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前夫有约,傅小姐跑不了
《前夫有约,傅小姐跑不了》完结版精彩阅读 《前夫有约,傅小姐跑不了》最新章节目录

前夫有约,傅小姐跑不了红丫

主角:厉墨池傅慕旋
离婚三年归来,前妻变成了贴身保镖。他问她可以多贴身,结果二人贴到了床上去了。她对他带着浓浓的恨意,而他对她却是暧昧不明。明明不能相爱的两个人,却偏偏走到一起,除了万劫不复,就是互相折磨。三年前就明白的道理,可是三年后,他却依旧沉沦在这份感情中。阴差阳错的爱情,阴谋交叠的误会,让二人渐行渐远。等她知道了真相,却发现,原来他爱得那么深,那么早,连她都不知道。只是这一切会不会都太晚?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13 13:44:2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前夫有约,傅小姐跑不了》精彩章节试读

“这确实不是你家,也没有你的什么宝贝。”厉墨池不悦的声音从二楼传来,他站在黑暗中,居高临下的望着傅慕旋。

傅慕旋清醒了几分,她抬眸看了一眼身形模糊的厉墨池,淡淡道:“抱歉。”

其实她有什么可道歉的,不过是认错了家,又没有认错了她的“宝贝”。

厉墨池冷冷一哼,“韩姨不在家,我饿了。”

傅慕旋走到一旁的墙边,打开了客厅里的水晶吊灯,她再次抬头看着厉墨池,没好气的说道:“厉先生,我不是你的保姆,我是保镖,而且距离我们吃过午晚饭才过了三个小时。”

“你也知道那是午晚饭,我再说一遍我要吃饭!”厉墨池忽然变得有些任性。

傅慕旋抿着要爆粗口的嘴,愤愤然的走进了厨房。

厉墨池一定是饿死鬼投胎!

她打开双开门的冰箱,韩姨十分体贴,居然早就做好了饭菜用保鲜膜包好放在冰箱里,只要拿锅热一热就好了。

电饭煲里,还有热乎乎的米饭,根本不用她动手。

热了一荤一素两道菜,她给厉墨池盛了一碗米饭,一起放到餐厅的桌子上。

她怎么有种回到过去的感觉。

好像很久以前,她也总是这样,半夜起来被他折磨的来厨房做饭。

她上楼来到书房叫厉墨池下去吃饭,才想着敲门,却听见里面传来夏馨雅的声音,“墨池哥哥对不起,我这两天要陪着好朋友在瑞士度假,不能赶回去给你过生日了,我送你的礼物你收到了吗?”

傅慕旋停在书房门前,她浓密的御姐低垂,绯红的唇自嘲的弯起,原来他迫不及待的回来是在和夏馨雅视频啊。

害得她以为,厉墨池是知道她全身无力,所以才早些回来休息的。

就在她举棋不定要不要敲门的时候,却听见厉墨池说道:“太晚了,你好好休息。”

“嗯,墨池哥哥再见。”夏馨雅对着摄像头吧唧了一声,二人的关系十分的亲密。

傅慕旋转身身体依靠着前面,如果她没记错,直到现在夏馨雅和陆建新还有婚约吧。

咔嚓!

书房的门打开,一抹鲜明的光线从书房里投射出来。

厉墨池背着光站在那里,侧首看着她,语气薄凉,“你居然还有偷听的癖好。”

“用得着我偷听吗,你们这不是在广而告之吗?”傅慕旋也是嘴上不饶人。

厉墨池停下脚步,背对她,用十分冰冷的语气说道:“这件事情和你无关。”

“确实和我无关。”傅慕旋不悦,她才懒得去管他们的事情。

厉墨池不再理她,甚至连饭都没有,转身回到了卧室,狠狠地甩上了门。

“呵!”傅慕旋低声一笑,不知道在自嘲还是在笑什么,她缓缓的走下二楼,背光中她的眼角有些晶莹。

——

放在床头的私人手机震了一下。

傅慕旋带着黑框眼镜,拿着笔记本正在上二手市场,她准备将堆满房间的衣服鞋子名牌包都卖掉,换得的钱都拿去捐给希望工程。

听到手机振动,她放下电脑,拿起了手机。

又是她的小情人:想听小美女唱生日歌。

傅慕旋的眼底闪过一丝爱怜。

她在珍珠白的蕾丝吊带睡衣外罩了一件黑色针织衫,然后走出卧室,来到厨房。

别墅里,除了她和厉墨池,就只有韩姨在。

韩姨已经睡下了,而厉墨池应该也睡下了。

她没敢开大灯,用手机当成手电筒抹黑来到厨房,她轻轻的关上厨房的门,按下了点灯的开关。

漆黑的厨房倏然亮起,她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门,从里面取出一盒巧克力布丁。

从柜橱里找出一只白瓷小碟子,将布丁倒扣在上面,取下盒子,一只十分完整的巧克力布丁就出现在了盘子里。

她拿出手机,点开照相机,又调成了录像模式,找来一个支架放到自己的面前。

双手合十在胸前,她轻声道:“宝贝,今年我有事在外不能陪你过生日,但是我保证以后你的每一个生日我都不缺席,祝你生日快乐。”

她酝酿了一下,又清了清嗓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我宝贝生日快乐,爱你哦~”

刚唱完,却听见厨房外传来男人低低的笑声。

傅慕旋立刻按下手机停止录像,但是还是将视频发给了小情人。

她气愤的来到门口,门一开却见厉墨池站在那里,眼角还带着嘲笑。

“你笑什么!”傅慕旋嗔怒。

“傅慕旋,没有想到你五音不全。”厉墨池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新奇,但是一想到她是在给别人唱生日歌,他的心里就不舒坦。

难道她忘了吗,今天也是他的生日。

傅慕旋不悦的一哼,“我何止五音不全,我不爱吃胡萝卜和芹菜,喜欢吃面食,喜欢白玫瑰,生日是冬天,你都知道吗?!”

他不知道,因为她从未入过他的眼!

“那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厉墨池抓住她的纤细的皓腕质问着,他灼热的视线顺着傅慕旋精致的下巴往下看,一直看到她精美的脚踝。

他神色一凛,下巴不由得绷紧。

她穿成这样,还在录像,到底是要给谁看!

“厉墨池,放开我!”傅慕旋挣脱了一下,厉墨池一直在用力,她白皙的手臂上已经出现了青色的淤痕。

“傅慕旋,那个人是谁?”厉墨池拉近她,一手攫住她倔强的下巴,另一只手贴在她的臀部,将她往自己的怀里按去。

那柔软的触感让厉墨池产生了几分不真实的感觉。

身体中的渴望似乎在燃烧着。

他从未如此想要一个女人,除了她。

“厉墨池,你有病。”傅慕旋不想再去反抗,反抗只会让厉墨池越来越兴奋,越来越得寸进尺。

“是啊,我有病。”厉墨池的声音很低很低,他的身体炽烈滚烫。

不知为何,他对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产生了兴趣。

三年前是这样,三年后亦是如此。

嘶的一声,傅慕旋身上的睡衣被厉墨池撕开,他将唇贴在她的耳边,“我得了一种没有你就会死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