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小说 >

他的首选答案小说(完本)-蒋云澈沈落无错版阅读

2022-09-23 12:42:56   编辑:布丁
  • 他的首选答案

    与蒋云澈结婚的第五年,沈落回来了,带着她三岁的女儿。看到他逗笑沈落女儿的那刻,我知道我输得彻底。原来一腔孤勇并非能守得云开见月明。我想,是时候为我年少冲动买单了。

    沈落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他的首选答案》 小说介绍

小说《他的首选答案》,此文一直都是小编喜欢的类型,入坑不亏,主人公有蒋云澈沈落,是作者沈落所写,无广告版本简述:持续了良久的张狂掠夺,让沈玉差点窒息,他呼吸不过来,憋得脸蛋嫣红,在失去意识之际,镇北王才饶过他,离开了他的嘴唇。……

《他的首选答案》 第3章 免费试读

蒋云澈没有追上来。

在裴于森的拥护下,蒋云澈败下阵来,他知道自己理亏在先,只说「我回家跟你解释」后又回到座位。

提不上来什么感受,预想里,他确实会这样。

毕竟沈落还在那里坐着,他不可能丢下她不管。

我没有胃口吃任何东西,却不能放着裴于森不管,强打起精神:「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买。」

「不用了老师,我不饿。」

然后裴于森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几下,他鼻尖开始泛起潮红,慢慢延伸到整个面部。

我微不可察笑了两声,路过便利店时买了一份即食便当和一瓶可乐递给他。

「可乐最好饭后喝,不要和饭一起吃,偶尔一次可以,长期会对胃不好。」

裴于森家住在老城区内,穿过条条幽黑小道,七拐八弄才到了他家,很普通的老式居民楼,墙面因为年久失修脱落许多,摇摇欲坠,总感觉下一秒会顷刻坍塌。

艺术是费钱的活,裴于森的母亲赚来的钱只够支撑他的学业,无法保证其他日常开销。

送他到楼下,我加了他的微信,转过去一千元。

裴于森明显开始惶恐,他急忙要点退回,我制止住他:「拿着,以后等你毕业赚钱了再还我也行。」

争执许久,面前的男生向我妥协。

黑暗里,他眼眸明亮,信誓旦旦告诉我:「老师放心,我以后一定会还给你的!」

一千元,不足挂齿。

只是我很久没听到这么诚挚的语气了,独属于青春的气息。

年轻有大把的时间容错,从头再来,可我没有了。

我拍拍裴于森的肩膀,笑道:「上去吧,下星期记得早点来。」

送走了裴于森,我凭着模糊的记忆走出小巷,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回家。

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经过十字路口等红灯时,我清楚看见车窗外,对面人行道上,蒋云澈和沈落手捧两杯咖啡,小女孩站在两人中间,手里拿着一杯草莓圣代,仰着头不知在和蒋云澈说什么。而蒋云澈则弯下腰,俯身贴耳于小女孩面前听她叽叽喳喳。

绿灯亮了。

车子缓缓驶过三人,最后一秒,我合上了车窗,阻断了三人的欢声笑语。

无力感侵袭身体各个部位,我突然很想哭,鉴于在出租车上怕吓到司机,我活生生憋回了眼泪,直到回家后才躺在床上掩面而泣。

哭到彻底失去意识,眼皮打架,我缩成一团抱住双臂,晕沉睡去。

半梦半醒之间,我听到房门开合的声响,蒋云澈或是真的听进去了我在日料店对他说的话,蹑手蹑脚的换衣服洗漱,连水龙头的水流都是开的最小的。

熟悉的气息包裹着周身,蒋云澈埋首于我脖颈后,呼出的热气酥酥麻麻,惹得我一阵痒,忍不住动了两下。

「年年,我知道你没睡。」

蒋云澈将我琢磨的透透的,从小到大,只要一遇见问题,我的首选就是逃避,看不到寓意着不存在。

逃避可耻,但是有用。

「快睡着了,被你吵醒了。」我见躲不过,随便扯了个理由。

他沉默许久,最后低声开口:「今天是个意外,我没有骗你,刚开始公司真的有应酬,只不过沈落给我打电话,她说蔓蔓吵着要找我,问我能不能一起吃个饭,我想着毕竟是小孩子,吃个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蔓蔓是沈落的女儿。

「所以你就推掉了应酬,去和她们一起吃饭了,对吗?」

一语道破他的借口,蒋云澈似乎噎住,好久没搭话,久到我以为他已经睡过去的时候,蒋云澈突然说了句:「对不起。」

是什么意思呢?

