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偏执总裁娇宠萌妻
《偏执总裁娇宠萌妻》小说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宜熙傅庭深小说阅读

偏执总裁娇宠萌妻澄茶

主角:宜熙傅庭深
她是被豪门抛弃的富家千金,父亲拒不相认,母亲锒铛入狱。为了救男朋友的命,无奈之下,成了金主的笼中物。却被金主宠上天,人生从此开挂。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11 13:40:2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偏执总裁娇宠萌妻》精彩章节试读

包厢里的人都傻眼了,这疯女人竟然对傅庭深耍酒疯,肯定是活腻歪了。

傅庭深反手拽住了宜熙的胳膊,把她带出了包厢。

宜熙喝的烂醉,嘴里一直含糊不清的念叨着,“骗子,这是救命钱。”

傅庭深觉得这女人烂透了,借着耍酒疯,来碰瓷。

也可以理解,毕竟那晚在手术室,她还想着临时加价,三十万他给了三百万,还不知足!

马不停蹄,又来这里!她也真忙。

在走廊,Cc姐看到宜熙和吃了药的小鸡仔一样被傅庭深拎出来,吓的脸色惨白。

要知道,傅庭深想要弄死谁,和踩死一只蝼蚁一样简单,人命在他眼里,不值钱。

她忙跑过去,“傅先生,这是怎么了?宜熙是我们这儿新来的年纪小,不懂事。”

傅庭深冷眸看向这儿的领班,薄唇轻启,“和你无关,她我今天带走。”

CC小心翼翼的开口说:“她不出台的,傅先生我们这儿的姑娘这么多,我给您介绍两个。”

傅庭深淡声开口,袭来的确是让人窒息的压迫感,“在我这里没有不可以,既然出来就要想到有这么一天。”

宜熙跌坐在地上,胃里翻江倒海,头发散开有几根黏在了嘴唇上,她抱住了傅庭深的腿,死死的不放手,“骗子,你把我坑的那么惨还不够吗?”

CC惊呼道:“宜熙你疯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傅庭深喉结滚动,似乎在压抑着某种情绪。

他对CC说:“把她皮包拿来,今晚我带走。”

帝豪里的规矩,拿姑娘的皮包就是把人带走,

cc眼睁睁的看着宜熙被傅庭深动作很粗鲁的拽起来,他抬起宜熙的下颚,唇角勾起戏谑的笑,“我给你时间,仔仔细细的说,我是怎么坑你的。“

宜熙已经失控,发狠的盯着傅庭深,“我不外出,如果你要硬来,不用出去,不如就在这里好了。”

傅庭深眸色微沉,“你这次要多少钱,开个条件?还在这里装清纯。”

宜熙迎着傅庭深迫人的目光,醉音开口“如果我是喜欢你的,不用钱,现在,做梦。”

CC姐恐惧的僵在原地,再也不敢上去劝,如果得罪了傅庭深,帝豪的天怕是塌了。

傅庭深眼底寒光渐深,带着几分厌烦之色,“你真以为我控制力很好?”

宜熙被这话激的酒意散了大半。

傅庭深推开了包厢的门,宜熙被他禁锢的手腕,疼的冒汗。

傅庭深拂手,对包厢里的男男女女,“全部给我出去。”

一声令下,所有人瞬间从位置离开,不敢多做一秒逗留。

随后傅庭深吩咐他的保镖阿肖守在门口,不准任何人进来。

不出半分钟的时间,包厢里只剩下傅庭深和宜熙。

宜熙步步后退,“你要干什么,你来真的啊。”

她后悔了,刚刚为什么要说出那种话来激恼傅庭深,他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手术室那晚,她现在回想起来,都会汗毛倒竖,血管里好像倒进了冰碴。

傅庭深的眼神落在宜熙的脸上,从她恐惧的眼神到发抖的嘴唇,她在害怕。

傅庭深的动作,都透着危险的信号,宜熙看到他的手开始动了。

她无路可退,发誓死了也不会再做出上次的事情。

上次,她已经觉得自己贱到了骨子里。

傅庭深将她推倒在茶几上,宜熙的后背撞击到冰冷的大理石板上,她故技重施,伸手够到一个酒瓶,朝傅庭深的头上砸过去。

她哪里是傅庭深的对手,傅庭深掰住她的手腕,酒瓶落到了傅庭深的手里。

宜熙瞳孔骤然紧缩,看到傅庭深拿着酒瓶,惊声尖叫。

几乎是电光火石的一刹,她以为傅庭深要发狠砸她的头,谁知等了半天,酒瓶没落下来,而是轻轻放到了她身侧,身上压着的重量骤然变轻。

“倒是很有性格,动不动就要和人拼命,你有几条命可以拼?”

宜熙从惊吓中缓过来,抬起眼直视傅庭深。

“缺钱的话,不如以后跟着我,怎么说我也是宜小姐的第一个男人。”

傅庭深和刚刚的凶狠残暴判若两人,脸上带着清淡的温柔,口中却说出这样的话。

他一如既往,残酷的,凉薄的,冷血的!

宜熙的脸色,怖人的苍白,“谢谢傅先生的好意,我就算穷死,也不要跟你有丝毫的牵扯。”

她再也不敢要钱了,只想快点脱身,怕把命搭进去。

傅庭深缓缓笑了,笑容轻微讽刺,“好,我不勉强。”

宜熙等傅庭深走后,才敢从包厢离开,她一出来,到现在还惊魂未定的CC姐都带着哭腔,“祖宗啊,你差点把帝豪给毁了,傅庭深你知道是什么人吗?”

宜熙人跟枯萎后的花一样,无精打采的说:“他是什么人跟我无关,CC姐今天卖酒的提成能给我结了吗?我明天要去医院缴费。”

CC姐看着天下第一蠢蛋的宜熙,“真搞不懂你,还没过门呢,就这么拼为了给男朋友治病,到时候病治好了,人家再给你一脚踹了,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被傅庭深折磨惊吓的,宜熙眉眼已经带着很深的憔悴,她勉强的笑了笑说:“怎么可能,我们初中就在一起了,这么多年的感情,不会轻易就散了,他说了,出院了我们就结婚。”

这时候宜熙的手机响了,看到是闺蜜秦培培,她举了举手机,告诉cc姐她去接电话。

刚一接通,秦培培那边情绪激动的和电话放了扩音一样,“宜熙我看到李金哲和个女孩去买包,爱马仕!他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

宜熙:“你眼花了吧,他还在住院呢,去哪买包。”

秦培培笃定道:“我肯定没看错,李金哲长什么样我还认不清吗?外套里面还穿着件病号服,不是他是谁。”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