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荒野玫瑰
荒野玫瑰秦卿谢晏深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荒野玫瑰唐颖小

主角:秦卿谢晏深
秦卿极尽所能的想要睡服谢晏深,她野心很大,妄图让他臣服于自己,而后叫他心甘情愿的奉上他的一切。谢晏深是谁?南城最阴狠的人,还是个出了名的病秧子,有传闻他不近女色是因为那方面不行。只有秦卿每天都在担忧,谢晏深会不会死在她温柔乡里。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18 10:17:1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荒野玫瑰》精彩章节试读

夜间,秦卿醒过来,她被送回了自己家。

身上的酒臭味道让她想吐,她撑着身子起来,头很痛,像要裂开。

缓了一会之后,她才起身,进了卫生间,拉开下面的抽屉,翻出了一盒布洛芬,干吞了一粒。

镜子里,她的妆都花了,脸色很白,像鬼一样。

脱下**,白色的底上,有一圈血迹。

她姨妈刚过不久,这不是姨妈。

是证明她干净的东西。

她有一瞬的失神,眼眶红了红,而后将**丢进了垃圾桶。

……

第二天,秦卿正常上班。

刚坐下,隔壁小王就凑过来八卦,“你跟谢晏深什么关系啊?”

今个一早,整个公司都在讨论她跟谢晏深的事儿。

秦卿没理他,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点开邮件看了看,这时手机震动,她看了一眼后,表情变了变,迅速起身,出去打了个电话。

在门口碰上老板,叫她去一趟茂达找谢晏深签合同。

正好如了她的意愿,正愁着没有合适的借口去找他。

然而,不巧的是谢晏深今个不在公司,去了宝源旗下的温泉山庄泡温泉。

山庄是朋友新开的,邀了他好几次。他不怎么喜欢泡温泉,但秦茗喜欢,也就应下了。

这边泡温泉的环境很好,像谢晏深这个级别,自然给安排最好的位置。原本准备的是鸳鸯温泉,但秦茗有些不好意思,就分开两边,池子中间隔着一堵木板墙。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闲话。

秦茗是保守又矜持的性格,就是穿着衣服泡,也要分开。

不像她妹妹,裤腰带那么松。

他坐在池子边上,两只脚浸在水里,他不太喜欢这里的空气,整个人有点恹恹的,提不起劲。

放在身侧的手机震动,他余光瞥了眼,拿起来看了看,是一段监控。

一个女人鬼鬼祟祟的进了他的房间,不是别人,就是那裤腰带松的妹妹。

他看完,把手机放回去,神色不变。

秦茗:“我想给秦卿介绍个男朋友,你也认识,就上次跟我们一块吃饭的傅医生,你还记得么?”

谢晏深喝了口水,回道:“记得。”

可惜拿不住,一个木头桩子怎么擒的住狐狸。

夜里九点,谢晏深回房,房内静悄悄的,门口放着一只行李包,一双高跟鞋。

而这些东西的主人,就站在落地窗前伸舒展四肢,瞧着像是要变身。

她穿着真丝睡袍,挺短,不到膝盖,手抬起来,衣服也跟着往上提,差一点走光。

他顺手关上门,跨过她的高跟鞋。

秦卿自若的说:“这里真舒服。姐夫,你好偏心呀,带着姐姐,却不带我。”

谢晏深走到沙发前坐下,将手机放在一侧,拿了茶几上预备着的安神茶,浅浅抿了一口,说:“正常操作。”

秦卿看着他冷漠的后脑勺,当然明白,谢晏深上她,没有任何意义,他也不是正人君子,没有负责一说。

他们之间的关系更是不会有任何变化。

不过,她现在能够站在这里,也算特殊了。

她拿起桌子上的合同,走过去,弯下腰,把合同放在茶几上,衣领很松,谢晏深只拿余光,就看了个大概。

穿着内衣,看来今天是来正经说话的。

她把合同挪过去,说:“早上去了趟茂达,秘书说你不在,出来的时候碰到了前任姐夫,寒暄了几句。我记得那时候姐姐与他感情挺好,听得出来,他还没有释怀。”

她站直身子,朝着他微笑,“所以我们一拍即合,他想把姐姐抢回去。”

“你怕么?”

她这是明目张胆的玩火。

他掀了眼帘,“怕你玩不起。”

秦卿:“新的生活助力好用么?”

前阵子,谢晏深招生活助理,她一直等着,看到信息就投了简历。结果内部消息出来,今早上他看了简历,直接从里面选了人。

谢晏深笑了笑,没理她。

“看到我的简历了么?”她绕过茶几,故意坐到他跟前,膝盖挤进他双腿之间,娇嗔道:“干嘛不选我呢?”

“送上门的东西,一次就腻了。”

“你说姐姐会相信你,还是相信我?”她歪着头,装作思考的模样,她说这话,自是手里有充足的证据,让他无可辩解。

他用鼻子哼了一声,没将她的威胁放在眼里。

他要的,没人能抢走;他不要的,谁也塞不进来。

她的手指在他腿上画圈圈,撒娇道:“用我嘛。”

谢晏深喝着茶,眼尾都没给她一个。

他身上的睡袍松松垮垮,领口岔开的很大,胸膛半露,她的眼睛不由的盯住他左边胸口,隐约能看到那条疤痕。

她盯的有些出神,手指停止了转动。

谢晏深注意到她走神,望向她的眼,此时她的脸上没有之前那些轻浮又刻意的表情,呆呆的,很温顺。

“看什么?”

她立刻回神,笑道:“周一我报道,要是被赶出来,我就跟姐姐坦白。我要她把你让给我,当不了你助理,那就当你的老婆,一步到位。别的我不行,扮可怜要东西是拿手绝活。”

落下这句话,她就准备走,刚穿上高跟鞋,门铃响,秦茗的声音隔着门板,飘进来,“晏深,你睡了么?”

秦卿站在门口,回头看他,不慌不忙的问:“需要我帮你开门么?”

谢晏深擦了唇,放下茶杯,“滚进去躲好。”

秦卿环顾一圈,打开门附近的柜子,坐了进去。

谢晏深开了门,秦卿透过缝隙看出去,看到秦茗走了进来,身上的那条睡袍与她的一样。

“我想跟你一起睡。”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