是因为对我撒了谎说对不起,还是怕我不相信他此番说辞明天会跟他生气所以提前道歉?

他离我很近,我却觉得,这个人,我抓不住了。

厚重的窗帘遮住屋外亮光,唯有缝隙中透出的一缕明亮弯弯曲曲,像是不甘于命运安排,非要闯出一条路。

以前的我也是这么执着,以为努力会有回报,陪伴能软化一个人的铁石心肠。

但沈落一出现,我彻底明白,所谓野蛮生长,不过是我给自己披上了一层蒙骗的外衣。

有些人确实无可替代。

「蒋云澈,要不我们离婚吧。」

刚说完,他一把扯过我的肩膀,加重的力道迫使我直视着他,肩头的疼痛提醒我刚刚所说的话。

「这玩笑不好笑。」

「我没开玩笑。」

正如当初他说「我们结婚吧」一样认真的语气,我重复道:「我们离……」

「婚」字止于唇齿,被蒋云澈温软的唇悉数吞入肚内。

我用力一咬,他吃痛松开我,唇舌间弥留着浓重的铁锈味。

蒋云澈揉了揉嘴唇,喉头滚动,「年年……」

「我睡了。」

我侧身躺在床的另一侧,尽力拉开和他的距离。

他觉得我在赌气,因为沈落,一时气急才提了离婚,睡一觉气便会消了,或者他哄哄我亲一下我,我就能完全不记得这事了。

其实不是。

是我看开了。

是我,不应该在损失了五年的时光后,继续庸人自扰了。

胡思乱想的代价是我做了一晚上的噩梦。

其实算不上噩梦,那是我切切实实经历过的,于我而言,噩梦般的高中回忆。

高二下学期运动会,班里没人报名一千五百米长跑,老师决定采用抽签的形式来确定人选,很不幸,我就是被抽中的倒霉蛋。

沈落坐在主席台前,演讲着一篇篇送过来加油打气的稿子。蒋云澈刚结束男子一千米的决赛,他站在跑道旁,为即将要开始比赛的我喊了声「加油」。

但运动这事是天生的,跑不快就是跑不快,即使我拼尽所有力气,依旧得了个小组倒数第二,连进决赛的资格都没有。更要命的是,因为比赛前我没热身,跑到一半的时候腿突然抽筋,硬撑着跑完剩下几圈,最后蹒跚着慢慢回到班级位置。

蒋云澈递给我一瓶水,我刚接过来,还没来得及说谢谢,主席台那里传来一声惊呼,一大堆人围了过去,我隐约听到「有人中暑了」。

下一秒,蒋云澈头也不回地朝主席台跑去。

因为主席台上,只有沈落一人。

他买来的冰水落在我小腹处。

而今天,是我例假第一天。

我用力拍打着小腿,眼泪顺着脸颊一点一点滑落,周围的同学见状问我怎么了,我摇了摇头,嘴角扯出一丝弧度:「太疼了。」

太疼了。

我说的不止是腿,还有心。

即便许多年过去,这些画面依然清晰如初,像是有人刻意将其钉在我脑海,用遍千万种方法也挥之不去。

凌晨五点,我睁开双眼,旁边的蒋云澈不知何时贴了上来,他的手搭在我腰间,呼吸平稳。

我轻轻移开他的手,来到蒙蒙亮的客厅,躺在沙发上翻看手机。

裴于森昨天临睡前给我发了两条信息。

第一条是「谢谢老师,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第二条是「老师晚安,做个好梦」。

我哑然失笑,想起刚刚的梦,不禁自嘲。

思来想去,我合上锁屏没有回他。这个时间他肯定在休息,等天亮了再说吧。

我眼睁睁看着东方露出鱼肚白,然后缩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恍惚间听到蒋云澈从屋内出来,脚步朝我走来。

