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最新章节目录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楚爷

主角:陈瑾兮萧亦珩
前世她本是最受宠爱的小公主,却为爱忤逆血亲,最终落得国破家亡,一箭穿心的下场。重生后,她一心只想虐死渣男,再也不能重蹈前世覆辙,顺便再撩一撩前世替她报仇雪恨的小侍卫。谁曾想,武功高强的小侍卫却不经撩,从此见她就脸红。再后来,当她做好一切吃苦的准备跟她的小侍卫私奔时,她眼中家徒四壁的小侍卫却将世间最尊贵的东西一一为她捧来......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10 17:42:4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公主嫁到:御前侍卫不经撩》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一时间,偌大的宫殿人仰马翻,御医立刻施针救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还能跟他说上一两句话的人忽然之间就在他面前发病了,陈濮仪威严的神色带着一股冷意。

珍淑仪顿时也慌了,脚步连连往后退去,她只是想要看看三公主病情如何,好在皇上面前说上一两句宽慰的话来表担忧,可没曾想这三公主见了她竟然是如此反应。

院首立刻给陈瑾兮再次把脉,脸上神色愈发凝重,“启禀皇上,三公主这是被**到了。”

“**?”

陈濮仪如鹰兀般的眸子像珍淑仪望去。

珍淑仪垂眸敛下心中那股寒意,紧张得攥紧手中绢帕,看向榻上的小人儿却神色担忧。

“可有药医?”

“这......有是有,只是这药珍贵难寻。”

既然有药能医治,陈濮仪提着的心落了一半,“是什么?”

“寒霜草,可是这寒霜草难得,目前宫里就只有珍淑仪那里......”

院首话还没说完,陈瑾兮便悠悠转醒,一张苍白的小脸更是愈发娇小,让人忍不住心疼。

“父皇,儿臣不想英年早逝,儿臣还没及笄,还没能在您身边敬孝道陪您到老,儿臣真的不想死......”。

陈濮仪自小就疼爱这个小女儿,此时见她这般难受早就心态大乱。

“珍淑仪,朕记得上次赏给你的东西里面就有这株寒霜草,既然小兮现在生病,你就把它拿出来,可好?”

珍淑仪有些犹豫,只是一个普通的风寒,为何需要这株珍贵的草药,这个药她可是给闫风准备的,“臣妾......”

“父皇,看珍淑仪面露难色,莫不是因为之前肚中胎儿早夭,又迟迟怀不上,才不希望儿臣好起来,父皇,儿臣好难受呀!”

陈瑾兮打断珍淑仪接下去要说的话,眼泪像金豆子般不要钱的絮絮往下掉。

珍淑仪正欲张口辩解,却对上陈濮仪一双凌厉的眸子,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臣妾绝对没有如此想法呀!”

从前她跟三公主关系还算亲近,她怎么也没想到三公主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颠倒是非的话来。

“如果你没有这样想的话,那为什么先前父皇问你时你便在犹豫,你心中肯定是不想让本公主好起来的,父皇,儿臣好苦啊,风寒没好全,现在又有人不想要儿臣好好活下去,难道一株寒霜草还抵不上儿臣的命吗?”

陈瑾兮小脸崩得紧紧的,贝齿咬着苍白的下唇,泪眼婆娑。

陈濮仪最瞧不得陈瑾兮哭,周身寒气四起,更显威仪,让人心生胆寒。

“珍淑仪,朕再问你最后一次,可否用寒霜草救小兮一命?”

陈濮仪虽是在询问珍淑仪,可态度却异常坚决,珍淑仪若是敢说不,下一秒就有可能人头落地,她姣好的面容上有片刻的狠厉划过,下一秒就恢复如常。

“当然是可以,小翠你立刻去把寒霜草拿来,救三公主的命要紧。”

“可,可是娘娘,那是您用来补身体生小皇子的呀!”小翠面露为难。

珍淑仪惊慌得立刻瞪了她一眼,“是三公主的命要紧,还是我的身子重要,小皇子没了可以再要,但是三公主只有一个,快去!”

小翠再也不敢耽搁片刻,立刻回去取了寒霜草。

陈濮仪握着珍淑仪的手拍了拍,“真是难为你了。”

珍淑仪知道陈濮仪这是在给她台阶下,眼眶一红,顺势朝陈濮仪身上靠了靠,“不为难,公主的命要紧,臣妾这身子骨儿还是慢慢来吧,以后总会有的,更何况臣妾从前就喜爱三公主,也是瞧不得她此番模样,要是能好起来,臣妾心里这块石头也就落下来。”

陈瑾兮冷眼瞧着珍淑仪这番姿态,心中那股恨意又逐渐涌现出来。

珍淑仪现如今这般得宠,也是跟她进退有度有关。

待陈瑾兮服了药睡下,陈濮仪也带着珍淑仪悄悄离去。

躺在榻上的人儿却渐渐转醒,守在一旁的春喜立刻差人去叫候在一旁的院首,没过多久,一位胡子花白的老人便提着药箱前来。

细细给陈瑾兮把过脉后,院首神色逐渐明朗,花白胡子也忍不住抖动几下。

“三公主只需要好生修养即可。”

陈瑾兮知道自己身体情况,给院首道谢后便让春喜从库房中拿出一本药典双手奉上。

“多谢王院首今日相助,瑾兮为表感谢,特送院首这本私藏的药典,还望院首能收下。”

这药典是一本失传已久的前朝手札,王院首拿到后简直爱不释手。

“多谢三公主。”

陈瑾兮知道王院首嗜药如命,特地拿捏好了他的喜好与他做的一笔交易,要不然凭着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又怎么可能会用到寒霜草这样的珍贵药材。

“萧亦珩怎么样了?”

“回公主,萧侍卫喝下药后体内的毒已经解了一二,只还需要几服药便可以痊愈。”

陈瑾兮立刻高兴起来,让春夏给她拿来一件披风就快步往偏院走去。

“萧亦珩,你好些了吗?”

陈瑾兮来到偏院,抬起手就要推门,却被里面的人制止。

“公主稍等!”

话音刚落,陈瑾兮手却没收住,门被推开了,里面穿着单薄中衣的少年系腰绳的动作一顿,胸前露出一片麦色,四目相对,空气中有片刻静谧,随后少年耳根渐渐泛红,手下的动作却慌乱无章起来。

“嘶。”

许是太快,拉扯住了伤口,少年倒吸一口凉气,陈瑾兮一愣。

“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破裂了,快让太医过来瞧瞧!”

“属下没事,还请公主出去稍等片刻。”萧亦珩压抑住脸上的火热,垂着头。

陈瑾兮不明就里,面前的少年怎么突然面红耳赤,可也实在担心他的病情,犹豫几许后才转身出门。

片刻后,陈瑾兮坐在圆凳上左瞧右瞧,“毒真的解了吗?”

“回公主,解得差不多了。”

一身束身黑衣的少年身材笔直的站在她对面,垂着眸,面色清冷,除了那泛红的耳根,倒是让人瞧不出什么来,陈瑾兮松了口气。

“那就好,这段时间你就在长安殿养伤,其余的不要多想。”

萧亦珩蓦地跪在地上,声音带着一丝暗哑,“多谢公主出手相救,公主大恩,属下无以为报,只愿能留在公主身边保护公主。”

他从王院首嘴里得知公主为了给他解毒,从珍淑仪那里骗来寒霜草,又救他于水火之中,这样的恩情他铭记于心。

“好呀!不过当我的侍卫得有一个要求。”陈瑾兮清脆的声音响起。

萧亦珩背脊一僵,下颌绷紧,透露出了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