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暴君婢女,正道的光
暴君婢女,正道的光张一卦殷时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暴君婢女,正道的光Linus快来喝奶茶

主角:张一卦殷时
我是暴君的婢女,刚替暴君挡了一剑。这——————么大一把剑,扎的我吐血三升。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7-23 16:22:2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暴君婢女,正道的光》精彩章节试读

殷时半夜三更出来的时候,我还在地上跪着。

实在困极了,即便跪得特别不舒服,还是有一会儿没一会儿地打盹。

睡得迷迷糊糊,猛地听人咳嗽了好几声,我正寻思是哪儿来的病秧子,一睁眼,殷时就站在面前。

他身形挺拔高大,伫立在前头,身上披了银狐氅,臂上还揽了一条黑狐裘,“错了吗?”

毛茸茸的,想必很暖和。

大概意思,错了这条毛茸茸的狐裘就算归我了。

只不过都跪到这会儿了,我更不可能服软,挺直了腰板,不知道哪儿来的自信,“我没错。”

他都被气笑了,“张一卦,明目张胆运尸进宫,你觉得自己没错?”

我张了张嘴,想不出什么由头辩驳,扭过头小声嘟囔,“明目张胆错了,我该偷偷摸摸的。”

“什么?!”他眉头皱褶。

“你给我站起来,说这么小声谁听得见。”

照道理来说,听到这个话,我应该很积极地起来的。

只不过此刻,我两条腿跪得比椒麻鸡还要麻。

我磨蹭了半天,他看不下去,长臂一伸把我从地上拽了起。

我又怕摔倒,又怕站不稳,一个趔趄,两条手臂圈成吊环似的挂在他脖子上。

画面定格。

可以,气氛非常到位,星空月光,寒风飕飕,孤男寡女,肌肤相亲。

我只感觉肾上腺激素极速飙升,眼前可预见的一切可能,都只剩下了一个冲动绵长的吻。

照理说我俩该干的都干了,四下又没人,他没必要不好意思的。

但是很显然,殷时天生就没长那根谈恋爱的筋。

“下去,沉死了。”帅哥锁眉。

靓女叹气,“那行吧。”

我不情不愿地下来,捶了几下腿好不容易恢复了,再起身抬头,发现他已经一个人,自顾自走了,走了……

我气喘吁吁地追上,“喂、你不是来给我,送衣服穿的吗?”

“不。寡人是怕自己冷。”说完,他把狐裘又包在了身上。

恕我直言,我虽然不是人,但殷时是真的狗。

第二天鸡叫没三声,殷时把我从地上喊起来,继续去殿前跪着。

不知道为啥,我病都快大好了,如今却还是和殷时睡一个屋,只不过他睡床上,我睡地下。

他五条厚厚的天蚕丝被,我一张薄薄的卷铺盖。

不过还好,大概是屋里烧了火炉的缘故,夜里倒也不冷。

反观某人五条被子,也不怕捂出病来。

“要不我还是去洗裤衩吧。”我承认自己后悔了,仍想濒死挣扎,“你今天穿的啥颜色?”

“我去给你扯两块布做新裤衩就当我俩扯平了?你能不能别让我去跪了。”

一提裤衩就像戳到了殷时的软肋。

“张一卦。”殷时每次叫我名字,准没什么好事,我缩了缩脖子。

“再提裤衩,要你的命。”

有些人表面上看上去严肃正经,私底下穿花裤衩都不让人家提。

“吃完早饭,跪满五天。”他丢完那句话,便出门干他自己的事。

五天,那可是整整五天。

我一面在心里把殷时骂得狗血淋头,一面苦着脸不情不愿地跪了下去。

诶,什么情况?

砖还是那块砖,地还是那块地,我还是那个我。

跪下竟然不疼了!

我掀起衣摆,这才发现,膝盖包着一层密不透风的护膝,只不过我刚刚疲乏极了,走了一路竟然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护膝,哪儿来的护膝?

我还没来得及想明白,有人牵着一个孩子打这边朝我走过来。

“就是她!太傅大人!昨天就是她说我皇苏!”

我一看,那不就是昨天和我掰头的小奶娃吗?

再打眼一看,牵着他的人一身天青色,生得儒雅风流,未语人先笑,看上去十分和气,“旭成,跑慢些。”

“又被我皇苏罚跪了吧?哼,你活该!”小奶娃冲我做了个鬼脸。

“旭成。”半是责备口吻,又透着些无奈,他冲我端端正正地作揖,“旭成年幼,还望姑娘多有包涵。”

我摆摆手,“不至于,我还不至于和个孩子一般见识。”

那人又同我聊了一会儿,他一口一个姑娘,又是作揖又是赔罪,把我弄得倒有点不适应了,“我不过宫里的寻常婢女,太傅大人不用这般客气。”

他笑,“寻不寻常,姑娘自己不知道吗?”

这……

旭成听不懂我二人说话,觉得没趣,没过一会儿就和路过的小红跑去野了。

那太傅名叫刘复意,倒也没什么大人架子,寻了个门槛,同我面对面坐着。

“旭成昨日回来便同我告状,还闹到了陛下那头。”刘复意娓娓说道,“少有人敢这般妄言大胆,指摘陛下的不是,刘某这才想见识见识。”

嗯?

殷时知道我说他坏话?!

那半大孩子知道什么好赖,说不定就照搬的原话,可是殷时昨天看上去,倒也不像是生气,“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刘某和陛下,都知道姑娘不是那个意思。”刘复意从容带笑,表情轻松,“不然姑娘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好端端地在这儿了。”

这般说完,刘复意就长长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