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仙侠奇缘 > 虐文女配求生日常
《虐文女配求生日常》小说全集免费免费试读(虞蒸蒸容上)

虐文女配求生日常甜心菜

主角:虞蒸蒸容上
大雨过后,缥缈不可触的白雾为山涧笼上一层神秘感,一簇簇迎春花的枝丫从山溪边探出,透明的露珠顺着褐色枝丫轻盈落下。伴随着棒槌敲打衣裙的声音,溪边时不时传来女子的嬉笑,她们三两成群的坐在山石上,嗓音紧张中带着丝丝兴奋。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10 11:31:1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虐文女配求生日常》精彩章节试读

虞蒸蒸第一次发现,人受到惊吓时,头发是真的会立起来。

她的心跳空了一拍,额头上缓缓淌下一行冷汗,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大,大师兄……”

容上唇角微扬,嗓音温柔又诡异,听得人毛骨悚然:“怎么出汗了,小师妹?”

他的声音很好听,慵懒中渗着丝丝冷淡,像是在初雪后浸泡在氤氲的温泉中捧着热茶,舒适到令人每个毛孔都舒展开。

以前虞蒸蒸最喜欢听他喊自己小师妹,但此刻她却觉得阴风阵阵,眼前的白衣少年仿佛变幻成了满嘴獠牙的野兽,随时都会张开嘴咬断她的脖颈。

“大师兄,我刚才是在说我自己,你看我瘦的像是麻杆,一看就是肾虚的模样。”

虞蒸蒸的第六感告诉她,他一定是听到她骂他了,她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试图保持出一个安全的距离,面上讪笑打着圆场。

容上挑了挑眉,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那生孩子没X眼呢?”

虞蒸蒸:“……”他果然听到了。

她深吸一口气,不情不愿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也是说我,我生孩子没X眼。”

房梁上的两人再次震惊了,他们从未见过如此能屈能伸之人。

虞蒸蒸面上还算镇定,心里却把药铺掌柜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一块极品灵石可以兑换一百块上品灵石,两包药就花掉了她三十块上品灵石。

要不是掌柜拍着胸脯保证这药能把神仙都放倒了,她怎么可能买这么贵的**?

现在好了,赔了夫人又折兵,两颗暖玉核桃弄不回来,买药还赔了三十块上品灵石,她真是亏死了!

“大师兄,你手上的暖玉核桃,能不能留给我做个念想?”

虞蒸蒸实在没法子了,只能豁出脸皮来卖惨:“我马上要去给鬼王做炉鼎了,大师兄应该听说过鬼王是个没有人性的王八蛋,我这一次就是有去无回,只能借物思人……”

原来失忆也就算了,现在她恢复了记忆,知道剧情就是她走上人生巅峰迎娶高富帅的金手指。

原文中大师兄是东皇三太子的乳母所生,整个东皇龙族都被鬼王给灭了,只有乳母带着三太子的妻儿成功逃了出来。

乳母东躲西藏了几百年,见鬼王没了动静,这才开始了新的生活,与人界之人成亲,生出了大师兄。

主角的人生注定坎坷,大师兄十一岁时,爹娘被人以极其残忍的方式杀死了。

在知道乳母的真实身份后,大师兄认定杀人凶手就是鬼王,为了给爹娘报仇,大师兄隐姓埋名来了蓬莱山拜师学艺。

因为大师兄和鬼王有仇,所以只要她和大师兄同仇敌忾,大师兄就算再不是东西,也会卸掉心防,把暖玉核桃给她。

容上勾起薄唇,笑容如沐春风,带着一抹玩味:“没有人性的王八蛋?”

虞蒸蒸以为他没听爽,脑子立刻高速运转,把祖安词典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他就是禽兽中的战斗机,别人裹脚他裹脑,他上剑不练练下剑……”

她每说一句话,寝殿内的空气便冷上三分,房梁上的两人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免得待会鬼王杀她的时候,再殃及到他们。

虞蒸蒸说的口干舌燥,心中有些恼火,他这个人怎么娘们唧唧的,她都帮他出气了,他还想怎么样?

好歹她给他洗衣做饭整整七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就是两颗暖玉核桃,至于这般磨磨蹭蹭的吗?

她紧紧盯着他掌心中的暖玉核桃,嗓音带上两分不耐:“你给我个痛快行不行?”给不给核桃倒是说句话。

容上笑容和煦如风,微微抬了抬削瘦苍白的大掌,将掌心的暖玉核桃往前挪了挪:“好,我给你痛快。”

他这是要把核桃还给她?

