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天医令
精品热文《天医令》陈阳苏雅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无删减

天医令打工不朽

主角:陈阳苏雅
妻子怀胎十月被逼工地扛水泥,胎儿流产妻子彻底疯癫,母亲捡垃圾凑医药费给儿媳看病,却被栽赃毒打,临终前,母亲含泪吹响儿子留下的海螺,那一夜,四海浪卷风云雷动,万千海兵赴青州......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7-23 15:33:4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天医令》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只有两台

陈阳神情阴沉,他看着苏金海,强忍怒气:“现在,你给我一根根的,把菜捡起来吃掉,漏掉一根,我今天就打断你的腿!”

苏金海不屑的冷笑起来,“陈阳,你特么装什么比呢!你知道不知道,你今天出狱归来,白家非常的生气!”

“还有,据说秦峰金融公司被人给砸了,是不是你干的?”

“我跟你说,今天我和我妈来,就是要把我姐接回去,和你彻底的离婚!从此,你们娘俩的死活,和我们苏家,没有任何关系!”

柳如桦原本还很生气。

可当她听了苏金海的话,整个人吓得全身颤抖。

柳如桦恐惧的说:“白家......为什么白家还不肯放过我们?儿子你不会真的去秦峰公司闹了吧,他可是白文峰的大舅子,他不能招惹啊!”

他连忙抱着母亲,轻声的说:“妈,你别害怕,真的不用担心,我会解决好的。儿子在监狱里,认识了一些人,他们很厉害,不怕白家的。”

趁着陈阳安慰柳如桦的时候。

苏金海与蔡云两个人,冲进了屋子里。

他们来这里,是要把苏雅带回家中。

彻底的和陈阳家里,断了关联!

生怕会因为陈阳的关系,连累到他们自己家。

蔡云冲进屋子里,看到自己女儿竟然被绳索死死的绑在床上,她愣了下。

然后“嗷呜”一声怒骂了起来!

“柳如桦,你这个没良心的老狗!你不是人!就算我女儿疯了,就算我女儿没办法给你老陈加传宗接代了,但是,你们也不能如此的没人性,如此的虐待我女儿啊!”

蔡云骂着骂着,趴在床上,痛哭了起来。

苏金海则是赶紧去解绳索,他怒声说:“妈!你别哭了!赶紧解绳子,把我姐带回家。”

陈阳和柳如桦冲进屋子里。

柳如桦赶忙说:“亲家母,你误会了,真的是误会了,我之所以把小雅绑着,是因为害怕她发了疯乱撞,撞坏了身子骨。”

“放屁!”蔡云擦着眼泪,“你就是一个没人性的老东西!给我滚一边去!”

苏金海则猛地扯着柳如桦的头发,要把她摔在地上。

陈阳看到这一幕,实在没办法忍!

他上前一步,一巴掌扇在了苏金海的脸上,接着又是一脚,把小舅子给踹出了屋门!

随后,陈阳把蔡云推开,说道:“苏夫人,你别在这里哭哭啼啼冤枉别人了!当初如果不是你把苏雅赶出家门,她也不会疯掉!”

“你放屁!”蔡云指着陈阳的鼻子,“我不把我女儿赶出去,我们整个苏家都得跟着你陪葬!白家是整个姜省第一大家族,我们怎么敢招惹!就是你连累的我女儿!不仅害的我女儿疯掉,现在还虐待她!滚开,我要把女儿带回去。”

陈阳不耐烦起来。

他直接把丈母娘推出了屋门,冷声说:“苏夫人,如果不是你刚刚,为了小雅掉下那几滴眼泪,我早就把你扔垃圾桶里去了!现在,这里是我家,苏雅是我的女人,谁都不能动她!”

苏金海爬了起来,他气的咬着牙,说:“陈阳,你这垃圾还敢打我!我告诉你,你家房产证都被收走了,指不定明天你家房子就没了!”

“而且,你凭什么养我姐,你一个刚刚出狱的废物,身无分文!你妈也是一个捡垃圾的穷鬼!”

“你但凡有点良心,还记得我姐的好,就和我姐乖乖的离婚!别再让我姐跟着你受罪!”

陈阳皱了下眉头,随后,他掏出了两个房本。

“看好了,秦峰已经把房本还给我们了。另外就是,我有钱,苏雅跟着我,绝对不会再受苦!”

苏金海和蔡云两个人都不屑的大笑了起来。

蔡云指着柳如桦,说:“你们有钱?哪里来的钱?指望你妈捡垃圾,还是指望你妈继续摆摊卖菜?我女儿当初就是瞎了眼,才会执意要嫁给你这种没出息的东西!”

陈阳强忍着怒气,要把丈母娘两个人赶走。

就在这时候。

外面,车灯亮了起来。

接着,三辆奔驰,中间夹着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停了下来!

蔡云和苏金海两个人,看到这些车,一下子面色发白。

苏金海紧张的说道:“完了完了!肯定是白家的人找上门来了!”

蔡云也是跺着脚骂道:“陈阳这废物,赚钱不行,惹事的本事倒是不小!以前得罪白家,就被人关监狱里去了!现在,一出来就去秦峰金融公司那里闹腾,看来,这一次小命都保不住了!”

旁边的柳如桦,也是死死的拉着陈阳。

她瘦弱的身躯,挡在儿子身前!

她可以死,但是,她一定要保住儿子的命。

陈阳看到母亲的姿势,鼻子发酸,他轻声说:“妈,你真的不用担心,来的人不会是白家。”

“哼,怎么可能不是白家!”苏金海怒声说,“那可是劳斯莱斯幻影,整个青州就两台,一台是白家二少爷白文童的,一台是青州首富李成江的,难道你还以为,是李首富来家里看望你这个坐过牢的废物不成?!”

苏金海拉着蔡云,往后躲,两个人都生怕和陈阳沾上一丁点关系。

这时候,劳斯莱斯车门打开。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手里提着一个刺绣做成的口袋,走了下来。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