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不小心把攻略对象打死之后我成了名侦探
裴青元祁小说 《不小心把攻略对象打死之后我成了名侦探》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不小心把攻略对象打死之后我成了名侦探酱汁儿爱吃糖醋鱼

主角:裴青元祁
不小心把攻略对象给打死了怎么办?急求,在线等!莫名其妙穿越到了一个修仙ABO世界里的裴青在被迫绑定系统且不小心把自己的攻略对象打死之后又发现自己攻略对象的官配全程目睹了这一切!裴青:??我还能好吗?系统:你可能不能了。被攻略对象的官配强行缠上并且跟随了一段时间之后,裴青发现对方简直就是个柯南体质!到哪哪死人!于是为了自保,裴青毅然决然的抛弃了对方自己跑路。然后他发现,哦,原来死神竟是我自己。那没事了。裴青想。果然还是回去抱住大佬的大腿求保护好了。可是谁能告诉他这个大佬为什么仿佛人格分裂一般总是阴晴不定啊!!时而温柔时而腹黑时而冷漠时而邪魅……而且还对他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救命啊!!你不要过来呀!!坤泽和坤泽在一起是不会有结果的!系统:不好吗亲亲?一个对象,四种体会,全部拥有哟!元祁:谁告诉你我是坤泽的【微笑.jpg】事后——裴青:垃圾系统……老子要解绑啊啊啊!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6-17 18:34:4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不小心把攻略对象打死之后我成了名侦探》精彩章节试读

“麻烦船家了,把我们二人连带着这只狐狸一同带过去吧。我们要去灵海镇。”

末了他又扭过头去对裴青说了一句:“裴兄……日子过得艰难,就不必还我了。”

裴·日子艰难·青:“……”

“这……灵海镇最近不太平呐。”那船家接过了银子让他们上船的同时又略带了些犹疑,想了想还是对他们道:“二位公子不知是为何而去?”

“实不相瞒,我们前往灵海镇是因为我朋友想吃烤鸭。”元祁露出来一个人畜无害且十分单纯的微笑对着他道:“我虽对此不感兴趣,但既是友人所愿,只得陪同前往。”

那老船家似乎因为这个顿了顿,看了一眼自从上了船便不再说话的裴青。

裴青藏得好,但他还是在对方遮掩得过于厚实的后颈处发现了端倪。想必这人应当是个坤泽了。而他身边那个抱着小狐狸还笑得分外温和,上船后甚至招呼他往里坐里头的位置更舒服的人……

想必是个乾元。

是恋人吵架了。船家满脸堆着笑,觉得自己参破了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男男相恋在这里并非是什么惊世骇俗之事,船家很快了悟了他们的身份,满脸了然地又对元祁道:“灵海镇近日不太平,人都道是有妖魔作祟。二位公子若是只为了游玩要去那处,还是等过段时日吧。”

“除了灵海镇,其他几个小镇也都是不错的地方,太平,而且吃食也不错。”那船家一边划着船,一边努力向他们推荐了好几个地方。元祁假意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裴青,略微为难道:“还是算了。”

“便往灵海镇去吧。”元祁笑着说:“友人开心最重要。”

紧接着元祁又提出为了安全,请那船家仔细同自己说道说道灵海镇最近的怪事。

在一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元祁点了哑穴,根本说不出话来还被压制着做不了什么动作的裴青只能在暗中恶狠狠地看着元祁。

他方才上了船之后便被背后的元祁趁机点了哑穴不能说话,而后他把狐狸塞回了自己怀里,自己则是想方设法和船家套话去了。

裴青咬牙切齿的摸着手里的狐狸,大有要上去咬他一口的想法。但是很快又偃旗息鼓了。

方才他们上船的时候听到船家说那儿不太平他便想开口要去别的地方了,到时候刚好在随意哪个小镇下船同他告别。至于钱,福腻在,他自然是有钱的。

只不过元祁根本没给自己这个机会。

元祁打听完了之后很快又回来了,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个水囊。他趁着船家不注意的时候解开了他的哑穴,把水囊递过去:“喝口水吧,刚才打的。”

裴青:“……不用。”

裴青拒绝了他的好意。他没说话,黑着脸默默地往一边挪开了一些,离元祁更远了:“我和福腻在灵海镇前面一个小镇下去。”

这是刚才福腻和他商量好的结果。身为系统,福腻自然是可以不用言语就和他交流的。只是这种方式使用的比较少而已。

方才听那船家说灵海镇附近有许多怪事发生之后福腻就连连表示或者要紧,要不还是别去灵海镇换个地方吧。毕竟哪里都可以吃喝玩乐,但是不是哪里都安全的。

裴青思量后也觉得是,便打算提前下船。

元祁闻言笑得更开心了,他伸手拍了拍裴青的手道:“来不及了。”

“我方才便已经去同那船家说了,把我们直接送到灵海镇去,不在别的地方做停留。这样省时间,也省了许多麻烦事。”

裴青:“??”裴青满脑门问号的看着他。

元祁则是笑得分外开心,“其实换个角度想,灵海镇的情况也不一定就有那么糟糕。”

“裴兄看开些。”元祁道。

他把水囊放在裴青身侧,自己则是开始闭目养神。

裴青怀里抱着小狐狸,颇为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元祁。突然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了。

若说他只是突然对自己有了几分兴趣所以故意接近,也不至于做到这个地步。

但若说元祁对自己有所图谋……

他一没钱,二没关系人脉,三没靠山,唯一一个自己有的东西便是一个基本没啥用还吃的比他多的系统小狐狸。

他若是想要,早上的时候自己就已经给过他了。

“我觉得,这个人的动机,很不纯。”福腻在他怀里待了一会儿,仔细打量了一下元祁之后对裴青说:“他老跟着我们,要么是有所图谋,要么是……想拐卖我们。”

“这个世界不会有什么挖肾啊肝啊之类的东西的邪恶组织吧??”福腻在他怀里待着,突然之间开始不安了。

裴青:“……你问我我问谁。”你是系统还是我是系统,我不问你就不错了,你还反将一军了。

小狐狸对他道:“要不,我们趁着他睡着了,跳河逃走吧?”

裴青:“我不会游泳。你会吗?”

于是怀中的小狐狸十分愤懑的挠了一下他的手背道:“我只是一只可爱的小狐狸啊!我怎么可能会游泳呢!”

“计划报废。”裴青对他道:“既然如此……反正都是想去吃烤鸭的。不如走一步看一步。”

“咱们现在跑也跑不过他,反而被他当狗溜着玩。”裴青大有一副就这么拉倒了的趋势,靠在船上也合眼睡了。

小狐狸见状也靠在他怀里闭了眼。一人一狐竟是就在这摇摇晃晃的船上合眼睡了。半点戒备都无。元祁垂眸看了一眼全然不知他正在打量着自己,只是睡得安稳的男子,心情复杂。

等到两个时辰之后,元祁把他喊起来了。

“快到了。”元祁收回放在他肩膀上摇晃了许久的手。

裴青刚睡醒,还有些茫然。看了他一眼没明白什么意思之后便低头去看元祁刚收回去的手。他的衣裳是宽袖,方才收回手去的时候刚巧经过他眼前,一小截没被衣衫藏好的皮肤**了出来。

他似乎在上面看到了什么东西,但是很快元祁的袖子便遮住了那一小块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