,是要付出代价的。你记着,我不是和你商量,要是你不去,你爹会死得很惨!”

陈啸的话语冷血而残酷,手掌随意一颤,陈渊的身体便被甩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墙上。

“咳咳。”

陈渊的骨骼好似都要被震裂来,对方,这是拿他爹的性命来威胁他!

“我可以去,但我爹在陈家的安全,你们要保证。”陈渊站了起来,神色锋锐,陈家此刻阵容强大,他根本不可能取胜。

可要是有机会能走出陈家,兴许会有一线生机!

“你们可以先回自己的院子里,但不得离开陈家。这三天,你们父子俩好好休息一番,这样才能在望天崖内好好为家族效力,弥补你们造成的损失!”

众人的眸光闪烁了下,陈绝,已经开始替陈啸发号施令了吗?不过,陈啸似乎也不觉得有任何不妥。

“看来,自从一个月前,陈绝踏入凝脉境七重后,家主就有放权的想法了。这也难怪,二十岁的高阶凝脉境强者,迟早名震大夏,前途不可**!”

旁边陈家众人心思转动,对于日渐没落的陈家来说,能诞生陈绝这样一位天才人物,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没有理睬陈渊父子俩的态度,众人皆漫步离去,很快,牢房内只剩下了陈渊父子。

“渊儿,你快想办法离开望州城,望天崖乃是绝地,九死一生,连玄府境强者进去都很难活着出来,他们这是想要你死在里面!”陈海峰担心地说道。

“到时候再看吧,我先扶您回去休息。”陈渊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道望天崖的凶险,可是,他有别的选择吗?

以陈绝的性格,敢让他们回到自己的院落,必然派人处处监视,想要离开,谈何容易。

“爹的伤势太重了,以前还能运功疗伤,现在却只能服用疗伤丹药了。”

回到院落,陈海峰不久就躺下休息了,可陈渊却犯难,他不能离开陈家,想要得到丹药,唯有去陈家的丹药房。

陈渊盘膝坐下,运转玄功,数息时间后,陈渊再破境,入觉醒四重!

在走出院门的一刹那,他能明显察觉到暗处有好几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一群鼠辈。”

陈渊的嘴中淡淡吐出了四个字,那几双眼睛一直盯着他,让陈渊浑身都不自在。

“王大师,我需要疗伤的丹药,还请将我父子月例的丹药给我。”

踏入陈家的丹药房,陈渊恭敬地鞠了一躬,说明了来意。

然而,眼前站着的中年男子却似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般,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情,没有理睬陈渊。

陈渊眼底闪过一缕寒芒,虽说丹药师在大夏皇朝拥有极高的地位,也不至于傲慢至此吧。

但为了治疗陈海峰的伤势,陈渊还是非常客气地开口道,“王大师……”

“没有。”

还没等陈渊说完,中年男子便将他的话打断,“疗伤丹药,极贵。你,不配。”

“王赜承!”

陈渊忍无可忍,这姓王的摆明看不起他,不想给这个丹药。

“我本来想客气一些,没想到,我太客气,反而让人以为我软弱可欺!”

陈渊脸色阴沉,“你是陈家聘请回来的丹药师,照例,我父子俩每月应当有三枚丹药的供应,可是这几年来,你一枚都没有提供。以前我爹大度,不跟你计较,今天,我却要和你算这笔账了!”

“和我算账?”

王赜承停下了手头上的事情,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这小子,要和他算账?

丹药房内有不少陈家之人,他们听到陈渊的话,也都投来诧异而讥讽的目光。

地牢的事情刚刚发生不久,还没有传开,他们并不知道陈商死在了陈渊手上。

在他们眼里,陈渊依旧是从前那个无法修行的废物。

而且,吴家刚刚宣布断绝与陈家的生意往来,也是因他而起。

一个废物,在这种情况下,还敢用这种口吻跟王大师说话?

简直是不知死活!

“不错,今天,就和你算清楚,总共欠了我家多少丹药。你自己乖乖交出也就罢了,要是不肯,就别怪我下手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