虞蒸蒸狐疑的看着他,犹豫了片刻,缓缓朝着他的方向走去。

正当她的指尖要碰触到他的手掌时,殿外响起了匆匆的脚步声,听那声音凌乱至极,似乎来的人还不少。

火把照亮了黑漆漆的院子,人影映在了门上,有人敲了两下门,而后一道粗鲁的男声响起:“你有毛病吧?他都把林翠玷污了,你还敲什么门,等着他逃跑呢?”

说着,那人便伸腿直接将房门踹开,率众人闯了进去。

宵禁之后外门弟子就不能进内城了,但这次事关重大,大师兄玷污林翠,已经触犯了门规,他们怕大师兄连夜逃跑,只好强行闯入内城。

倒也不是他们非要给林翠伸张正义,蓬莱山有规定,若是内城弟子犯下大罪,谁指认检举罪人,谁就可以获得极品丹药一枚。

那丹药下肚,直接就能突破炼气期十二层,届时想要成为内门弟子,便只是时间问题了。

来的人实在不少,他们一拥而上,涌进了寝殿之内。

虞蒸蒸这下也顾不上要暖玉核桃了,她捂着脸往角落里冲去,待到那些人冲进来,她便悄无声息的混在其中,不动声色朝着门外移去。

她没想到这些外门弟子这般疯魔,竟然连等到林翠醒来都等不及,直接跑过来兴师问罪。

一群憨批!好歹也等到明天天亮,去找掌门住持公道,现在跑过来想和大师兄打架吗?

就算打,也要打得过才行啊!这些外门弟子都是没过炼气期的修仙新手,加在一起怕是都不够大师兄塞牙缝的。

这要是被大师兄知道此事是她宣扬的,不得现在就把她挫骨扬灰?

“我们敬你是大师兄,你却做出玷污外门女弟子之事,林翠都三十五岁了啊!这你都下的去腿?你是有多饥渴?”一身横肉的汉子,拿着手中的银剑,指着容上的鼻子骂道。

“是啊是啊!多亏了虞蒸蒸及时告诉了我们此事,要不然就让你跑了!你这番行径,简直是禽兽不如!”

容上置若罔闻,他懒散的眯起双眸,黑漆漆的眸光,定格在灵活穿梭人群的虞蒸蒸身上。

削瘦的五指轻轻并拢,掌心中的两颗暖玉核桃瞬间化成齑粉,从他的指缝中缓缓淌落。

呵,小师妹?

虞蒸蒸挤了半天,总算从屋子里挤了出去,她正要疾步离去,却在门口看到了一只黑狗。

她的眸光扫到黑狗面前的食盒,眼角不禁抽搐两下,这食盒好像有点眼熟?

仔细打量一番后,虞蒸蒸攥紧了食盒,恨不得冲进去把食盒抡到大师兄的脸上。

她就说他都辟谷了,怎么每次她送的饭都吃的一干二净,合着他是把她做的饭菜都喂狗了?

虞蒸蒸的动作惊动了黑狗,黑狗呲了呲嘴,露出尖利的犬牙,喉咙中隐隐发出危险的低吼,做出一副要咬人的模样。

她一巴掌扇在了狗头上,抽的黑狗一个激灵:“吃了我七年的饭,还敢吓唬我?”

黑狗似乎被她吓到了,它委屈巴巴的往后挪了挪,虞蒸蒸这才发现黑狗身子底下,好像卧着大师兄的衣裳。

她阴沉着脸将白衣从它底下拽出来,放在鼻尖上轻嗅两下,果然不出所料,还真是她经常手洗的那套,上面还带着淡淡的胰子香。

虞蒸蒸咬牙切齿的把白衣撕成了两条,她就说怎么每次洗衣裳的时候,白衣上都带着黑色的短毛,她之前还天真的以为是大师兄掉毛了……

她正犹豫要不要去质问大师兄,寝殿内便隐隐传来尖叫声,那关上的门也‘咚咚’的响起,不禁让她想起在末世时捶打房门的丧尸。

刚刚鼓起的勇气,全都在那声声尖叫中泯灭,要是她没猜错的话,那些外门弟子可能和大师兄打起来了。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他们被大师兄单方面吊打。

虞蒸蒸将白衣塞给黑狗,一溜烟的跑出了宗神府,她得赶紧找她的渣爹避避难。

在她匆匆忙忙的冲进湛卢宫的正殿时,掌门正和卢夫人一起陪虞江江作画,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瞧着和美极了。

虞江江看到她,显然受到了惊吓:“你怎么来了?”

