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豪门虐爱:贺少的契约罪妻
豪门虐爱:贺少的契约罪妻温雨凝贺明尧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豪门虐爱:贺少的契约罪妻橙子俞

主角:温雨凝贺明尧
当年说要娶我的人是你深夜十二点。马桶里躺着一滩黑色的浊血。温雨凝分外平静的用纸巾擦干净了嘴角污秽的血迹,抬手按下冲水键。她的步子分外拖沓,从浴室到床边不过几步路的距离,她却如登天堑一般艰难。床单上那张CT报告格外刺眼,图上那个肝脏布满了黄色的小小颗粒,格外恶心。[肝癌晚期确诊,建议……]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17 18:10:4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豪门虐爱:贺少的契约罪妻》精彩章节试读

温雨凝醒来的时候已经又过了一天。

本来以为贺明尧恐怕会像以前一样将她关起来,醒来的时候却是在床上。

保姆阿姨见她醒过来,脸上的表情才放松了点;“夫人,您睡了一天了,有位姓温的先生打过家里电话找您,还有您的助理,说公司有文件要您签字。”

“谢谢。”

她勉力打起精神道了句谢,撑着自己坐起来喝下阿姨准备的粥,等阿姨端着碗一出去,那些粥又染着她身体里的血被吐进了马桶。

她吃不下。

肝癌会让人食欲不振,她现在吃什么都只觉得恶心。

已经没什么精神动弹,但温氏是爷爷的心血,除此之外,她大学毕业后一手建立的云梦集团,也还需要她打理。

公司上千口人等着她安顿,总不能她撒手人寰,公司里的员工就瞬间没了去处吧。

房贷车贷压在他们身上,她要安顿好那些人。

“温总好。”

“温总注意身体呀,最近看着好像瘦了不少,脸色也憔悴。”

即便她是精心化了妆才出现在公司,员工们依旧能看得出自家BOSS的身体似乎是有些虚弱的样子。

温雨凝踩着尖细的高跟鞋,脸上的得体大方的笑;“谢谢关心,我没问题。”

她走进办公室瘫软在宽大的椅子上,后背又已经被冷汗打湿,腹部疼得浑身无力,连脱掉大衣的力气都被抽得一干二净。

温氏和云梦的财务报表都分外喜人,温雨凝依依不舍的摩挲着那些似乎都带着她体温的文件夹,等腹部的痛感稍微轻一点,才拿起电话拨通了法务部的专线。

“请张律师现在来我办公室一趟。”

……

“什么,您,您要立遗嘱?!”

已经年近半百,从温雨凝的爷爷掌权时就在温氏法务部的张律师惊得连手上的钢笔都差点落了下来,看着温雨凝格外孱弱的模样凝重开口:“温总,您的身体是否……”

“不是。”

温雨凝脸上挂着笑,竭力忍着腹部的痛,神色自若的拿起水杯悄悄将止痛药塞到嘴里;“我身体很好,最近只是休息不够,立遗嘱也只是防止意外的发生,您别多心。”

张律师这才松了口气,他是看着温大小姐长大的,温林业这个做父亲的不成器,温雨凝的兄长温言倒是能力不错,手段却太狠了,最适合掌权的,只能是温雨凝,要是温雨凝倒了,温家怎么办?

温雨凝也是这么想的。

她的遗产,要请算下来绝对不是小数目。

留给温林业?只能被败光。

留给温言?他现在已经有微讯集团了,而且以他那种为了利益不择手段,不惜触发法律,全然没有底线的经营理念,爷爷精心经营的温氏,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至于贺明尧……

他恶心关于她的一切,巴不得她去死,先前认定她对苏云茶下了手的时候,甚至不惜出手打击温氏,等她一死,自然也巴不得毁了她和爷爷的心血。

“在我死后,我名下的所有财产,包括温氏、云梦两个公司,全部捐给红十字会。”

她的声音无比淡定,就像这份遗嘱真的会在许多年后才会实现:“所有在职员工按照工龄发放国家规定的十倍离职补偿。”

张律师又愣了愣,鬼使神差的换了称呼。

“大小姐,您还很年轻,可能还会有子嗣,不需要考虑吗?虽然云梦和温氏不属于婚后共同财产,但是……”

温雨凝抿了抿嘴正想找个理由圆过去,突然看见办公室门口站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就按照我说的做吧,麻烦您了……张爷爷。”

她冲着张律师露出一个微笑,看上去毫无破绽。

张律师只得点点头离开办公室,打开门就看见陆易南站在门外,脸上的表情冷硬又痛心,却在看见他的瞬间挤出了一个笑,侧身让开老爷子才进了办公室。

雨凝不想公司动乱,他愿意帮着瞒。

但他没想到,明明前天在电话里还愿意来医院治疗,现在竟然打算立遗嘱。

陆易南昨天在医院整整等了一天,温雨凝的电话关机,家里的电话是保姆接的,说温雨凝和贺明尧一起出了门。

一直到凌晨,他没忍住守在了温雨凝家楼下,却不小心在车里睡了过去,还是她家里的保姆认出了他,说温雨凝去了公司,他才强忍着疲惫赶过来。

“学长你……辛苦了。”

温雨凝看着陆易南布满血丝的眼睛,抿了抿嘴却只说出这么一句话;“为了我,不值。”

“你不治疗了吗?”

陆易南几乎已经克制不住汹涌的情绪,一向温和平静的声音都带了些颤意:“你才二十六岁,你的未来还……”

“我不需要未来了。”

温雨凝就这么定定的看着他,眼中却没有半寸光彩:“学长,能让我期待未来的人都已经不在了,所以我也不需要未来。”

小时候别人哄她,乖乖听话等长大了妈妈就会回来,可她现在知道妈妈不会回来。

爷爷已经去世了,甚至都没来得及看着她结婚。

那个曾经说要娶她的贺明尧……也已经消失了。

她的人生并无牵挂,也没有未来,与其被那些延续生命的仪器锁在病床上狼狈不堪的求一线生机,不如死了干脆。

陆易南双眼更红。

“雨凝,肝癌的治愈率现在比多年前高了很多,想想你还多年轻?你还有多少事情没有体验过?这个世界很美好的,只要你积极配合治疗就一定能好起来!”

“好起来有什么用?”

温雨凝嘴角扯起一抹苦得让他攥紧拳头的笑:“早在生病之前,我就已经活得生不如死。”

陆易南紧紧咬着牙。

“现在就去跟贺明尧离婚——是他让你这么痛苦!只要没有他,你的人生不会是这个样子,我们不放弃治疗好不好?肝癌不是绝症,你能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