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掌中娇
掌中娇沈慈顾觉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掌中娇你偲

主角:沈慈顾觉寒
“啪。”顾觉寒放下筷子的声音很轻,但还是惊了沈慈的回忆。“我吃好了。”“我想说……”沈慈抬起头,递了张手边的锦帕过去,她盯着顾觉豪的眼睛,眼睛里闪着些许动人心魄的光芒。她把话补完整,“谢谢这两个字我曾经说了太多遍,就不想继续说了。”顾觉寒擦嘴角的动作一顿,他有些摸不透沈慈的意思。“我想说,我爱你,顾觉寒。”这一刻仿佛天地无物,静得连彼此的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顾觉寒先是惊谔而后眼中布满欣喜,隽秀的青年眼中有了光都变得更加好看。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18 12:03:2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掌中娇》精彩章节试读

大雪满长安,春来特地寒。

这是沈慈早起时望着窗外凛冬不由自主发出的感慨,但在抿了一口滚烫的茶水后又觉得有些不妥,如今她随顾觉寒来到北平,此情此景,怎么着也得是‘大雪满北平’。

“夫人,临西宋署长家的太太来拜访了。”管家微低着头,轻声地说道。

沈慈被打断了思绪,倒也不恼,面上微微笑着就起身跟着准备去会客厅。

她刚住进公馆不久,性子又冷淡不喜走动,去会客厅的路还是头一回走,她一边记着来时的路线一边又想着这宋少将的太太突然造访的原因,没过一会便已经到了门口。

“你们说顾少将这么些年身边也没听说过有哪家姑娘的存在,怎么去南方不过一年,就领了个夫人回来?”

“要我说,这人定是什么昳丽绝色,不然怎么——”

沈慈本意是想等她们讨论完了再进去,未曾想管家却是皱着眉径直推开了门,生生断了堂下座椅上女子的兴致昂扬。

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沈慈才踏进门槛便看见她们脸上的神情从不快瞬间转为惊艳。

沈慈生长在南方,昳丽深艳这些词和她的相貌几乎没什么联系,有的却是如朗月萤火的清冷精致。她穿着鸦青色的长旗袍,胜玉般的肌肤被银白狐毛的披风映得更加脆弱。

宋太太看了眼还未合上的门外雪景,心想道和北方雪天这么像的人,怎么就生在了南方。

“你就是沈慈吧?”宋太太站起身,明媚的眼眸弯了弯,“宋渡同顾少将是发小,前几日顾少将回了北平,多多少少同宋渡提起过你。”

沈慈愣了下,似乎是惊讶顾觉寒在外人面前主动提起自己,而后她又点点头,“宋太太好。”

宋太太又挨个介绍了与她同来的两位夫人,显然在北平,豪贵间的圈子已经向她打开了门。

沈慈自小也是生在权势富贵中的人,自然心知肚明都统家的夫人主动交好只能是因为她背后的顾觉寒,即使是性格再淡,也不得不坐下来同她们说话。

直到外面日头灿灿,将至晌午几人方欲离开。

宋太太使了个眼色,身边的警卫兵上前呈了个甚是精美的木盒到沈慈面前,打开后是一串镶着碧绿宝石的项链。

“先前本想买下百珍阁的那颗粉钻送你,但不巧昨日被人买走了,还好这颗也不错,不然真得让我难做。”

“宋太太有心了,今日是我思虑不周,他日必当回礼。”沈慈很少这么爽快的收下别人的东西,她瞥了眼盒中如莹莹湖泊的绿宝石,心想大冬天的带着也没人看得见。

但当着宋太太的面,那颗碧绿宝石还是落在了沈慈弧度精致的锁骨当中。

傍晚顾觉寒带着一身的寒气回到公馆,没让身边的警卫跟着,自个偷偷地跑进了沈慈的阁楼。

沈慈拿着洋文书卷被人从身后抱住,昏昏欲睡的状态顿时被如数清退,“你回来了?”

