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亿万婚约:前妻别改嫁
亿万婚约:前妻别改嫁乔堇陆栖寅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亿万婚约:前妻别改嫁萌面酱

主角:乔堇陆栖寅
许多年前,在她狼狈不堪的时候,一个男人弯腰冲她伸出手,从此她跌跌撞撞,一直紧追他的脚步。可从未想过,一纸婚约换来的却是一场阴谋,撕碎了所有年少的幻想和执着。他说:“乔堇,哪怕你现在就死了,我也不会为了你这种歹毒的女人掉一滴眼泪。”却不料几年后,这个高高在上、矜贵无双的男人,发了疯的遍地寻找,狼狈痛苦的后悔。“乔堇,如果再能重来一次的话,哪怕是命我都愿意还给你。”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9-22 09:49:4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亿万婚约:前妻别改嫁》精彩章节试读

迷迷糊糊中,乔堇似乎看到有个人影冲着她过来。

像是她梦中无数次梦到的那个颀长的身影。

她恍恍惚惚的在想,是陆栖寅吗?

可想要说话,喉咙却像是被火烧火燎的一样,难受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到最后也只是用尽力气,狠狠的攥住那个人的手,彻底昏沉过去。

梦中,她似乎回到了结婚之前。

她被沈家名义上的收养,那时候跟沈家虽然是利益的关系,但是也是有光的,光都来自于陆栖寅。

那时候的陆栖寅也会有耐心的陪着她笑,甚至买礼物的时候,也会买双份。

在她彷徨跌倒的时候,他弯腰一把抱起来,嗓音沙哑带着几分的无奈,“乔堇,你这么迷糊,以后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

字字冲击。

梦境破碎,跟现实交缠不清。

耳边是冷淡沙哑的声音:“乔堇。”

似乎和梦境里的交叠到了一起,乔堇下意识的醒来,猛然坐起。

朦胧的视线看到的的确是一个男人,冷冰冰的,一丝不苟。

不是做梦,真的是他。

可一刹的心软,换来的却是更加冷寒厌恶的声音。

“乔堇,你究竟给蔓安送去的什么东西,让她情绪一直那么激动?”

“什么?”

乔堇声音嘶哑,不是很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脑子像是迟钝了半拍,什么东西?

她从来没给沈蔓安送过东西。

哪怕两个人名义上是姐妹,哪怕是救恩关系,可是实际上两个人的关系势如水火。

怎么会送东西?

“要不是你去**她,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陆栖寅似乎彻底的怒了,捏着她的下巴,冷声的质问。

“说啊。”

“我真是信了你的鬼话了,你把我支开,是不是就是为了害她?”

“真恶毒**。”

说完,陆栖寅径直出去,厌恶的甩开手,似乎半点都不肯停留。

唯独,乔堇还在那边,有些茫然,心脏一阵阵的钝痛。

依旧保持仰头的姿势,可是眼泪却是滚滚的落下,太疼了,疼的难受。

“乔小姐,你没事吧?”

护士轻声的询问,有些怜悯。

传闻中风光无比的陆太太,却是在短短一个月内,两次入医院,还是次次都那么狼狈。

真不知道是造什么孽。

乔堇仰头,逼回眼泪,声音嘶哑的问:“送我过来的,是谁?”

那是她最后的那点慰藉和期待。

可却也被粉碎的一干二净。

护士回答的干脆,甚至有些疑惑:“你不记得了吗?”

“是陆先生的司机,他把你抱过来的。”

啪嗒,似乎是心碎掉的声音。

乔堇忽然垂眸笑了,原来如此啊,是司机啊,这场梦,从一开始就只是她的幻觉。

陆栖寅大步出去,看着另一个病房内的沈蔓安,站了很久,眉头紧紧锁着。

沈蔓安的情绪很不好,抱着被子坐在那边似乎极其的害怕见人,烧才退下,好歹是没出现器官排斥的问题。

也算是担忧落地。

“陆先生。”

医生抱着体检报告过来。

陆栖寅一瞬的皱眉,想都没想的问:“是蔓安这边出什么问题了吗?”

医生一顿,摇摇头,“不是,是乔小姐那边。”

医生忍不住的咋舌,这豪门关系到底乱成什么样子,正宫太太反倒更像是倒贴的。

“怎么?”

陆栖寅不是很想听到这个名字,眉眼带着几分的厌恶和讥讽。

医生顿了顿,继续说:“乔小姐因为才引产然后手术,身体本身就很脆弱。”

“然后又情绪波动紊乱,发高烧,身体出了点问题。”

医生斟酌的说:“可能——嗯,可能以后难以孕育。”

难以孕育?

陆栖寅一刹眸眼深黑的看向医生。

“本身乔小姐的身体就不是很好,当初乔小姐怀孕来这边看过,月份很小的时候她咨询过。”

“那时候如果流产的话,也许还好,不会损伤子宫,但是孩子那么大了——”

剩下的话,就算是不说也明白。

那么大的孩子,引产了,必然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陆栖寅忽然莫名的有几分的于心不忍,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几分心疼的感觉,或者只是他自己的幻觉而已。

“还有治愈的机会吗?”他问。

医生有些为难,沉思了片刻,才保守的说道:“也许,机会不是很大。”

“但是现在科技发达,总是会有点希望的。”

一句话,像是石子跌下去。

陆栖寅的眼眸中阴沉更重,心里也像是压着什么根本喘息不过来。

医生再问:“需不需要跟乔小姐说——”

“不用!”

却被冷声打断。

陆栖寅的手捏成拳,深呼吸了几下,才平稳下来说:“暂时先别跟她说。”

才引产失去一个孩子,现在如果再知道这个噩耗的话,只怕……

他冷硬下来的心,难得也多了几分的恻隐。

“好。”医生说。

屋内的沈蔓安醒来了。

“哪里不舒服吗?”陆栖寅问。

沈蔓安眼里闪过几分的算计,可却依旧小鸟依人的紧靠着他,“没事。”

“你也不要问我到底怎么回事,不怪乔堇。”

“对了,最近乔堇生日,我和妈妈给她准备的生日宴会,你也一起来吧。”

沈蔓安笑的天真纯净。

把陆栖寅想要问的话全部堵塞住,他原本想要问,车祸的事情她当初说的都是真的吗?

可现在看到这天真无邪的脸上,忽然就没了问下去的念头。

一个连病重都会想着别人的人,怎么会那么心狠手辣的制造出来一场车祸,车祸撞得还是她。

那得是多么的狠。

……

沈家别墅内。

沈夫人不乐意的撇嘴,她从来不待见这个所谓的养女,半路上捡来的,算是什么东西。

沈蔓安才出院,依旧脸色苍白,摇着她的胳膊说。

“妈妈,想想以后,她现在享受的也是我的,那我一定要如数拿回来。”

“可你准备生日宴会,是不是——”沈夫人眉头皱起,不赞同。

沈蔓安眼里闪过一丝的阴毒,凑过去在她耳边低声说:“谁说生日宴会只有惊喜的,我就偏偏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