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曾以相思铸流年
宋灿温容庭小说叫什么_曾以相思铸流年小说

曾以相思铸流年一诺

主角:宋灿温容庭
宋灿爱温容庭,爱到了骨子里,如鸩毒入心。一场蓄意的爆炸事故,他的心尖人葬生火海。她爱他十载,却被他亲手送入监狱,毁容,双耳失聪。宋灿以为这就是地狱。可转瞬间,他的心尖人死而复生,她身怀六甲被他遗弃在车祸现场。“救我……”身下的血水汨汨而出,她犹如蝼蚁拽着他的裤脚。“你和孽种都该去死!”他决绝转身,留下诛心之语。孩子惨死,她从天台上一跃而下,只求此生再也不见他。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4 09:49:2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曾以相思铸流年》精彩章节试读

“你……”

是他做的?是他逼迫宋家的吗?

温容庭微微眯眼,薄唇勾勒出冷冷的弧度:“是我做的又怎么样?父债子还……女债母还也一样!”

宋灿奄奄一息,但她仍旧拼尽全身力气,尖锐的指甲嵌入他的手臂,“温容庭……你是不是没有心的!是我瞎了眼,才会爱上你!”

他竟然暗地里给宋家施压,让妈妈死了不能入祖坟。

“是吗?”温容庭突然笑了笑,眼中的温柔让宋灿以为是她的错觉,“你的爱我还真的不稀罕,和你的人一样脏!”

又是这个字,以前的宋灿听了一定会大发雷霆,可现在她只是伤心。

“对,你不稀罕,你从来就不稀罕。”宋灿茶褐色的眼瞳里浮上一层难以言喻的苍凉和哀切。

她似是自言自语,而后重重地推开温容庭。

“离婚协议我会让律师寄给你。”

温容庭甩袖离去,留给宋灿一道修长英挺的背影。

他手臂挥舞间的冷风,像是带着铁钉的皮鞭打在宋灿的脸上。

**辣的疼。

他为了宋黎,还真的是不把她当人啊。

付出代价?难道她付出的代价还不够吗?爆炸案不是她所为,她也是受害者,她不敢告诉他原因,是因为……

她不能说。

周兰狠狠地剜了一眼宋灿,捂着流血不止的手臂跟着温容庭离去。

宋灿收回目光,没再看温容庭一眼,甚至连衣衫上的血迹也懒得去擦,踉跄着走到骨灰旁边,空气里仿佛弥漫着一丝沉重的气氛。

偌大的灵堂里只剩下一地狼藉。

宋灿像是一尊冰冷的雕塑,她脱掉身上的病号服,用手将骨灰一点点的捧到衣裳里。

随着她指尖的用力,她的手心的伤口翻开,露出模糊的血肉,令人触目惊心。

宋灼在一边傻傻地看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宋灿都是因为你,妈妈才会死的,还是因为你,她被温容庭害得不能进祖坟。温容庭那个男人有什么好的!”宋灼也哭着上前,话里话外无一不是在指责宋灿。

她错了。

她是最不可恕的罪人,就该以死谢罪。

宋灿仍旧低垂着眉眼,双手沾满血液,她恍然不觉疼痛,哽咽道:“我发誓,我会让妈妈入祖坟的。我发誓!”

是夜,宋灿孤身一人回了宋宅,周兰在她妈妈死后还不到一天,就带着她的东西搬来了宋宅,佣人在别墅里进进出出,原本属于宋灿的房间也被宋黎占有,她和妈妈的东西全部都丢弃在门口。

宋灿差点发狂,整个人像疯子一样,她不顾形象的厉声低吼:”为什么她在这里!谁允许她进来的!”

周兰翘着二郎腿,穿着暴露的睡衣,一颦一笑都带着勾人的妩媚。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小**,被赶出去的人是你!和你那个短命鬼的妈妈!”

周兰的手臂上缠着白色纱布,说话间是毫不留情的刻薄和阴毒。

“你再说一次!”宋灿茶褐色的双眸,一片通红,仿佛要滴血。

周兰内心一怯,下意识的后退,“我呸,你凶什么凶?我说……你和你的短命鬼妈妈被赶出去了!赶紧滚出去!”

宋灿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切,而就在这时,宋老爷也从书房里缓步而出。

“闹什么!”

宋老爷一看见杵在客厅里的宋灿,眼里是深深地厌恶,“你来干什么!”

“爸爸……我求求你了,妈妈跟了你三十年,她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让她入宋家的祖坟吧,爸爸我求求你!”

宋灿忍住心底的锐痛,她走到宋老爷面前,扑腾地一声,对着宋老爷跪下。

话音才落,宋老爷毫不吝啬自己的巴掌,狠狠地甩向宋灿。

“生了你,就是她的错!你还有脸说,给我滚出去,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心狠手辣的女儿!和自己的亲妹妹抢男人,你可真是能耐!”

宋老爷眼里翻涌着阴沉的怒火。

宋灿脑袋一偏,耳朵里嗡嗡地乱响,口腔里满是铁锈味道,耳朵里助听器许是被伤到,她的左耳听力骤然下降。

“爸爸,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我都认了。可是我求你,让妈妈入土为安。”

宋灿卑微的俯下身,额头触地,给宋老爷行跪拜大礼。

她一下又一下的磕向额头,眼泪爬满了面颊,浑身上下没有哪一处不疼。

宋灿不敢相信她听见的是真的,宋老爷竟要将她乱棍打出宋宅。

宋老爷转过身,声音里压抑不住的怒意:“让你妈入祖坟是不可能的!我要是你,就识相的签字离婚,把温太太的位置还给小黎!”

离婚?位置?

宋灿心里一痛,她跌坐在地,眼泪肆意逆流。

这是她的好父亲,明明宋黎才是小三,却要她离婚!

她怎么会有这样的一家人!

“我才是温容庭明媒正娶的妻子!你让我把属于我的位置还给一个小三?爸爸你怎么可以这么偏心!”宋灿流着泪。

宋老爷冷冷的怒视着宋灿,“小三?你简直冥顽不灵,管家拿鞭子来!”

周兰恨不得宋老爷抽死宋灿,在一边默默的看好戏。

“爸爸!”

宋老爷接过管家手里的马鞭,狠狠地一甩,宋老爷手里的马鞭在空气里划出凌厉的声响,纷纷落在了宋灿的身上。

啪啪的鞭子声脆响,宋老爷一边打,一边骂:“打死你个丢人的**!”

不一会,宋灿的身上被交错的鞭痕覆盖。

她不敢躲,只是忍着疼痛,奢望着宋老爷打过她之后就会消气,就会让她妈妈入葬祖坟。

忍受,只是为了让他消气。

但灯光在眼前慢慢变得模糊,她浑身痛得麻木,宋老爷还是没有松口,反而一遍一遍的说:“你最好是赶紧给我离婚,否则不止温容庭不会放过你,我也会弄死你。”

宋灿在失去意识前,自嘲的想她这一生果然过得太悲哀,亲生父亲不顾一切的要逼她离婚。

她这么窝囊的活着,真的不如死了算了!

她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思绪混沌间,她好像听见有人在说话。

“醒了还装什么装!”

宋灿缓缓地睁开眼,温容庭正坐在她的床边,眼里带着冷意:“你还真是命大,这样都打不死你!”

宋灿顿时清醒了许多,“你怎么会在这里——”

温容庭一副不想和她废话的模样,随手丢过一份离婚协议砸到她面前。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