我感觉出来他在看我,可我实在太过疲惫,提不起来劲,即使是装睡,我现在也表现得天衣无缝。

窸窸窣窣的响声包裹着我,下一秒,我落入一个温暖怀抱,蒋云澈抱起我,将我放回卧室床上,替我盖好被子,最后轻轻落在我额头一吻。

他很小声地说:「年年,对不起。」

我睫毛微不可察颤动几下,所幸他没有看见。

我不想再听对不起了。

这话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蒋云澈没有错。

不爱我,不是他的错。

大抵是我的冷淡太过明显,明显到给蒋云澈带来了危机感,他忽然认识到指缝中的流沙一点点逝去,直至再也握不住。

近些日子,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早,甚至承包了做饭洗碗拖地等家务。

看着忙前忙后的蒋云澈,我嘴里的「离婚」二字如鲠在喉,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想,再等等吧。

万一,他有可能改变呢?

人会对一件事或物产生执念,而这份执念,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消除的。

同时,我发现裴于森其实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淡漠,第一次见面,他给我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好像对于世间一切蛮不在意。后来我才知道,他不是不在意,是不敢在意。

没有期望,便不会失望。

那日下课后,我去办公室打印了些东西,出来发现裴于森呆坐在琴房里,手指胡乱按着琴键,发出算不上悦耳的琴声,他低垂目光,嘴角微微向下耷拉。

我喊他:「裴于森。」

他如梦初醒,「蹭」一下站起来,隔着透明玻璃门,结结巴巴:「老,老师,您……还没下班啊……」

「怎么了?」

虽然他极力掩饰神情,可还是被我一眼识破。

别扭了半天,裴于森忽然叹了口气,再抬头,他的眼里凝结了薄薄的水汽。

「您,一会有空吗?」

「可不可以,陪陪我?」

我第一次看到,平日里冷静的裴于森,露出面具伪装下的裂痕。

我点了外卖,陪他坐在琴房外走廊的椅子上。

他低着头,声音沉闷:「今天是我生日,可是没有一个人陪我。」

「一个都没有……」

他哽咽着告诉我一切。

原来,裴于森的母亲另嫁他人,直到今天才告诉他这个消息,更令他接受不了的是,他母亲已经怀孕三个多月了。

「老师,我是不是很差劲啊?」

裴于森垂着头,额前的刘海软绵绵耷落在额头处,像极了他现在一蹶不振的模样。

「为什么,他们都不要我了……」

我忍不住抬手,擦去他眼角的泪滴。

「你很好,不要否定自己。」

「外界的声音是别人的,只有你自己的生活才是你的。」

「你父母选择的路无关于你,不要被所谓的「不爱」迷惑。」

恰好外卖送到,是六寸的巧克力蛋糕。我拆掉包装,切开一块递给他。

「生日快乐。」

裴于森愣愣地看着我,我伸手在他眼前晃几下,「怎么了?发什么呆。」

他猛然撇开与我对视的眼神,接过蛋糕,指腹擦过我的指尖。

我们两个就坐在走廊,聊了很久的天,关于学业,关于家庭,以及未来。我作为一个过来人,给他提了很多建议,尽管我不知道这对他有没有用,但我想,说出来总是好的,也算是给他的提醒,让他少走点弯路。

时间之久,久到我静音的手机屏幕一遍又一遍在我包里亮起,我却浑然不知。

蛋糕没有吃完,我将其收拾好放回包装盒里让裴于森带回家当明天的早餐。

电梯到了一楼,打开门一瞬间,我闻到了浓烈的烟草味,禁不住咳嗽两声。

感应灯随着我的咳嗽声亮起,面前出现了我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他两指间夹着一根快要燃到头的香烟,定定望着我。

还有我身后的裴于森。

「年年。」

蒋云澈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来接你回家。」

网友风透绣罗衣点评:沈落的《他的首选答案》,文笔挺好,而且人设很突出,全文故事非常流畅,真的好看!

网友甜扑点评:看了这本《他的首选答案》,我觉得我的智商受到了无比大的尊重,这是什么神仙剧情啊,每个人设都设计的特别好,到目前为止人设也没有崩,为作者大大点一万个赞!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