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浮生散尽爱如初
《浮生散尽爱如初》莫槿杜舜煌全部章节目录

浮生散尽爱如初陌离Moli

主角:莫槿杜舜煌
她怀着刻骨仇恨,来到他身边,步步为营毁掉他的家族。可他说:“即使毁掉我的王国,你也依然是我老婆!”她处心积虑,毁掉他坚守十年的爱情。可他说:“老婆,我没有小三,请你对我负责!”“杜舜煌,你当初为什么娶我?”从接近他,嫁给他,到爱上他,她全都巧妙算计。可当尘埃落定,她才惊觉,一直被算计的那个人,始终是她自己……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9-19 03:16:5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浮生散尽爱如初》精彩章节试读

两个男人看到莫槿,神情明显地滞了一滞。

“得,得,得……”

镫亮的世界顶级品牌定制皮鞋,踏在高档的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沉着而从容的脚步声。

两人向着莫槿走过来。

莫槿保持着笑意,挺直了腰肢,娉娉婷婷地站着。

待到他们快要走近,她笑着打招呼:“杜先生您好!怎么又遇到您啦,真的好巧啊!”

杜舜煌的面容仍是那样俊美。他神色冷漠地打量着她,似乎没有认出她是谁。

“杜先生忘了么?我们在周一的论坛上见过面,我是《观天下》杂志社的记者,莫槿。”莫槿提醒道。

四天前的她,是个身穿职业套装、外型干练的女记者。

今天的她,却是个精心打扮,身穿昂贵晚礼服,一头波浪长发的女子。

难怪他一时认不出她来。

杜舜煌继续盯着她看,紧抿的薄唇,似乎没有想说一个字的意思。

“莫小姐?你怎么找上来了?”苏航问道。

“啊,我也没想到这么巧,竟然在这里遇到杜先生!杜先生,既然我们这么有缘,不如您再慎重考虑一下,接受我们的专访吧!”

“要我说多少次?我不接受采访。”杜舜煌冷漠出声,“再说,你们杂志,我没听说过。”

“或许,杜先生还不太了解我们杂志。我们在高端人士当中,是相当有影响力的。”莫槿脸上保持着盈盈的笑意。

杜舜煌嘴角扯起一丝笑意,双眸闪过一丝如星的光芒:“什么是高端人士?”

莫槿被他突如其他的笑意,恍得差点儿眩晕过去。她定了定心神,努力组织了几次语言,还是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如果是别人问她,她闭着眼睛,都能重复说过无数次的杂志定位。高端人士,自然是拥有一定知识、财富和地位的高级白领了。

这乍听上去,让人觉得《观天下》这本杂志,还蛮高大上的。就连莫槿也一直这样认为。

可是这时,这样的话,却让她在杜舜煌面前,怎么也说不出口。

她所说的“高端人士”,在杜舜煌眼里,不过就是一群办公室打工仔而已。又怎么与他这样的世界级资本大鳄相提并论?

难怪,他一心想上的,是刊登世界财经政领袖的美国TME杂志封面,又怎么看得上他们江城小小的《观天下》?

崇洋**,真是可恶!

咒骂的念头在脑中转了几百回,莫槿一双极美的大眼睛眨呀眨,终于又再笑道:“我们《观天下》,关注任何行业的翘楚人物,也关注新兴行业的领头人……”

“叮咚!”电梯门适时开了。

杜舜煌和苏航抬步走进了电梯。

“等等,我也下去。”莫槿跟着他们,也闪进了电梯。

看着杜舜煌嘴角未消的魅惑笑意,她下意识地,想抬起两手,遮在眼前。

幸好她的意识尚算清醒,没有真的抬起手来。她顺势转过了身,免得在这狭小的空间内,承受着直面他强大气场的尴尬。

“莫小姐自然是要下去的。难道莫小姐不知道,这里是创豪资本在国内的总部,一切闲人,非请免进吗?”苏航说道。

“啊,原来是这样!创豪资本真的迁回国内了啊?怪不得会在这里,碰到杜先生呢!”莫槿故作震惊。

“呵呵,莫小姐为了采访,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苏航笑着暗讽。

“哼,记者!”

身后头顶上方,传来杜舜煌轻轻的一声冷哼,竟是毫不掩饰地,带着跟苏航一样的傲慢与讥讽。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怒意,从胸中莫名蹿起。

莫槿猛然转过了身,仰起头,直视杜舜煌的双眼:“杜先生,我想您对记者这个职业有些误解,也或许您对我本人有些意见。可是,请您在提到‘记者’的时候,保持基本的尊重!”

她脸上的笑意早已消失,声音甚至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

两人显然被她突然的变化,惊到了,脸上都闪过一刹诧异。

莫槿并没有后悔自己的言行。

她相信,这两个同样毕业于美国HV大学的人,不可能在她面前发作。

果然,苏航极礼貌地笑了笑:“莫小姐一定误会了,人人都说,记者是‘无冕之王’,我们怎么会有不尊重的意思?”