顾觉寒贴着沈慈的脸,有力的双手收紧了些,“蒋维在明南饭店设了晚宴,你才来北平,去认识些人?”

“我……”

沈慈还没把拒绝的话说出口,顾觉寒的唇就堵了上来。

顾觉寒占了便宜眉间都有了些笑意,他说:“不能拒绝。”

……

已经停了半天的雪又纷纷扬扬地下了起来,顾觉寒本都牵着沈慈的手走出了门口,见到这风雪又低声让警卫员回去拿了一件自己的披风。

沈慈同顾觉寒并排坐在后排,熊皮的披风盖在她的腿上,与顾觉寒的胸膛一同传来源源不断的温热。

“听说今天姜潋来公馆了?”顾觉寒指节分明的手挑了一缕沈慈耳后散下来的发丝绕着,语气有些漫不经心。

“姜潋?”沈慈皱了下眉,“你说宋太太?”

“嗯,我这几天在宋渡面前提了你几次,猜着他会让姜潋来拜访你。”

那我可谢谢你。

心里这么想着,沈慈嘴上却说道:“宋太太人不错,临别前还送了颗绿宝石,改日记得回礼给人家。”

顾觉寒顿了一下,鼻腔里发出一声“嗯”。车内的灯光昏暗,沈慈自然没有看到顾觉寒听到绿宝石时候的复杂神情。

汽车行至明南饭店,缓慢地停在了饭店的正门,刹车声引了进进出出的行人纷纷侧目,看清车牌后又皆是一片恍然。

这种嚣张傲慢,放在顾觉寒身上显得十分合理。

只是当人们准备视若无睹继续前行时,车上下来的人再一次让众人停下了脚步。

开什么玩笑——顾觉寒的车上居然下来了一名女子!

沈慈被顾觉寒伸手接下车,修长的双腿迈开,从深色高领旗袍的开叉中露出几分姣好的弧度。纤细的腰身被顾觉寒的长臂揽过,盈盈一握中透着几分旖旎的光景。

“这——顾少身边有人了?”

“似乎是有传闻顾少从南方带了名女子回来,果然绝色啊——”

沈慈来北平不过寥寥几日,也只有顾觉寒身边亲近的人知晓,然今夜一场宴席过后,怕就是人尽皆知了。

“觉寒——”

才进了宴会厅几步,右边就传来清朗的男声,应声望去,是一个架着金丝眼镜的温润青年,正向他们的方向招手。

顾觉寒冲他点了点头,一边看着人走过来一边向沈慈说道:“他是我父亲挚交的儿子,排行第三,姓林。现任北洋军政参事。”

“早就听宋渡说你带了个媳妇回来,怎么今天才带出来?”林殊顺手从侍应生手中拿了杯香槟,冲他眨眼道。

“她怕生。”

若不是宴会厅里多少双眼睛看着,林殊差点就绷不住自己的表情,毕竟自小一起长大,还没听过顾觉寒用这般温柔宠溺的声音讲话。

“林三少。”他们身后走来一女子,黑发卷成**浪披在肩上,精致的洋装在宴会厅中格外显眼。

只是她嘴上喊着林殊,沈慈却能轻易看穿她盯着的人从头到尾只有顾觉寒。

看来是旧相识了。

“顾少将也在?”她将目光从顾觉寒身上移开,落在了沈慈身上,“这位是?”

“是......”

“是嫂子呀,十一你这都看不出来。”林殊摇了摇高脚杯的香槟,似笑非笑地打断了顾觉寒的话。

“这样啊——我姓简,家中排行十一,他们都叫我简十一,初次相见,就是有缘了。”简十一向着沈慈的方向伸出手。

沈慈看了眼她手上带着繁复蕾丝花纹的手套,神色自若地抬手握了一下,“沈慈。”

“沈词?是词典的词吗?”简十一好奇地笑了起来。

“不是,是慈悲的慈。”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