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穿书后我成了暴君的小心肝
穿书后我成了暴君的小心肝茹晓晴盛烨小说精彩内容免费试读

穿书后我成了暴君的小心肝池欢

主角:茹晓晴盛烨
等到舒迩走了之后,茹晓晴才意识到手中的这封信绝对不能留了。左右里面的重要信息她都记下来了,茹晓晴索性直接拿火折子烧了它。看着信一点点的被火烧成灰烬,茹晓晴的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可万事万物又讲究证据,她这一烧,算是彻底毁了物证,也绝了后患。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18 12:09:2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穿书后我成了暴君的小心肝》精彩章节试读

“娘,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会心悦三皇子?”茹晓晴读懂了徐氏的神色,急忙正色。

这番模样落在徐氏眼里,就成了害怕心上人不被爹娘承认,死鸭子嘴硬的样子。

徐氏拍拍晴儿脑袋,然后瞪了眼茹琅,让他把挂在嘴边的责备收回去。女儿家的细腻心思,他们大老爷们又怎么懂的?

三皇子虽然大势已去,但是本身的面目清朗才情绝傲却做不了假。女儿不去喜欢那些爱搬弄是非显摆自己的世家公子,而是倾慕上三皇子,其实是眼光很高的表现。

只留一边的茹晓晴欲哭无泪。

这误会一时半会儿是解释不通了。只希望日后女主不要把自己当做情敌对付。

这么一闹下来,已是亥时。徐氏命丫鬟送小姐回院子。

茹晓晴院子里的大丫鬟名为绿璇,跟在茹晓晴身边已经很久。不过也正是她把小姐去汤府捞钗子的事说出去的。对于小姐来说,绿璇更听命于夫人,所以茹晓晴还没有一个真正贴己的丫鬟。

知道这层关系在里面,茹晓晴不敢与绿璇多倾诉,只能将诸多想法藏在心里。

经过院子的路上有一汪小池。茹晓晴停住,隐约瞧见水中的倒影。倒影中的少女身材姣好,一袭飘逸的罗裙。茹晓晴却从那影影绰绰中想到了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盛烨。

他真会被流放至西蛮?华妃当真就趾高气昂地在后宫称后?

茹晓晴跺了跺脚,竟然也为盛烨不甘心起来。也是,她看小说都是代入女主的角色看的。自然会偏袒男主一些。

驻足一会儿,茹晓晴回头看,发现绿璇竟然不见踪影。

而灯下的一圈光晕,堪堪能让她与一位陌生女子对视。

等女子走近,记忆马上告知她女子的身份。这女人是茹琅的妾室。

茹家的关系结构很简单。茹老爷茹璋与其子茹琅管家,茹琅的正妻徐氏管后院与府中银事。

茹琅除纳了徐氏外,还纳了徐氏的陪嫁丫鬟铃莲与一位商户女子于孟芹。

茹晓晴为徐氏的独女,身份自然尊贵。只不过七月之后,于孟芹腹中胎儿降生,可就不一定了。

茹家现在还缺个男孩传后。若于孟芹能生出个男孩,那她必定能母凭子贵。

在这种暗潮涌动的情况下,于孟芹找自己是所为何事?

走在灯下,于孟芹嚣张地高摆着娇媚的脸蛋,轻蔑地打量一脸郁结的茹晓晴,嗤笑一声:“茹晓晴,真不知你是聪明还是蠢。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瞄上了三皇子。只可惜三皇子被废,你做太子妃压我一头的想法可要终止了。”

因为周边没有丫鬟陪同,于孟芹不怕被抓住把柄,说起话来毫不留情。

原来她不知何时也听说了自己讨好盛烨的事,守在这儿嘲讽自己。

可是,茹晓晴挑眉:“姨娘,纵使我成了太子妃,又和压您一头有什么关系呢?莫不是您嫌弃爹年数大了,喜欢三皇子殿下,想做他的妾?”

如果她有这个本事当上太子妃,还会把于孟芹这种角色放在眼里吗?

于孟芹听了这话,气得涨红脸,狠道:“以后茹府的家产必定是由我儿继承的!”

茹晓晴偷偷翻了个白眼。茹府上下老小的命都不一定保得住,谁还有闲心争夺家产。只有于孟芹这种小妇人,才会整天念叨银钱。

两人不欢而散。茹晓晴则暗暗记下绿璇的疑点。

……

乍暖还寒时候已过,春日的冷意渐渐散去。

早晨的茹府格外宁静。蝉的鸣叫也只突出了安逸的氛围。

这份安逸,全都是仰仗于原书中的头号墙头草茹璋茹老爷。

站在男主的角度想,昔日恩师如今转脸就变换阵营,一丝情分不顾,那是极为伤人的。可是站在他们茹家来讲,如今夏家与华妃得势,茹家出了个前太子太傅,如果不赶紧把自己摘出去的话,那势必会被当做前太子余党给清理掉。

所以茹璋完全是不得不为了一大家子做个小人。

这也是茹晓晴现在一心想要救茹家的原因。第一是为自己考虑,第二是茹璋茹琅本性都不坏。

可这一切现在想还为时过早。她的得想办法与盛烨联系上才行。不然等几年后盛烨回京,那可是一片腥风血雨。

“小姐,奴婢为您梳妆。”绿璇走进梳妆台,拿起一柄小巧的木梳笑道。

茹晓晴微微打了哈切,乖乖巧巧地任由绿璇摆弄。

面前的铜镜比较模糊。

透过这铜镜,茹晓晴并没有打量自己的脸,而是看着恭恭敬敬的绿璇。绿璇做起梳妆打扮是格外娴熟,想必已经伺候习惯了。

虽说绿璇并不和自己完全贴己,但好歹也跟了她好几年。这些年来,绿璇一直安分守己,愣是丁点错都没有犯过,在所有人眼里都是能力极强的丫头。

可如今的茹晓晴能完全跳脱茹家小姐的身份看待绿璇,自然从中读到了一些其他的信息。

首先是,绿璇将自己上汤府捞钗子的事儿禀报了出去。再是昨天晚上,绿璇突然消失,转而来了个于孟芹放肆挑衅自己。

这人真的忠心耿耿吗?

茹晓晴想着,等待绿璇为自己挑选首饰。

“绿璇,你把我的丝绸白玉盒拿来。”她得例行一事检查检查保命的金钗子。

绿璇顿了顿,复又梳起柔顺的黑发:“小姐,白玉盒昨晚被成婆养的那只小畜生拾走,整只盒子掉进湖里,已不见踪影了。”

她毫无波动地去看小姐铜镜中的表情。

只见平时柔弱娇美的小姐眼冒怒火,手拍桌子咬牙切齿地问出了声:“绿璇,这整件事都是你亲眼所见?”

绿璇登时丢掉木梳,“啪”地一声跪下,以头碰地:“小姐,绿璇虽未亲眼目睹,但已找人搜寻过盒子,以上的话都是句句属实!”

茹晓晴站起来,以微不可察的颤音吩咐道:“那好。叫人把湖里的水抽干,如果没有找到盒子,你可要给我一个准确的交代。”

跪着的大丫鬟身子抖了抖。把水抽干只为找个首饰。小姐这是疯了?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