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深情不抵流年殇
深情不抵流年殇宋灿温容庭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深情不抵流年殇一诺

主角:宋灿温容庭
宋灿爱温容庭,爱到了骨子里,如鸩毒入心。一场蓄意的爆炸事故,他的心尖人葬生火海。她爱他十载,却被他亲手送入监狱,毁容,双耳失聪。宋灿以为这就是地狱。可转瞬间,他的心尖人死而复生,她身怀六甲被他遗弃在车祸现场。“救我……”身下的血水汨汨而出,她犹如蝼蚁拽着他的裤脚。“你和孽种都该去死!”他决绝转身,留下诛心之语。孩子惨死,她从天台上一跃而下,只求此生再也不见他。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4 11:05:0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深情不抵流年殇》精彩章节试读

宋灿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在瞬间崩溃,她低下头,指甲嵌入手心,“陆先生,你能不能给我五分钟的时间?只要五分钟就好!”

她的声音带着哀求。

陆明铮目光冷然,面无表情。

他的审视让宋灿越发觉得自己像小丑一样难堪。

可是陆明铮恨她是应该的,陆明铮的妹妹陆明岚,因为她惨被**,后又生下一个畸形儿,陆明岚是如山茶花一样烂漫的女孩子,值得世上最好的一切,可现在却患上严重的自闭症,又因为受到**,成为哑巴。

而她和陆明铮从小认识,甚至比温容庭还要早,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同学,甚至还是同桌。

“哟,陆大律师,这人是谁啊?眼巴巴的望着你,都要哭了呢……你好歹说话。”又有人开始说话,眼神扫过宋灿。

“我怎么看着她很眼熟?”另外一个男人说道,忽然想到什么,打个响指,玩味的说:“这可不是宋灿吗?宋家的大小姐!”

“宋灿?那个害得小提琴家宋黎截肢的宋灿?!”

“除了那个宋灿,还有哪个?”

“我说宋灿,温容庭可是赫赫有名的温氏总裁,怎么着,你要被离婚了,没能分到财产,现在居然落魄到来娱乐会所陪酒了?”

有人指着宋灿评论,一时间,哄笑不绝于耳。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约莫就是这个道理。

宋灿死死的咬着薄唇,刺痛令她情绪冷静,她却不管不顾,直接走到茶几面前,语气哀求而又恳切:“陆先生,看在老同学的份上,能不能耽搁你五分钟?”

陆明铮神色没有变化,连一个眼神也欠奉。

他把玩着手里的红酒杯,琥珀色的眼直视着宋灿,目光冷漠如霜。

“温太太折煞我陆某人了。”

宋灿只觉得难堪,她想转身就走,但她不能任性。

陆明铮是归国的大状师,放眼江城,有胆接她案子的就只有陆明铮。

她不能任性,哪怕是陆明铮要羞辱她,她也咬着牙忍。

“陆先生,你能不能接我的案子?我知道我来得很突然,但请你帮帮我。”

宋灿卑微的低下头。

陆明铮面无表情,琥珀色的眼底布满阴鸷的冷光,“凭什么?”

他的语气很轻,但听在宋灿耳畔,却像是尖锐的冰棱刺穿肺腑。

凭什么!

对啊,她把他的妹妹害得那么惨,他凭什么要帮她?

宋灿咬着口腔内壁,疼痛蔓开,最后整个口腔里都布满血腥味,她没有说话,指甲差点抓破手心的皮肉,她原本站得笔直的身躯,却在一点点的弯曲。

她要跪着求他。

偌大的包厢内一片沉寂,每个人都凝神屏气。

陆明铮弯腰,将手中的高脚杯放下,冷冷道:“温太太酒量很好,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敬酒?”

此话一出,周围的几个富家公子都一脸的不可思议。

宋灿脸色惨白。

“想要我接你的案子,先把他们喝倒,我再考虑是否给你机会。”陆明铮修长白皙的五指握住红酒瓶,斟满一杯红酒杯。

宋灿单薄的身躯摇晃,她抿唇,明知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她仍旧迎上他的眼答应。

“我喝倒他们,你就帮我是不是?”

陆明铮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她,将斟满的高脚杯推到她面前。

宋灿弯下腰端起酒杯,直接一饮而尽。

“我先干为尽。”

辛辣的酒水呛得宋灿直咳嗽,酒水顺着嘴角流下。

富家公子一杯一杯的给她倒酒,每每倒满一杯,宋灿便一口喝下去。

宋灿渐渐地有些醉意,她的酒量虽然好,但是却是喝不倒这几个男人的,但那又什么办法呢?

她哪怕是折掉自尊,也要求陆明铮接她的案子。

十几杯红酒下肚,宋灿已经站不稳了,双颊酡红,柔软的发丝湿漉漉的贴着脸颊,当她毁容的脸颊露出,引得在座之人倒吸一口冷气。

她的眼睛也看不清楚面前的人影,只知道麻木的灌酒,一杯又一杯,目光所及之处是浓浓的虚影。

“不行了……我不行了……”

有人摔了酒杯,软软地瘫在沙发上。

“陆二哥,你确定我们要继续和她喝酒?她这么胡来,会酒精中毒的。”

有人不放心了,轻声询问陆明铮的意见。

陆明铮仍旧沉默。

但狭长的丹凤眼却勾勒丝丝的凉意,他深沉的视线始终粘贴在她身上。

她的脸,竟是毁了吗?

但即便是如此,宋灿的另一半脸却还是美得摄人心魂,只一眼就让人沦陷。

烈焰如火的红色玫瑰,美得令人窒息。

因为醉酒的缘故,茶褐色的杏眼仿佛潋滟开明媚的波光,透着万种风情。

不熟知内情的人并不明白陆明铮怎么会如此刁难宋灿,但唯有陆明铮自己知道。

恨宋灿,想要折辱她,并不是因为陆明岚,而是他内心深处那不为人知的秘密。

宋灿就是他心里的一根倒刺,拔不掉,只能任由她在他心上肆意的生长。

宋灿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酒,胃里波涛汹涌,额头冒出密密麻麻的虚汗,**辣的感觉直冲喉咙,她似乎就快要燃烧起来。

宋灿完全站不稳了,身体晃晃悠悠的,一个不稳,她一**坐在了地板上。

“怎么?这就是你的本事吗?”陆明铮低沉喑哑的声线似一支羽钉穿透重重迷雾。

狠狠地,扎在了她的耳蜗。

“别,我还可以喝……陆明铮,我还可以继续喝,你等着,我马上就喝。”宋灿根本不知道陆明铮坐在哪里,她飘忽的视线四处游移。

“爬起来,继续。”他冷酷的重复。

宋灿艰难地爬到茶几边,手摸索上前,却几次没有摸到瓶。

“给你三秒钟,爬不来,就给我滚出去!”

陆明铮如睥睨众生的天神,他的眸光淡漠而又冷冽,语气却一点点的加重。

宋灿几次茶几上摔下去,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头重脚轻,眼前的景物倒转,昏昏沉沉的。

“一——”

他的声音冷酷无情。

宋灿心里急切了,耳畔却响起他的声音:“二——”

“三——”

她还是没能爬起来,陆明铮冷笑一声,毫不犹豫的站起身,朝外走。

“你,败,了。”

他的语气飘渺如霜雪,又似南风过境地,了无踪迹。

宋灿的身体不停颤抖。

他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在她耳边渐渐远去,宋灿虚弱的身体积攒些许力气,在那千钧一发之际。

她猛然抱住了他的腿,制止他的步伐。

“求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