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穿成太后只想咸鱼
《穿成太后只想咸鱼》小说精彩阅读 《穿成太后只想咸鱼》最新章节目录

穿成太后只想咸鱼妃玺

主角:柳芸姜太师
「敲黑板:本文大女主,无男主,无CP」穿越就成为云昭最尊贵的女人,本以为可以荣华富贵的咸鱼一生,岂料四面楚歌,处处是坑,不仅要名,还要命。皇帝做梦都想亲政?玉玺奉上,孩子,自己玩去吧!后妃宫斗揽权?凤印抛出去,看谁抢食的姿势最优美。百官争权夺利?来,上一把瓜子,她要找个最舒服的姿势围观。觉得自己猥琐发育就能做好咸鱼,万万没想到,所有事情绕了一圈又回来了,这真不是欺负老人家?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8-19 09:54:2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穿成太后只想咸鱼》精彩章节试读

同样高兴又意外的还有不少人。

孙贵妃在梧桐宫徘徊了半个时辰,清冷的眸子划过一丝精明:“你们说,这太后都什么意思?”

大宫女明月和明心对视一眼,迷糊的摇了摇头。

倒是一旁站着的妇人,韦姑姑开口:“这事儿,确实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按理说,太后刚刚让皇上亲政,交出了玉玺,那应该会更加看重后宫宫务才是,怎么会跟着交出来了呢?”

孙贵妃点头,站在窗前望向远方,伸出葱葱玉指摸了摸面前含苞待放的凤仙花。

“不是做做样子,而是真的交出来了,大有完全不管的意思。”

“而且,同为贵妃,移交宫权不立皇后就算了,为何将凤印交给姜欣,而不给本宫?”

想到这个,孙贵妃清冷的俏脸多了一抹怒气,眼睛盛满了不甘。

韦姑姑轻笑:“这点,奴婢倒是能猜得到,因为平衡,娘娘是启王的侄女,王爷虽然是异姓王,可掌管云昭大部分军权,太后自然要防着你,让人掣肘你。”

“跟当初封妃的时候一样,三大辅臣互为牵扯,谁都压不过谁,最终就将皇后之位空悬了。”

“而且,若非贵妃只有两位,景贤妃又只是沈丞相家的庶女,只怕当初为贵妃的两位还有得争。”

自家主子虽然只是侄女,可到底是启王亲弟的嫡长女。

若非这出身,还不一定能压过景贤妃一头。

孙贵妃扯出一抹讽刺:“自古嫡庶有别,沈悦曦这个只会卖乖的倒是捡了个便宜。”

“区区一个庶女,就算没能成为贵妃,皇上和太后不也为了平衡,给了她一个封号吗?”

“不仅做了四妃之首,还因此高了其他三妃半级,有什么不满足的。”

若非沈丞相没有嫡女,又哪里轮得到一个庶女这般风光?

说起沈悦曦,孙贵妃止不住厌恶和鄙视:“倒是这太后,本宫总觉得有些看不懂了。”

韦姑姑挑眉:“无所谓,没有了玉玺,又没有了凤印,以柳家的出身和权势,无论她想做什么都已经翻不出浪花来。”

“而且,就算凤印在姜贵妃手里,这公务分摊得也算公平,各有重要之处,也有鸡肋之处,好好做就是了,太后再想收回去,可就没门了。”

孙贵妃嘴角微微勾起,冷峭的脸上多了一抹灿烂,让她整个人都柔和了几分:“只可惜,太医院没分到本宫手里。”

“不过,御膳房也不错了,明月明心,明日就将梧桐宫的小厨房收拾出来,本宫要开小厨房,终于可以放心的吃一顿了。”

以前,太后没同意,所有嫔妃都没有小厨房。

如今,她还不能第一时间给自己一个方便?

梧溪宫,景贤妃看着各部门刚刚送来的账册,甜美的笑容中多了一抹精明。

打发走捧臭脚讨好的低级嫔妃,景贤妃挑眉:“小翠,通知父亲,让他安排一个会看账会做事的进宫。”

不等回话,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若不是嫡母不慈,从不曾让人教本宫什么,何至于权势到手,却连账本都看不懂?还谈什么管理宫务?”

越想越来气,景贤妃扬手就将手中的茶盏给砸了出去,满脸阴鸷,哪里还有丝毫甜美可人?

殿内的宫女吓得跪了一地,大气都不敢出。

小翠连忙给小伙伴小花使了个眼色,“娘娘放心,奴婢一定会照实说的,丞相大人必然会了解娘娘的难处和危机,到时候派个得力的人,肯定不会比两位贵妃娘娘做得差。”

小花习以为常的指挥着人将碎片清扫干净,“小翠说得对,娘娘,你就放心吧,太后娘娘既然将公务交到了你手里,只要不出大错,就没有收回去的道理。”

“以娘娘的聪明,自然很快就能学会的,到时候管得井井有条,让皇上刮目相看。”

闻言,景贤妃脸色好看了一些:“好了,赶紧传信,让父亲定夺。”

庶女的出身一直是她的痛,当初明知道她要入宫,嫡母依旧死活不愿将她记在正房名下,以至于她不得不输两位贵妃半筹。

同为三大辅臣的女儿,凭什么只有她仅仅是贤妃?

这一天,真是足以被历史记载的大日子。

云昭皇朝的盛元帝不仅亲政,连后宫也风云涌动,暗潮澎湃。

得到了权力,某些人的野心就开始膨胀起来了,很多家族都能感觉到,云昭皇朝的格局在这一刻彻底改变。

唯有太后的凤翼宫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移开了视线。

而柳芸为了过平静享福的日子,还在整治身边的人。

晾了紫叶两刻钟,紫叶一直跪着反省,心中已经闪过无数念头,却不敢动一动。

柳芸犹自想明白,借着宽袖的遮掩,取出一颗药丸扔进了茶盏里,看着它化为无形,眼神才重新落到紫叶身上。

长在红旗下二十五年,她到底还是做不出直接杀人的举动,那就只能将紫叶变成忠心不二的自己人了。

“既然知道错了……”柳芸顿了顿,挑眉说道:“以后就谨言慎行,什么该说,什么该做,跟了哀家五六年,你还不明白?”

劫后余生,紫叶连忙磕头:“奴婢多谢主子宽恕,奴婢定然恪守自己的本分。”

柳芸嗤笑:“紫叶,哀家若是记得不错,你似乎不是第一次啊?”

紫叶皮子一紧,头皮发麻:“主子,奴婢再也不敢了。”

柳芸:“哀家有些不放心呢,不如……你将这杯茶喝了,哀家再问你话。”

一旁伺候着的蓝叶吓得哆嗦。

紫叶更是瑟瑟发抖,四肢发软,唇色发白,难道主子还没有原谅她?突然就要她的命了?

蓝叶张了张嘴想要求情,却是刚抬头就对上主子瞟过来的眼神,所有话瞬间卡在喉咙,头皮一凉,不敢再有所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