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萌宝找上门:妈咪,要抱抱
萌宝找上门:妈咪,要抱抱南上单驿博全本大结局阅读

萌宝找上门:妈咪,要抱抱大橘为重

主角:南上单驿博
时隔五年,南上还是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城市。一日,她未曾谋面的未婚夫带着两个双胞胎包子敲开了她的家门。“孩子,你的。”什么?她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生了孩子,还一生生俩?她从来命途多舛,所幸有他。无论她是否记得他,无论她身在何处,他一直都在,在思,在等。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9-19 02:35:1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萌宝找上门:妈咪,要抱抱》精彩章节试读

南上将他最后一处伤痕擦完,听了单期上不小心脱口而出的话一愣。什么照片?刚想开口询问就厨房里传出来的香气吸引了注意力。

单期南陆续将三碗西红柿鸡蛋面端出来,朦胧的热气让南上的心里流过一丝暖流,待单期南走过来时将他抓过来给他上完药,单期上已经迫不及待地坐到餐桌旁等着了。

挑起鸡蛋面尝了一口,心里忍不住对他的手艺竖起大拇指,没想到看起来娇生惯养的孩子竟然厨艺这么好,倒是让她对他们改观了。

“我有件事要解释一下。”南上吃饭很快,几分钟就解决完了,两个孩子停下筷子疑惑地抬起头,南上张了张嘴,说道:我今天连续十几个小时都在手术室里,所以没能去接你们,我感到很抱歉。”抱歉让他们受了这么多苦。

单期上一愣,扬起一张干净的小脸,安慰道:“没事啦,其实就算妈咪不能来接我们,我们也可以自己回家,但是都怪那个老师。”一张小脸上愤怒难平。

“那个女人收买了老师帮着一起把我们抓到车里带回去。”单期南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厌恶。

南上想起那个女老师,总算是明白了自己平白无故就被针对的理由。

吃完饭三人就去睡觉了,经过了一整天的疲惫,南上睡得格外的熟。

第二天醒的时候才五点多,两个小家伙还没有起来,坐在沙发上沉默了良久,还是拿起电话拨通了单驿博的号码。

“喂?”富含磁性的男性嗓音中略带着一丝诱人的沙哑,南上直截了当地开口,“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解除婚约的事情。”

“见面谈。”对方扔给她三个字电话里就传来忙音,南上嘴角一僵,接着门铃就响起来。

“你怎么来了?”南上眉头微挑,门一开,清晨的凉气跟着单驿博灌进来,侧过身让他进来。

单驿博脱掉锃亮的皮鞋踩着南上的粉色小拖鞋就进来了,看着递到面前的西装外套,南上嘴角一僵,接过来挂好,回头一看那男人已经自来熟地坐到了沙发上。

“你不是去出差了?”南上在他对面坐下,看着自己喜欢的抱枕被他压在腰下面,眉头紧紧地皱着,“你儿子还在房间睡觉了。”

单驿博眉头一挑,“我的儿子出事了我自然是要回来。”

南上嗤笑了一声,嘴角扬起一抹嘲讽,“上次你儿子食物中毒的时候我可是见你跟你的未来小姨子打的火热,还有我刚才说了,谈一下解除婚约的事。”

她的话让单驿博脸色一僵,漆黑慑人的瞳孔散发着深深冷意,“我没有,不可能。”冷冷地丢下三个字,就径自走到厨房拿了盒牛奶自己喝了,熟悉地好像他在这里住了很久一样。

男人满足地喝了奶,脸色稍微缓和了些,南上看着他行云流水的动作,脑子里忽然有画面一闪而过,好像曾经在这里有个男人也是像这样,一生气就喜欢喝奶。

南上心里一惊,那画面转瞬即逝让她丝毫抓不住,摇摇头散去脑海里的异样,起身去做早餐。

据她所知,当初是单驿博非要跟她订婚,她与单驿博虽然小时候有些接触,但是也不可能到非她不娶的地步,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那这样的话,若她向解除婚约肯定不是一日既成的事。

等她将早餐都摆好在餐桌上,两个小包子都已经洗漱好了乖乖地等着了,“哇,妈咪做的鸡蛋羹好香。”单期上问着香气迫不及待地就要往嘴里送,单驿博忙拦住他的小手,“烫,吹吹再吃。”

单期上点点头,献宝似的说道:“爹地,妈咪昨天可厉害了,踹门的姿势特帅。”许是因为第一次吃南上做得饭,两条小腿都开心的欢快地荡着。

南上则是被他的话被逗得“噗嗤”一笑,单驿博体贴地给她拿了张纸巾,南上不自在地接过来擦掉嘴角的奶渍,道了声谢。

“对了爹地,一会儿我们送妈咪去医院吧,妈咪的脚受伤了。”

“受伤了?”单驿博眉头一皱,立马放下筷子从座位上站起来,蹲下抓起她的脚把她的袜子脱掉,看到她的脚腕已经肿的不成样子,神色微怒,语气里满是斥责,“为什么不早说?”

南上被他突如其来的变脸吓的顿住,有些不明所以,“我为什么要跟你说?”他们两个很熟?

单驿博感觉到她对自己的疏远,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散尽了一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小心地将她的袜子重新穿回去,重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还不快吃?”瞪了懵懂地看着他的两个孩子一眼,低着头没再抬起来。

等吃完饭,南上为了行动方便穿了一条大白T恤和亚麻短裤,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刚入大学的新生,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青春的气息。

单驿博在鞋柜里拿出一双帆布鞋强制性地给她穿上,待他刚松开手南上立马把脚抽回来,好像单驿博是什么洪水猛兽似的,但是她刚走到门口就被身后的男人给抱起来。

“啊,你干嘛?放我下来?”南上挣扎着,但是男人的手箍的太紧让她完全挣脱不开,单驿博轻轻拍了下她,谴责中带着宠溺,“别闹。”

带着两个小包子下楼,直接将南上丢进了车子里。

南上羞恼地手都忍不住颤抖,一只小手覆在她的手上,单期上趴到她的耳旁,小声地说道:“妈咪你不要理爹地,爹地就是个直男。”

明明是个六岁大的孩子偏偏一副鬼灵精的样子,让南山忍不住笑出声来。

她的公寓离她上班的医院很近,几分钟就到了,在南上的强烈拒绝下,单驿博才打消了把她抱进医院的想法,带着两个孩子走了。

三楼的一间办公室内,一个妖艳的男人眯着一双桃花眼将楼下的一切尽收眼底,葱白细长的手拿着一杯白开水,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将他的邪魅隐藏起来,嘴角勾着一抹戏谑的弧度,嘴里轻声呢喃着:“看来有人要偷我的小野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