莫槿知道,自己不能把局面弄僵了。

她迅速恢复了笑意:“啊,或许真的是我误会了。你们不知道,我这人有时爱犯迷糊。”

“莫小姐怎么会犯迷糊?莫小姐冰雪聪明。”杜舜煌淡漠而疏离地笑了,笑意中保持着天生的冷傲。

他的话里,显然还有别的意味。

莫槿决定继续装傻,不再深究。

苏航抬手,按下停车场的G键:“莫小姐要到几楼?”

“唉,所以说我这人时常爱犯迷糊。我今天要去空中酒廊,可进了电梯,却忘记空中酒廊在几楼了。”

“空中酒廊在18层,莫小姐可别再走错了。”苏航得体地说着,按亮了18层。

“叮咚!”电梯速度很快,18层转眼就到了。

“啊,我到了。杜先生,苏先生,再见!”

莫槿转身朝两人挥了挥手,走出电梯。

电梯门缓缓合上,她又回过头来,对着里面盈盈巧笑道:“杜先生,请您再考虑一下我们的邀请,好吗?”

电梯门紧闭,将莫槿盈盈的笑意、娇美的面容,彻底阻隔在外。

电梯中,苏航的神情恢复了严肃:“上官云逸说,今晚威尔斯酒店这场宴会,会是个意外惊喜。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去到,自然知道了。”杜舜煌淡然一笑。

优美的钢琴乐**响起,杜舜煌接通了手机:“一帆,什么事?”

许久,却只是那边的人在说话,杜舜煌一言不发。

直到苏航觉得有异,转头看杜舜煌时,才发现他脸色早已变得铁青。

“什么,我不相信!”杜舜煌黑着脸,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几个字。

对方在说些什么,苏航听不到。

“我不相信!”杜舜煌的脸色由黑变青,又由青变黑,似乎在极力忍受着内心翻滚的怒火,“为什么会这样?”

终于,杜舜煌狠狠地摁断了电话,紧紧握住手机的手,却仍在微微颤抖。

“舜煌,怎么了?”苏航小声问道。

杜舜煌咬牙不语,脸色黑沉。

“跟上官云逸有关?”

“是。”杜舜煌咬着牙,冷冷吐出一个字。

“他今晚到底想干什么?这么故弄玄虚的。”苏航像是生怕点着了一枚炸弹,问得更加小心翼翼。

杜舜煌猛然转头,声音冷酷的吓人:“走!”

电梯已抵达停车场。两人走出电梯,坐上了那辆劳斯莱斯幻影。

杜舜煌坐在后座。就在汽车即将启动时,他突然出声:“等一下。”

“怎么?”驾驶座上的苏航一惊。

“你到空中酒廊去,把那个莫槿请下来。”

“莫小姐?请她下来做什么?难道,你要带她一起去?”

“没错!”杜舜煌俊眸微微一眯,迸射出两道凌厉的光。

莫槿跟着苏航下到停车场。直到来到那辆劳斯莱斯幻影面前,她也未弄清,杜舜煌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苏航将右后侧车门拉开,对她礼貌地作了个“请”的动作。

莫槿疑惑不已。

虽然她一直想方设法接近杜舜煌,可是在接近他的过程中,她希望每一步都是她能掌控自如的。

她弯下了身子,笑着向车内望去:“杜先生,听说您有话要对我说?”

昏暗的车厢内,杜舜煌缓缓睁开了深幽的双眸。

看了莫槿一眼,他懒懒地抬手,指了指身旁的坐椅:“坐上来,我告诉你。”

“为什么要坐在车上说?”

“你可以坐上来,也可以不上来。”杜舜煌声音冷淡,并不作任何解释。

莫槿只犹豫了两秒,就一侧身一抬脚,坐上了幻影。

苏航关了车门,坐上驾驶室,开始发动汽车。

莫槿忽然有一瞬间的心慌。这么近距离地与杜舜煌坐在一起,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她扭头看向杜舜煌:“我们这是去干什么?”

“带你去一个地方。”杜舜煌在阴影中说道,“威尔斯酒店。”

那声音,隐隐地透出丝丝冷意,狠厉,而冰寒。

“威尔斯酒店?去做什么?”莫槿追问,心中闪过了一百个念头。

他要带她去那里接受她的专访?

不可能!

他要带她去那里谈谈心,说明他对记者没偏见?

更加不可能了!那么他……

杜舜煌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冷淡而傲慢地说道:“你现在下车,还来得及。”

下车?

这么长久以来,她千辛万苦,费尽心思就为了接近他。在这个时候,她难道应该选择下车吗?

“开车。”

也就在莫槿思索的一刹那,杜舜煌已经开口。

劳斯莱斯幻影驶出停车场,在夜幕中,向着威尔斯酒店疾速而去。

莫槿有些忐忑。

对于这个夜晚,即将接下来的事情,她根本无法预知,更感到无力把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