虞蒸蒸忍不住笑了,湛卢宫也是她的家,只不过她不想在这里受气,成年后就搬到外城去居住。

她来自己家,难道还要提前禀告一声不成?

哦,对了,她差点忘了,虞江江让林翠给她下药,她不该出现在这里才对。

虞江江似乎察觉到自己的语气不妥,连忙补救道:“姐姐伤势未好,不宜走动。”

卢夫人笑着上前,拍了拍虞蒸蒸的手:“江儿是好心,你莫要多心才是。”

虞蒸蒸还什么都没说,就被卢夫人一句话打成了心思阴暗之人。

掌门冷着脸训斥道:“整日好的不学,却把你娘的心机学的淋漓尽致!”

虞蒸蒸是胎穿,刚出生不到半个月,掌门为了扶正小三,就玩了一出杀妻证道。

没有亲娘罩着,原身受过的气,她一样不落的都受过,渣爹缺心眼,每次都被卢夫人轻易挑唆,这也不是渣爹第一次帮小三欺负她了。

卢夫人心中得意,面上却一副温柔贤淑的模样:“蒸蒸啊,你爹不是这个意思。”

虞蒸蒸红着眼圈,主动牵住了卢夫人的手:“娘,你别生爹的气,娘怎么可能会有心机?爹肯定是气糊涂了……”

卢夫人愣住了,掌门也跟着皱起了眉头。

掌门说她跟她娘一样心机深沉,卢夫人自然认为他说的人是她亲娘,所以安慰她别难过。

而虞蒸蒸却说让卢夫人别生气,显然是告诉掌门,她早就将卢夫人当做了亲娘,误以为掌门是在骂卢夫人有心机。

卢夫人在掌门面前一直都是温柔贤良的样子,私底下对虞蒸蒸不怎么样,表面功夫却是做足了的。

这一句话便让卢夫人露出马脚,让掌门清楚卢夫人压根从来没把她当做亲女儿养,并且心里也赞同掌门的话,认为先夫人是个心机深沉的人。

掌门不悦的瞥了一眼卢夫人,面上却没表现出什么,只是心底有些不快,本来决定夜里去卢夫人房中歇息,现在又不太想去了。

虞蒸蒸也没奢求掌门会责怪卢夫人,这种事情只能细水长流,她实在没功夫留在这里挑拨他们两个人的感情。

他们两个**还是凑在一起比较好,别跑出去祸害别人了。

掌门对她放缓了些口气,声音难得温和:“你来做什么?是灵石不够花了吗?”

虞蒸蒸翻了个白眼,外门弟子每个月都有一百块低级灵石的工钱,而她每个月的月俸只有八十块低级灵石。

还好意思问她够不够花,他心里难道没有点B数?

她开门见山道:“我替虞江江去鬼宗门,你给我一百块极品灵石。”

一百块极品灵石不是个小数目,但对渣爹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虞江江应该值这个价钱。

掌门没想到她来竟是为了这件事,一时间不禁愣住了,一旁的卢夫人和虞江江也怔怔的望着虞蒸蒸,有点反应不来。

虞蒸蒸没有收到鬼宗门请柬,便代表她不一定非要去,因此他也想过让她代替虞江江去鬼宗门。

她们姐妹二人容貌有几分相似,虞蒸蒸是木灵根,勉强也算是属阳,想必鬼宗门不会检查的这般仔细。

但后来思来想去,他最后还是没敢冒险。

万一她不愿意去鬼宗门,届时将代替这件事捅出去,整个蓬莱山都要遭殃。

毕竟那鬼宗门送来的请柬上,写的是虞江江的名字,受到请柬的人必须得去,没有可商量的余地。

可如果她自愿去,这就不一样了。

掌门思来想去,还是不舍得把自己悉心培养的闺女送给鬼王做炉鼎,他咬牙点了点头:“好。”

话音刚落,一个浑身滴血的男子,摇摇晃晃的走进了湛卢宫:“虞蒸蒸在这里吗?我来送请柬。”

山水扶着向逢,面色煞白的补充一句:“鬼王邀请蒸蒸姑娘到鬼宗门聘选侍女一职。”

虞蒸蒸看着那张烫金的录取通知书,仿佛有一百块亮晶晶的极品灵石从眼前长着翅膀飞走了。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