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木皇真经
《木皇真经》陈二蛋杨雪柳全文免费阅读

木皇真经沙鹰

主角:陈二蛋杨雪柳
姐姐美丽善良,弟弟疯疯傻傻,相依为命的姐弟受尽欺凌。一场奇遇,让弟弟获得医武传承,从此,保护姐姐成为他的最高使命!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17 16:12:3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木皇真经》精彩章节试读

夏雨荷担心事情闹大搞出人命,赶紧冲过来,拉住陈二蛋的手,“二蛋,别打了。”

陈二蛋愤恨地说:“姐姐,这**欺负你,我帮你揍死他算了,反正我是傻子,杀了人也不犯法。”

曹豹一听吓坏了,“夏雨荷,你弟弟虽然是傻子,你可不是傻子啊。他要是打死我,你就是教唆杀人。钱我不要了,牙疼我也不看了,你让我走吧?”

陈二蛋在夏雨荷的劝告下,放走了曹豹。

夏雨荷担心曹豹回来报复,就锁上大门,扭头看到陈二蛋一身的灰尘,胳膊也划破了,她心疼滴说:“二蛋。你受伤了啊?赶紧洗个澡,姐给你擦点药。”

夏雨荷在自家后院用木板修建了一个洗澡间,在淘宝上花五十块钱买了一个二手太阳能,夏天冲凉很方便。

陈二蛋正洗着,门一开,夏雨荷拿着香皂,毛巾进来了。

给陈二蛋洗完澡,夏雨荷说:“二蛋,我先给你上药。上完药,我们再吃晚饭。”

夏雨荷拿出一瓶药水说:“二蛋,你把上衣脱了。”

陈二蛋把上衣脱下来,露出线条明朗、肌肉云集的臂膀,夏雨荷仔细看了看,伤势并不严重。

胳膊和软肋上还有几处淤青,夏雨荷用手碰了碰受伤处,温柔地问:“疼吗?”

陈二蛋说:“有点疼。不过没多少关系。”

“只要没伤到骨头就好。”夏雨荷就开始给他涂药水。

砰砰砰!

突然有人敲大门,一个女人喊道:“夏医生在家吗?你快去我家看看我爹吧,我爹被蛇咬了。”

陈二蛋一下就听出来,喊门的正是陈秀月,他爹被蛇咬了?

夏雨荷不敢怠慢,赶紧穿好衣服去开门,“秀月姐,你别慌,我这就跟你去。”

夏雨荷提上医药箱跟陈秀月就走。

“姐姐,等等我,我也要去!”陈二蛋也追上来。

陈秀月的娘家疙瘩营就是邻村,上午她和余德彪偷情被陈二蛋撞上,羞愧之下她吓得赶紧回家了。事后,余德彪回家告诉她,陈二蛋掉进三界沟里的枯井摔死了。再也不用担心自己和公公的事败露了。谁成想,陈二蛋竟然活生生出现在家里?

“你是人还是鬼?”陈秀月吓的差点坐地上。

陈二蛋说:“我当然是人啦。”

“难道这傻子从井里自己爬上来了?这个二蛋疯疯傻傻的,估计不懂男女之间那事,就是摔不死估计也不会对别人说。哎,余德彪纯属多此一举。”陈秀月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因为自己老爹伤势严重,陈秀月来不及多想,“夏医生,咱们快点走吧,再晚一会儿我爹估计就不行了。”

夏雨荷救人心切,就带着陈二蛋,抓紧时间来到陈秀月家中。

此刻,陈秀月的父亲陈大军躺在床上不住地**,陈秀月的母亲王琴正拿着热毛巾给陈大军擦洗伤口。

看到夏雨荷来了,王琴赶紧招呼:“夏医生,你赶紧给你大军叔看看吧,他都快不行了。”

夏雨荷放下药箱子,开始查看陈大军的伤势,他的小腿上,有一处被毒虫咬过的伤口,伤口发黑,整条腿都变得浮肿。

夏雨荷心中一沉,说道:“这好像不是被毒蛇咬的啊。”

王琴说:“你大军叔今天下午去果园干活,坐下来抽袋烟的功夫,发觉腿上被咬了一口,却没有发现是什么东西。回家后,他就站不住了,这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开始口吐白沫。夏医生,他爹要是在出点事,剩下我们母女俩,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陈秀月也拉住夏雨荷的手,“夏医生,求你你赶紧救救我爹吧?”

夏雨荷心情沉重,却不敢随意开药,山区毒虫甚多,必须对症下药,如果确定是被蛇咬的,夏雨荷可以治。可是,根据伤口的形状看,绝对不是被毒蛇咬的。要是下错了药,陈大军的性命就保不住了。

夏雨荷正在为难的时候,陈二蛋说话了,“姐姐。大军叔是被黑蜈蚣咬的,这种黑蜈蚣比毒蛇还要毒。不过,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公鸡血一碗、鱼腥草、射干、白头翁、穿心莲各五十克,熬成汤。给大军叔吃下去保他没事。”

王琴气道:“傻二蛋,你姐给你大军叔看病呢,你别瞎掺和。”

陈二蛋委屈地说:“我也是帮忙呢。”

王琴嘲笑说:“你一个傻子,要是也能开药方,还要医生干什么?”

夏雨荷心中一凛,“对啊,导师曾经也说过这个药方,专治黑蜈蚣要伤。”

可是,究竟是不是黑蜈蚣咬伤的陈大军?恐怕就连陈大军自己都说不清。

疙瘩营距离临海市医院很远,送医院治疗明显来不及,自己若是不给开药,看陈大军的样子,最多也就能挺半小时了。

重新观察了一下伤口,夏雨荷发现,陈大军的伤口还真相似被黑蜈蚣咬伤。

于是,夏雨荷心一横,说道:“公鸡血一碗、鱼腥草、射干、白头翁、穿心莲各五十克,熬成汤给大军叔喝。”

王琴和陈秀月全都大吃一惊,陈秀月着急地说:“夏医生。傻二蛋的话你也听?这要是把我爹治死了可怎么办?”

夏雨荷说道:“如果不开药,你爹半个小时后肯定毒气攻心,必死无疑。这个药方不是傻二蛋开的,是我以前给别人开过,他记住了而已。”

“秀月姐,你在这儿守着你爹,我和你妈去熬药。”夏雨荷吩咐说。

“好,我这就去开火,准备熬药。”王琴不敢耽搁,陪着夏雨荷去了厨房。

屋里只剩下陈秀月和陈二蛋,这时候陈大军已经昏迷。

陈二蛋悄悄对她说:“秀月姐,你和余德彪干的事,我可谁都没说呢。”

陈秀月脸蛋一红,低声说:“傻二蛋,你要是敢告诉别人,村长一定揍死你。不过,你要是帮我们保密,姐好好奖励你……”

陈二蛋就问:“你奖励我什么?”

陈秀月随手从抽屉拿出一个手机来,这个手机是陈秀月前几天刚淘汰的,是一部八成新的华为手机,“傻二蛋,你要是帮我保密,这个手机就送给你了。我当初花一千多块钱买的呢,才用了一年。里面好多小游戏,还能上网看新闻,好玩着呢。”

陈二蛋接过手机塞进兜里,“秀月姐,那我就帮你保密,手机归我了。”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