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一战封神
一战封神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一战封神王不留行

主角:聂政田婉然
“驾!喂,残废,闪开,别挡道!”秦国、极南边境的大道上,一个纨绔骑马狂奔,远远地冲着聂政吆喝道。眼见聂政不为所动,纨绔被迫停下,跳下马,马鞭指着聂政,嚣张道:“死残废,找死啊,老子……”闻言,聂政推着轮椅转身,并未说话,用手指了指纨绔身后。哗啦一声!只见一群身穿青色战铠的百人战团,陆续从四面走出,整齐划一的排列站好,上前一步半跪行礼。“大帅!”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17 15:04:38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一战封神》精彩章节试读

从田家离开,聂政两人就去了外城。

相比于内城的热闹,整个外城幽寂许多,略有些荒废,街巷中一些破落的宅院,也许久没人打理。

临近记忆中的老宅,聂政有些踌躇,多次欲言欲止。

“大帅,您看起来,有些,紧张?”第一次见聂政如此,北十一试探的问。

“我紧张?”聂政一记眼刀过去,索性支开北十一,“这撒豆成兵符唬唬人也就罢了,替我去趟城主府。”

支开北十一,聂政一个人推着轮椅向老宅行去。

一处颇为破落的宅院,宅院不大,当年从这走出的聂家,也只是一个比较小的家族。

说是聂家,却连块门匾也没挂,在院门外的石柱边,丢着一块被打碎的门匾。

破落的门户半开,聂政深吸一口气,推着轮椅进去,不怎么大的前院,只有一个中年男子左手执剑,一剑又一剑的练习着劈砍。

聂政的声音不大,却也不轻,中年男子也只是耳翼微微动了动,似乎是早已习惯,却也没有理会,依旧坚持的在那劈砍。

聂政张了张嘴半响无言,看着中年男子右臂那空荡荡的衣袖眼睛酸涩。

似是等了半响,不见身后之人出声,中年男子呸了一声,转身左手一剑指出:“真当我聂家无……”

话说道一半,中年男子整个人顿住了,目光死死的盯着聂政。

“三叔。”聂政强挤出一丝笑容。

“哐!”

中年男子手中的剑直直的掉落,也顾不得剑,直接跨步走到聂政身前,难以置信的开口:“政儿?”

“是,我回来了,三叔。”

“好,活着就好,回来就好!”聂军颇为激动地拍着聂政的肩膀。

激动过后,冷静下来,看着聂政的腿,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

“腿怎么了?你修为呢?”

聂政有些无奈:“出了点意外,无碍,过段时间就好。”

“三叔,如今聂家,其他人……”

聂政有些急切。

整个院落空荡荡的。

如今剩下的又有多少人。

“咳咳……”

中间的房舍,传来一阵又一阵,急切的咳声。

“先进去。”

聂军张了张口,也不给聂政说话的机会,左手推过轮椅,朝屋内走去。

……

屋内,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时不时的传出剧烈的咳嗽声,吐出一口口污血。

几个人围在旁边急转,确着实束手无策。

“怎么样?”聂军也顾不得聂政,直接上前给老人顺气,急切的问道。

“聂军,家主的情况,怕是撑不住了。”

四长老连忙让开,无奈的摇了摇头。

几人沉默了下来,几年下来,整个家族已经耗空,撑到现在,也不可避免要走到尽头了。

“三叔,我看看爷爷。”聂政也有些急了,一时懊恼自己倒是行动不便,推着轮椅近前。

“你爷爷,很想你……”

聂军叹了口气,拍了拍聂政,然后拉过要说话的四长老再去想办法。

聂政离近床边,探向聂宏的内息,一时有些心惊。

整个生机衰退,毒素剑气肆虐,要不是聂宏修为硬撑,早就不行。

不过,还好,有救。

当下松了口气,聂政连忙在储物戒翻找着丹药。

这一扫,有些傻眼,自己这些年,带的丹药不少,但都是些高阶丹,一时还拿不出适合的丹药。

别一颗丹药下去,没稳住伤势,反而消耗不了药力,直接爆体。

突然,似是想起什么,从储物戒的角落,取出一个灰色的小药瓶。

玄北大还丹!

当年他还是地元境时,偶然研究出来的一个的丹药。

正是靠着这颗丹药,收复了炼丹天才炼尘给自己效命,作为纪念,也就留着了。

虽然只是三品丹药,却可以保气息不灭,敢在阎王手里抢人。

“三品丹药!”四长老几人有些惊奇,别说三品丹药,就是二品丹药,他们也没见到过几次。

“三叔,四长老,帮忙炼化一下药力。”聂政不再犹豫,将丹药给聂宏喂下,忙让开位置。

两人不敢耽误,也顾不得问什么,真元探入聂宏体内,帮忙炼化药力。

随着药力的扩散,聂宏体内爆发出一股勃然的生机,随着毒素剑气的清除,整个人脸色,肉眼可见的好转起来。

“好,好,天佑我聂家。”聂军一脸的喜色,怎么看聂政这个侄子怎么欣喜。

原本还怜惜这孩子受了伤,这辈子可能要完了。

离开几年未死不说,随手三品丹药都能拿出来,他就真的废了没法恢复?

“这是政儿?”四长老反应过来,一脸的诧异。

见爷爷好转,聂政松了口气,不由得庆幸好在自己赶来的及时。剩下的,就需要他再去弄点低级丹药,尽快恢复就好。

“抱歉大家,我回来,晚了。”

……

聂宏还未苏醒,聂政回来,众人是异常的高兴。

至于聂政的父母早在聂政出事之后失踪。

如今的聂家,所剩并无多少人,主脉除了聂政的爷爷,三叔,和四叔留下的独苗堂弟,也就只有妹妹聂素还活着。在也就四长老一脉,七长老一脉还有着几人。

其他人,不是战死,就是随聂振明一脉反叛。

当年田婉然带回聂政死亡的消息,为了聂家的发展,遵循聂政的遗志,让支脉天才聂振明代替聂政去了太岁宗。

而七年前,随着太岁宗海量的天材地宝涌入聂家,说聂家的大人物所赐。也不知聂振明是何等的天才,三年时间,让整个太岁宗如此重视。

这时的聂振明一脉坐不住了,仗着太岁宗的威势,联合几大家族,重创聂宏,夺家主之权,几乎覆灭整个聂家主脉。

若不是当时城主府出面,还聂家一个人情保下几人,怕整个聂家已经不复存在了。

聂政脸色铁青,哪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聂家的大人物。

就他聂振明?

别说三年,就是给他十年也没那个本事让太岁宗给家族送资源。

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他的错,征战多年,他敌人不少,怕给家族招来祸端,也只能让人暗中带话。

却不想,中间层层出错,导致了聂家的悲剧。

“三叔!三叔!三叔!我回来了!”

“疗伤丹,救爷爷,先稳住爷爷的伤势,再想办法。”

正当聂政思索间,一道急切的声音,远远地传来。

随着话落,一个一身狼狈的姑娘急匆匆的冲了进来,那满是血痕的手摊开,一颗圆润的丹药浮现在掌心中,献宝似的举着。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