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阮宁渊左靳南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九月樱花

主角:阮宁渊左靳南
新婚夜晚,丈夫羞辱她:你永远取代不了那个女人!家人辱骂她:你永远取代不了你妹妹!她辛辛苦苦谋划几年,有朝一日,终于将离婚合同甩在了某男面前:离婚吧!某男:不离。阮宁渊气急败坏:某小三怀了你的孩子!某男:打掉。阮宁渊继续威胁:你家里逼我离开你!某男:不管。当初恋情人归来,婚姻破碎,她不再留念,甩袖走人,却被他拦下:阮宁渊,你是我的毒。阮宁渊冷笑:左靳南,情至深处,便成了毒,可我早已失去了爱你的能力。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9-19 01:19:5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精彩章节试读

君悦酒店的二楼,贵宾室里,阮宁渊坐在棕色的真皮沙发上。

经过了短暂的错愕后,阮宁渊终于明白了过来。

眼前的这位好友,早已经不是当年小巷里那位聪明外表出众的年轻人,当然,仍旧是最有出息的那一个。

“真没想到,这几年全球商业圈异军突起的TC竟是你的公司。”

她端起高脚杯,敬他,“恭喜。”

郁英雄同样端起酒杯,回敬。

他们曾经是贫民区的伙伴,有着相似的经历,如今,大家的生活都有了不同的变化。

“你,现在过的怎样?”郁英雄看着她,眼神温和,只是对她今天来酒店前的经历很好奇,前一刻还那么狼狈,此时端坐在他面前的,已经是职业白领的模样。

阮宁渊颇有些不自在,前后换装的形象都被他撞见,而且他还是今天她最重视的客户。不过他们是多年的好友,曾经在糗的事都撞见过,今天这一出也就不足为笑了。

“我现在当然比以前好多了,虽然没你厉害,但我起码也是部门经理。”阮宁渊笑着回答。

郁英雄偏头笑了笑,棱角分明的五官变得柔和了许多,他看向旁边大大的落地窗户。

夏天清凉的微风拂过,白色的窗纱随风晃动,玻璃窗外是一片翠绿的小花园,环境优雅静谧。

阮宁渊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向窗外,他们此刻所拥有的一切,以及眼前这样优美的景致,在多几年前,那个曾经在贫民区的他们,是从不敢奢望的。

命运开了个玩笑,让她一夜之间,由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

她知道郁英雄想问的不是这些,但阮家的情况,还有关于左靳楠的那些事,她实在说不出口。

“好了,下面我们先谈公事吧。”阮宁渊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文件。

包间外面,当宋依依看到阮宁渊进了贵宾室后,便匆匆地离开了。

左氏集团顶层,左靳楠从电梯里从来,刚要进办公室时,突然被人拦住。

“左大哥,你去哪里了?我等了你好久。”宋依依睁着明亮的大眼睛,急切地说。

左靳楠看了眼站在她旁边的杨助理,“你怎么在这?什么时候过来的?”

宋依依也跟着瞪了杨助理一眼,埋怨似地说:“来了有一会了,你的助理就是不让我进你办公室等你。”

左靳楠走进办公室,边说:“以后宋小姐过来,我不在的话就打电话给我。”

“是。”杨助理恭敬地应下。

宋依依急急地凑到左靳楠身边,用夸张的语气说:“左大哥,我今天过来的路上,碰到了件古怪的事,你猜我遇见了什么?”

左靳楠并没有回头看她,而是坐进大班椅里,他的办公桌上整齐放着厚厚的几份资料夹,都是等他审批的文件。

“什么?”左靳楠翻阅着文件,随口问了一句。

宋依依得到他的追问,脸上扬起了笑脸,“我在君悦酒店碰到阮小姐了哦,我还看到她跟一个男人在一起,那个男人正好我也认识,以前还是阮小姐的青梅竹马呢。”

左靳楠停下手中的工作,抬起头来,挑眉看着她,“你就这么高兴?”

宋依依一脸坦诚,“当然,我早就说过她不是什么好人,我从小跟她一起长大,可比你了解她,我就怕你被她骗了。”

她一脸期待看着左靳楠,“左大哥,你可千万不要被她表面的纯真给骗了。”

将手上的文件合上,左靳楠一只手搁在文件上面,节骨分明的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桌子,看向一旁的杨助理,“去看看。”

宋依依闻言,眼里满是兴奋,转身就向门外走。

走了两步,直到杨助理出了办公室,她才察觉出不对,回头看过去,发现左靳楠还端坐在办公桌前,疑惑地问:“左大哥,你不是要去看看吗?”

左靳楠头也不抬,淡淡地说:“这种事,让杨助理处理就好。”

宋依依颇有些失望,她心心念念的“捉奸”场面就这样泡汤了,不过,能让左大哥看清那个女人,也是一件好事。

“你该回学校了。”左靳楠一边审批文件,一边说。

宋依依看着他,脸上带着不舍,目光瞟过办公桌上的那张照片,眼睛一亮,问道:“左大哥,你有我姐姐的消息了吗?”

左靳楠正在签名,手上一用力,划破了笔下的文件,语气清冷了许多,“你姐姐回来,自然会见你。”

宋依依察觉到他的情绪,就算再不想离开,此时也不敢多做停留了,“那,我先回去了。”

君悦酒店的贵宾室里,刚用完午餐,服务员收完餐具出来。

阮宁渊坐在餐桌上,怎么也没想到,郁英雄会这么固执,正一脸无奈地看着他,“我没事,不用去医院的。”